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僧四大本空             
        居士向什么处坐

   如   烟

     苏东坡是宋代有名的大文人、大居士。佛印了然禅师是他的好朋友。他俩之间有不少妙趣横生的诗禅酬和,为后人留下了许多回味无穷的佳话。
     有一天,坡公去看望佛印禅师。
     佛印禅师说:“此间无座榻,不及奉陪居士。”
     坡公趁机戏言:“敢暂借和尚四大为座榻。”
     佛印禅师回答道:“山僧有一问,居士若道得即请坐,若道不得,即输却腰间玉带。”坡公欣然同意了。
     佛印禅师说道:“居士适来道,借山僧四大为座榻,只如山僧四大本空,五蕴非有,居士向什么处坐?” 
  坡公拟议,不能答。遂解玉带,大笑而出。佛印禅师即以云山衲衣赠坡公。
     于是坡公作了三首偈子呈佛印禅师:

百千灯作一灯光,
尽是恒沙妙法王。
是故东坡不敢惜,
借君四大作禅床。

病骨难堪玉带围,
钝根仍落箭锋机。
会当乞食歌姬院,
换得云山旧衲衣。

此带阅人如传舍,
流传到此亦悠哉。
锦袍错落浑相称,
乞与徉狂老万回。

佛印禅师亦作二偈谢东坡:

石霜夺得裴休笏,
三百年来众口夸。
争似坡公留玉带,
长和明月共无暇。

荆山卞氏三朝献,
赵国相如万死回。
至宝只应天子用,
因何留在小蓬莱? 

                                                    摘自《禅》2000第4期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