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的两大思想传统

杨惠南

 

《楞伽经》里的“如来禅”

        传说菩提达摩从印度来到中国的时候,带来了一部四卷本的《楞伽经》,经中阐述着简单扼要且最古老的禅法,这即是后来所说的“如来禅”。
    梁武帝曾经召见从印度来的菩提达摩,问他:“朕建寺度僧无数,有何功德?”达摩说:“并无功德。”皇帝不悦,再问:“这世间可有圣人?”答曰:“并无圣人。”皇上更不悦了。
    菩提达摩因梁武帝不能契机相应,只好一苇渡江,到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直到后来才把禅法传给了二祖慧可;二祖再传给三祖僧璨,以后陆续相传,即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惠能。在弘忍传法给惠能时,其中就有了一个很大的转折。
    自从初祖达摩传法二祖以后,直到五祖弘忍,相传都是以《楞伽经》作为“心印”。所谓“心印”,即判断合不合乎佛法的一个标准。禅宗所以称为禅宗,有其原因;而以什么作为标准,判定它为禅宗呢?即是四卷本的《楞伽经》中所弘扬的“如来禅”,合乎这个标准,才算是禅宗的正宗。到了五祖以后,传法给六祖惠能却改用《金刚经》作为“心印”。六祖惠能除了继承《楞伽经》中“如来禅”的思想外,还加上《金刚经》中“般若空”的思想,综合了这两种思想,即是后代所谓的“祖师禅”了。
    《金刚经》所阐扬的“般若空”,说明山河大地皆空,西方极乐世界亦空,确是一部非常难懂之经典。如果不理解空的本义,只在字面上玩其花样,那的确是毫无受用。
    古代有一个叫雪峰的禅师,他说:“不理解空的人,就像坐在饭锅旁边却饿死了,又像坐在河边却渴死了一样。”
        他的徒弟玄沙说:“师父,您这个比喻不够彻底。弟子也有一个比喻:不理解空的人,就像坐在饭锅里面却饿死了,又像坐在河中却渴死了。”
        雪峰禅师说:“不对。误解空的人,就像吃了一肚子的饭却饿死了,喝了一肚子的河水却渴死了。”
        《金刚经》里的“般若空”,既然那么难以理解,就难怪有那么多谜语般的禅诗了。

祖师禅的特色

    “祖师禅”综合了“如来禅”的思想和“般若空”的思想,开展了新的禅风。首先,让我们先来看看什么是《楞伽经》里的“如来禅”。
    《楞伽经》里的佛性思想:
    “佛性”(又叫“如来藏”),是《楞伽经》里最重要的思想之一。有关佛性的道理,又可分成下面两点来说明:(1)人人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2)如来藏缘起:又分 a.万法唯心造,万法乃如来藏的显露;b.万法皆美善。让我们以“鹅”为佛性作一个比喻:
    有一位禅师对他师父说:“有一个瓶子,以前就放了一颗鹅蛋。不久鹅蛋孵化出一只小鹅,慢慢就长成了大鹅。”
        禅师问师父:“不把鹅弄死,也不把瓶子打破,师父有何方法抓出这只鹅?”
        师父起初不理他,过了一会儿突然叫了一声:“徒弟呀!”
        徒弟乍然回首说:“什么事呀?”
        “那只鹅已被我抓出来了!”
        禅宗要追求的是我们这颗迷失的“心”,迷失的“如来藏”。那只鹅在哪里?在万法当中,在我们的一举一动当中。一举手一投足都是我们这颗心——“佛性”的显露,万法都是我们的“佛性”所生。所以鹅在哪里?鹅在茶杯上;鹅在哪里?鹅在我们的一举一笑之中。因此,也在禅师回头所说的那句话——“什么事呀?”之上!
    有一个徒弟问大禅师:“佛性在哪里?”师父就扬扬眉毛并眨眨眼睛。后来这就成了一则有名的公案——“扬眉瞬目”。这就是道,就是佛性!
    又有一个徒弟问师父:“什么是道?”禅师便把手上拂尘往地下一丢,表示“道”就在这拂尘上,这一“丢”上。
    另一个徒弟也问师父:“什么是佛性?”禅师轻轻拾起了地上的拂尘,表示“佛性”就在拾起的拂尘之上。
    第三个调皮的徒弟心想,我再追问“道在哪里”?师父总不能老调重弹,又丢拂尘,又拾起拂尘了吧!于是,他再问师父:“道在哪里?”禅师一语不发,回寮房去了。
    这三个答案都在表示:道并不拘泥于任何形式。一举一动都是道,都是绝对的真理,都是我们的本心——佛性。万事万物乃佛性所生——这样的一个佛性,生了万法,便是“如来藏缘起”的道理。
    万法种类虽多,无非善恶两类。贪、嗔、痴等为恶法,戒、定、慧等则为善法。但无论善法、恶法,都是万法,都是我们佛性所生。既然称为“佛性”、称为“如来藏”,就意味着这是至善至美的本心。这样的本心所生出来的万法,当然也是至善至美的。
    戒、定、慧是至善至美的,无人否认;但若说贪、嗔、痴也是至善至美的,就有人怀疑了。难道贪、嗔、痴也是佛性的显露?若从《楞伽经》所述的佛法立场来看,的确是的。
    有一个比喻:妈妈替儿子做了一块大饼。我们把它比喻为至善至美的“善”。儿子因为家境拮据,不曾尝过一口饼;所以舍不得吃掉,一直观赏着。忽然跑来了一个野孩子,把这块大饼抢走,咬了一口。
    如此,这块饼有了缺陷,我们把它比喻为“恶”。换句话说,这块饼虽然被咬了一口,有了缺陷,然而这块饼在本质上还是又香又甜的。
    所谓善恶,它们的本质都是相同的,就像这块又香又甜的饼,本质是没有两样的。恶法虽然有许多缺陷、污秽,但却隐藏着“如来”的德行,所以叫做“如来藏”、“佛性”。因此,贪、嗔、痴若能善用,它也不失为修道、解脱的方法。
    凡夫习气深重,要断绝贪、嗔、痴并不容易。与其杜绝,不如疏通。以贪来说,若能使它成为善法欲,如贪读佛经、贪修法门等,虽然这在更高的修道立场来说,这毕竟还是一个缺陷,但就初学者来说,这却是“善”的。所以贪、嗔、痴若好好疏导,也可变成行善、修道的方便法门,它的本质毕竟是至善至美的佛性所显露。这即是“如来藏缘起”——万法皆美善,这一思想的内容,常常在禅师们的禅诗当中表露出来。
    禅诗中除了表达、宣扬《楞伽经》中佛性的思想外,后代的“祖师禅”也含有《金刚经》中所阐述的“般若空”之思想。“般若空”的内容虽然深广,但对禅宗之影响却不外两种:1.万法中之恶法——烦恼空;2.万法中之善法——佛陀、涅槃等空。
    总之,禅宗有两大思想上的传统。来自于《楞伽经》的传统,主要在表达人人皆有佛性,万法乃佛性之显露,以及万法皆美善的内容。另外,来自于《金刚经》的传统,则在阐述烦恼之恶法本空,以及佛陀、涅槃等善法亦空的思想。

摘自《天女散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