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之间

  天蓝、水碧、山秀、风清……当我在深山里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仿佛是一位阅尽几代袈裟的古寺老僧。
  气新、树绿、云淡、稻香……抚摸着让生命复活的山水时空,我无意忘却山外世界。远离红尘到山中,哪个青山不世中?
  走在林间,想起科学家21世纪的畅想:黎明的曙光照进了一片热带雨林,在浓密的树荫下,一切都显示出森林的原始状态,但缺少了某种东西:没有猿猴的嘶叫,没有鸟类悦耳的鸣啭,灌木丛中不再有沙沙的响声——到2020年,世界各地的森林几乎都会在黎明时分出现这种寂静,原因很简单:人类猎杀了动物。
  人类让动物消失,大自然也让人类消失。土耳其地震,数万人被埋在废墟之下,过多的流血让救援人员心灰意冷。可幸人们的耳朵尚未失却敏感,当震区的木棚里传来一名婴儿诞生的哭声时,所有的人都听到了希望,欣喜像潮水般涌进断墙残瓦中。江山易改,生命不息。
  山水之间,每一缕晨曦、每一片落叶都飞旋着人类渴望的珍贵价值。新西兰总理希普利说,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成员领导人都将收到一件用源自地球材料的礼物——木头、玻璃或泥土制成的容器。“每一件都具备自身独有的美,可以自豪地陈列在他们的办公室里。”而这些领导人的夫人则收到如大鲍贝壳、珍珠母等礼品。世间一草一木,叶摇蚁动,皆藏穿越古今之美丽的秘密,如花之心房,如蚌之泪液。
  山中徜徉,水中荡浆,便记起下江南的乾隆。皇帝见江上樯橹如林,舟船似梭,对随侍的圆空和尚说:“好多的船!都航到哪里去呢?”圆空回答说:“老衲住锡在此,每日只见两条船。一条名船,一条利船。”乾隆对此回答大为赞赏。
  什么是名?什么是利?山外的繁华与山里的幽远又有什么区别?山中小溪潺潺,城里股浪滔天。当无数人追逐股海尖峰,又落于无限深渊,仍有前赴后继的“悲壮”景观。科学家说,人们总是无法摆脱从众的倾向,在人的本性中,肯定存在一种蠢蠢欲动的东西。但对于世界首富盖茨来说,他也感到困惑,自己个人积累亿万巨富意义何在?国外有评论家撰文道,在一定程度上,个人的巨额财富与国家的核武器都遇到共同的难题:它们的力量无疑是骇人听闻地庞大,但它们永远无法发挥其潜在的能量,只能随岁月的流逝发生衰变、褪色。对于持有者来说,它们至多提供了一种威慑力量,使人望而生畏,不与争锋。
  今夜,在山里以葱笼的心写作,而明天,明天又要游回浑浊的海洋。

《海外星云·环球十日谈》99.2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