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  焰  口

丰子恺

     我小时光,每逢中元节,即阴历七月十五日之夜,地方上总要集资举办佛事,以超度亡魂,名曰放焰口。河岸上凉棚底下搭一个台,台上接连两张方桌,桌上供着香花灯烛,旁设椅子,是僧众的坐位。每家用五彩纸张剪成衣衫鞋帽之形,用绳子穿好了挂在沿河的柱子上,准备佛事结束时焚化给鬼魂。河岸两旁,挂着无数灯笼,上写“普济孤魂”四字。琳琅满目,煞是好看!台前挂着一副对联。是我父亲撰的:
     古曾为吴越战场迄今蔓草荒烟半是英雄埋骨地
     近复遭咸同发逆记否昔年此日正当兵火破家时
     春秋时代,我们那地方有一石门,是越防吴的,所以这地方叫做石门湾。又,这是光绪末年的事,所以称洪秀全为发逆。那时石门湾全市烧光,同抗日战争时差不多。
     黄昏时分,法事开始了。老和尚戴着地藏王帽子,披着袈裟,坐在正中;两旁六个和尚各持法器。起初是鸣钟击鼓,念佛唪经。到了深夜,流萤隐现,有如鬼火明灭:阴风飘忽,仿佛魂兮归来,就开始召请孤魂了。老和尚以悲紧之音,高声诵念,众僧属而和之。每念完一段,撒一把米,向孤魂施食。那些米落入暗处,仿佛有无数鬼魂争先抢夺,教人毛发竦然。所召请的孤魂,非常全面,自帝王将相以至囚徒乞丐,都得“来受甘露味”,那文词骈四丽六,优美动人,不知是谁作的。有人说苏东坡所作,未可知也。我因爱此文词,当年曾向杭州玛瑙经房“请”得一册《瑜伽焰口施食》。抗日时我仓皇出奔,一册书也不曾带走。缘缘堂被焚前几天,有一乡亲代我抢出一网篮书,这册《瑜伽焰口施食》即在其内,因得不焚。往年有人闯入我家,抢走了许多古典文学书籍,却不拿这册书,大概他们不懂,所以不拿。此书因得保存至今,已是两次虎口余生,现在我选几段抄录在下面:
     “远观山有色,近听水无声。
      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
     “杜鹃叫落桃花月,血染技头恨正长。”
     “将军战马今何在,野草闲花满地愁。”
     “经窗冷浸三更月,禅室虚明半夜灯。”
     “漠漠黄沙闻鬼哭,茫茫白骨少人收。”
     “花正开时遭急雨,月当明处覆乌云,”
     “长夜漫漫何日晓,幽关隐隐不知春。”
     “胭脂画面争妍,龙麝薰衣竞俏。云收雨息,魂销金谷之园。月缺花残,肠断马嵬之驿。呜呼!昔日风流都不见,绿杨芳草髑髅寒。”
     “遇水火以伤身,逢虎狼而失命。悬梁服毒,千年怨气沉沉。雷击崖崩,一点惊魂漾漾。呜呼!暮雨青烟寒鹊噪,秋风黄叶乱鸦飞。”

     读了这些文词,慨叹人生不论贵贱贫富,善恶贤愚,都免不了无常之恸。然亦不须忧恸,曹子建说得好:“惊风飘白日,光景逝西流。盛时不可再,百车忽我逎。生存华屋处,零落归山丘。先民谁不死,知命复何忧。”

                            摘自《法音》1991年11期

                         近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