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语代信通声气

仁 俊

  看不破身心,展不开手臂,任我们说什么妙法、玄义,尽是一堆空话、诳语,何曾从安心中了却体面,从发心中策锻志性,抚心自问,只做个这么种人,正法怎能持续、流通?!

  大警性成为道业的坚强防御者,时间用得不落无记,不随惑业,人性清醒不颠倒。深忍性作为德业的提创者,空间行的能度无量、能学(回福积智)无厌,身手卓挺常迅捷。

  菩提心呼叫得响彻肝肺、震豁耳根,众生有形无形的苦声,就听闻得凄楚惊痛,寝馈不安,语默不置,形成这种不安不置的意念、(至)性(大)情,不计利害安危,只尽个己力能,了无所图,绝不推诿,本愿与今行配合,提振得勤勇旺兴,做人的形象与入世的意趣,则永不败倒、丧毁。

  什么人尽让人看得光光净净?不为自我掩藏、困屈,直直落落地面对一切。什么人都为人做得诚诚恳恳?肯学菩萨牺牲、奉献,开开廓廓地了无悭惜。

  到处说得了法,当下管不着我,这样的说法与儿戏何异?济什么事?一时见得了人,日常学不得佛,这样的见人与盲目何异?向何处去?

  学智慧能耐得心定气静,正知见有番的历体认、证印,看见的、听到的,才不会受诳或着迷,境相中出入灵明,不滞不离常点脱。习慈悲能作得兴旺意诚,大德业有番深厚积储、展施,说出的、(人们)察验的,才能够兑现而感召,人际中慰助周延(尽可能平等普及),能受(苦)能推(乐)不占取。

  成大用的人,菩提心都警奋得不许一念壅蔽,猛呵虚妄深观幻;学大受的人,菩提愿都耐涵得不现一分躁忿,沉默寂平常温润;修大通(声气)的人,菩提行都发挥得不舍一切污染(有情),业缘澄廓太混滥。

  最有勇气的人,道德上的承当、兑现,生死关头不肯退一步;最能沉耐的人,智慧上的察观(境相)、体现(佛法),日常缘头不肯昧一念。

  菩提心成为最新之心,法智察照得明确的正,理性运持得牢强宽厚,学菩萨以众生为第一,献生命以佛法为第一,活在这两个第一中,手里做的与口头说的,就会完全新得揭破欲私的障蔽了。

  见菩提心的见成为必然之见,见色闻声中的一切则不受迷,心念清豁长(养)觉性;现菩提愿的现成为必然之现,触苦享乐中的种种(本)誓(威)能猛警,愿力真挚立策提;顺菩提行的顺成为必然之顺,面对众说中的言(论)思(想)取舍精当,行门淳净离秽污。

十一

  道德的实践:处处为他人着想,体助的亲诚周致;福缘的深积(广舍):念念观内(身心)外(珍财)(因)缘幻(合),施为的雄毅虚澹。

十二

  如何锻造一等骨力、荷担一等义命?深忍与大奋练就大乘决定根性,了得必了(欲私),不肯(避苦)自了。如何斡运无尽(法)意(智)兴、拓辟无尽道程?平等与普及发挥普贤通廓气象,择得必舍(邪滥),学得不计(时劫,“学为遍觉之本”,深学圆修无极)。

十三

  智思成为最新的眼耳,看到的、听到的就不与寻常相同了;慈(涵)忍(化)成为最宽的胸怀,说得的、做得的就会与菩萨相通了。

十四

  如何培植广净福德?降伏自我尊严,学习菩萨谦劳;如何扎奠深固善根?勤以法水泽灌,不为欲恶所动。

十五

  正见之一:念头上遮喝妄想、妄求,深明(有漏)因果警福乐(福能损智致苦);正行之一:(生死存亡)关头上不忘正道、正(三乘圣)人,能忆(持)因缘契法住(智)。

十六

  从何处解除惑业大累?无我观深防彻治受见,不耽尘欲不随(妄)识。从何处培育佛种大缘?化世(慈)忍静消动护敌怨,声容宽柔常发心。

十七

  智慧最真切的作用,时时克制自己;慈悲最诚挚的体恤,时时照料他人。

十八

  有了菩提心作活见证,精神界的朝气则健旺得永不低沉,触处开朗荡(遣)虑闷,由于如此,菩提愿的偿还宿诺与菩提行的展布前赴,就都真切而充沛得不爽不泄了。

十九

  菩提心不让我见开口,爱语就说得悦人耳根畅胸境;菩提愿不让我爱缠身,义命就致得感人意根奋志性;菩提行不让我痴(慢)蔽困,道轨就导得稳人步伐豁前程。

摘自《正觉之音》1999年12月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