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云生岭上 有月落波心

王永元

     翠岩可真禅师尝参慈明,因之金銮,同善侍者坐夏。善乃慈明高弟,道吾真、杨岐会皆推伏之。师自负亲见慈明,天下无可意者。善与语,知其未彻,笑之。一日山行,举论锋发。善拈一片瓦砾,置磐石上,曰:“若向这里下得一转语,许你亲见慈明。”师左右视,拟对之。善叱曰:“伫思停机,情识未透,何曾梦见!”师自愧悚,即还石霜。慈明见来,叱曰:“本色行脚人,必知时节。有甚急事,夏未了,早已至此?”师泣曰:“被善兄毒心,终碍塞人,故来见和尚。”明遽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明嗔目喝曰:“头白齿豁,犹作这个见解!如何脱离生死?”师悚然,求指示。明曰:“汝问我。”师理前语问之。明震声曰:“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师于言下大悟。(《五灯会元》十二)
     颂曰:头童齿豁傍禅林,瓦砾如何当作金。豁尔无云生岭上,宛然有月落波心。
     赘语:真如性中了无纤尘可得,故曰“无云生岭上”。缘起法中,无法不现,故曰“有月落波心”此语原不错。但若以思惟卜度出之,则千里万里矣。无法不现处,即了无纤尘处;了无纤尘处,即无法不现处;不可认做两般事也。
     再番饶舌:
     翠岩可真禅师,曾经参访石霜慈明,因往金銮,同善侍者一起安居坐夏。善侍者是慈明高足,道吾真、杨岐会都很推伏。可真自以亲见慈明,天下人都不放在眼中。善侍者同他谈论,知道他没有透彻,暗中哂笑。一天,在山中同行,议论锋发。善侍者拿起一片瓦砾,放在石上,说:“你若能在这里下得一转语,就承认你亲见慈明。”可真左看右看,考虑着怎样对答。善侍者便呵斥道:“思虑迟缓,机锋停顿,凡情妄识,尚未透彻,何曾梦见此事。”可真惭愧震惊,便还石霜山见慈明。慈明见他来,便呵斥道:“老实修行的人,应当知道时节。现在坐夏还没有结束,有什么要紧事到这里来?”可真哭着说:“我被善师兄毒辣心肠,令我心中碍塞不通,所以来见和尚。”慈明突然发问:“什么是佛法大意?”可真答:“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慈明怒目喝骂:“头白齿豁,还作这般见解,怎么能脱离生死!”可真大吃一惊,哀求指示。慈明说:“你问我。”可真照样发问。慈明大声回答:“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可真于言下大悟。
     这里详述可真禅师的开悟因缘。
     “无云生岭上”,是说岭上没有一点云,比喻真如妙性中不立纤尘。“有月落波心”,是说水中宛然显现月影,比喻缘起事法中不碍万象森罗。若是用第六意识思惟卜度这样的道理,这是凡情妄识,不能解脱生死,故祖师不许。必须真正从心地上开悟,方有真实受用。

                                       摘自《禅宗公案》一百颂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