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耳的声音

释金明

  唐朝武则天皇帝,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有一位公主叫太平公主,她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她时常到佛寺去拜佛,每次到了佛寺,就请寺里方丈和尚开示佛法。
  有一天,太平公主以大悲寺拜佛,大悲寺的方丈和尚陪她去游览寺院,欣赏山上正在盛开的各种花卉。这时,树上的小鸟在唱起清脆悦耳的歌声,好像一首田园交响曲,公主置身在这山光鸟语的环境里,感到非常欢喜,她听了鸟声,很高兴地道:“多么悦耳的声音啊!”
  大悲寺的方丈是一位研究唯识学的法师,他趁机问公主:“请问公主,您是用什么去听鸟的悦耳声音?”
  公主:“当然是用耳朵听。”
  法师:“那么,死亡的人有耳朵吗?”
  公主:“有!”
  法师:“死亡的人听见鸟声吗?”
  公主:“死亡的人没有灵魂,怎么会听到鸟声?”
  法师:“那么,睡着的人有耳朵吗?”
  公主:“有!”
  法师:“有没有灵魂呢?”
  公主:“有!”
  法师:“睡着的人听到鸟声吗?”
  公主听到这愣住了,她想:是的,睡着的人也有耳朵,也有灵魂,可是因为他睡着了,根本就听不到鸟声。
  法师:“公主!您说人有灵魂、耳朵,就会听鸟声,睡着的人既有灵魂,也有耳朵,可是听不到鸟声,那么到底是什么听鸟声?”
  公主虽然读过很多书,对这问题却感到茫然,无言回答;这时,她从内心佩服法师的见识,同时也对深奥的佛法,生起由衷的恭敬心。
  公主很恭敬地对法师说:“我们到底是用什么听鸟声?请法师慈悲开示!”
  这位研究唯识多年的法师,就好像我们上课一般向公主解释道:“人的耳朵只是一种器官,它是引导的工具,负责把外界的声音传到脑部,这刹那,它仅仅是纯粹的声音,并没有鸟鸣或虫叫的区别,也没有悦耳或躁声的感觉,这原始的鸟鸣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只是觉察到有一种声音的存在而已;认识它是鸟鸣,是第二念以后的分别习惯性;我们习惯在听到一串串的声音时,会自动地把声音加上往昔的思想概念,因此对声音产生了喜悦或厌恶。公主!您刚才听到的鸟声之所以感到悦耳,其实,并不是鸟声原本有好坏或不好听,而是加上公主的思想概念的缘故,这声音已被习惯所混杂了。唯识学告诉我们:听声音这回事,是属于八识中的第二识,耳识依耳根而缘声尘,可是耳识生起缘声尘的第一念,并没有鸟鸣或虫叫的区分,更没有好听或不好听的辨别,会辨别是鸟鸣的声音,而且这鸟鸣的声音很好听,这是入于第二念的事,那是属于八识中的第六识了。死亡的人,第六意识已经离开发尸体,哪里会听到鸟声?睡着的人虽然有意识,可是他的意识因睡着而且没有做梦,暂时停止作用,所以也不能听到鸟声。”
  公主在听法师的开示时,不断地点头表示会意;她听完了法师的开示,除了表示由衷地感谢,也对唯识学生起大大的兴趣,她表示此后要用心去研究唯识学。

孙正权摘自《唯识方便谈》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