我们是会走路的树

王静蓉

 

    请斧下留情吧,人类为万物之灵,当与有情众生平起平坐。
    近日,在清香斋听了《人生杂志》报道者赖春标的一场“台湾森林的破灭”,得到一次看清自己所生所长的土地的机会。
    由于工作与所学的关系,我关心人文的机会多于生态,极少潜山入海聆听自然的喊声。我生在嘉义,长于高雄,念完大学后留在省会台北工作。从小到大,台湾的名胜大约行过,少有赞叹的风景。也许因为多数外在环境的干扰的凌乱吧,使我练就随喜的心性,赞叹的是片面的格局,也许一把花、一条路、一件商品、一抹偶过的云。我没有忘记大环境隐隐约约在控诉的事实,但我知道“各正其位”、各司所职对我们的土地更有益。
    于是听到赖春标这样的声音,是知悉,但也讶异既定的山水事实。
    我们正在拨弄如何巨大的愚痴恶化土地的命运啊?为了图利,任意砍伐山林背后是怎么曲折的人格在捉弄着,使人们无视于百年树木的大事而只能直接杀生,间接灭己?
    总有跟植物生活的机会吧,难道不曾见它的绿意生机而喜?难道不为植物站在土地吸吮水份阳光而心动?植物的行径正似我们自己,要站在自己的土地上,要向上生长,要展现生机,要绵绵不绝。
我们才不愿意缺手缺足,肢体或思想被砍被伐而无法吮水、无法吸收阳光呢!
    “树”木如树人,人们伐树若为了私利,那么以此私利恩惠自己的子女如何?树木若会走路,便要抗议人们的不公了。
    而树木真是会走路的。大地反扑,严重破坏生态的因,必得困顿于生存的果。
    所以,请斧下留情吧!人类虽为万物之灵,但也要跟一切有情众生平起平坐。如果人真为万物之灵,当更体知世间的浩大,若没有山风明月,没有水来歌唱,树来纳凉,没有鸟兽虫鱼的舞姿,那么人亦将消毁在他的心魔里。
    请记着,树木如树人,爱人如爱己。

摘自《一味禅·雪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