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潮州高僧道匡禅师

宏 辉

  潮汕历史上常常有杰出的禅宗祖师,因他们一直在外地弘法,所以方志中不能见到他们的名字。实际上,他们却是佛教史上有名的人物。如五代时期的招庆道匡禅师,即是其中之一。
  大颠禅师所处的时代,正是唐代肃宗、代宗、德宗、顺宗、宪宗几朝皇帝当政时期,这几个皇帝都笃信佛教,因而佛教的发展也进入了最为鼎盛的时期。大颠圆寂于唐长庆四年(824),过了二十年左右,佛教发生一场大浩劫,这就是历史上的“会昌法难”。唐武宗信道教,极力排斥佛教,在道士赵归真、刘玄靖等的串唆下,在会昌年间(841一847),尤其在会昌五年(846)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灭佛运动,拆毁寺院,捣毁经像,强迫僧尼还俗,瓜分寺田,致令佛教教团迅速衰落,元气大伤。但唐武宗灭佛后一年而薨,唐宣宗即位后虽然大兴佛教,而尤以懿宗为甚,但中间经藩镇倾轧,黄巢起义的战乱,佛教势力也大受影响,一时无法缓过气来。只有到了五代,佛教才得到再度抬头,尤其是在闽王王审知统治下的闽国(今福建)。
  闽王王审知“雅重佛法”,他和儿子王延翰在位时几次度僧,多达几万之众,大兴土木广造佛寺,王氏据闽时共新增寺院70座,并从经济上大力支持佛教。《宋史·食货志》载:“初,闽以福建六群之田分三等:膏腴田给僧寺、道,中下者给土著、流寓”,以法定的方式,使寺院广占肥沃的土地。因为统治者的重视和提倡,不少贵族、富豪及民众也舍田入寺。由于王氏集团优礼僧人,致使福建地区高僧云集,僧人众多,造成五代福建佛教极为发达的局面。潮汕在地域上比邻福建,在文化上又一脉相承,因而潮州和福建尤其是闽南在宗教文化上交流是十分密切的,潮汕僧人到福建参学,学有所成后并在彼弘法,也是十分自然的。道匡禅师就是活跃在这样一个历史舞台上的一位潮汕高僧。
  道匡,现存的初期禅宗史籍《祖堂集》、《景德传灯录》均有传,内容大同小异,估计《传灯录》是继承《祖堂集》而来的,而《五灯会元》则又转抄《传灯录》的。不管哪一种史料,都明白无误地说他是潮州人。所以他是继大颠后又一潮汕高僧。
  在上面提到的几种史籍中,主要是记载道匡的上堂法语和师徒对机,有关他的生平史实的文字却很少,我们知道他俗姓李,长成后出家,到福建泉州参学禅法,师事长庆慧棱禅师。
  长庆慧棱(854一932),杭州盐官人,姓孙,出家于苏州通玄寺,唐僖宗乾符五年(879)入闽,往来参学于雪峰义存和玄沙师备二大老之间,据说因为专心参禅,二十年间坐破七个蒲团。一日卷起窗帘,忽然大悟。在雪峰义存勘辩他时,曾作有一首著名的偈颂为历代禅徒所传唱:
  万象之中独露身,唯人自肯乃方亲。
  昔时谬向途中觅,今日看来火里冰。

  长庆慧棱在雪峰义存座下二十九年,为人淳朴恬淡,兼有很深的证悟境界,在唐昭宗天祐三年(906),王审知的侄儿、泉州刺史王延彬听说他的大名,请他住持泉州招庆院,名声更大。后为王审知所钦敬,亲自请他住持福州长庆院,并赐号为“超觉大师”,他住持长庆院时,禅徒四集,往来憧憧,常年不减一千五百人,为五代时最负盛名的大禅师之一。
  长庆慧棱当时住持泉州招庆院,道匡入室参侍,多年后终于大彻大悟,为了感恩,也为了磨炼自己,自愿做了寺里的“桶头”。“桶头”是寺里一种苦行职事,与“浴头”差不多,即管理浴桶,打扫浴室,为僧众沐浴服务的一种差使。这种差使与“园头”、“净头”、“饭头”等等一样,都是为僧众服务的下等差使,做这些差使时能为自己积累功德,磨炼身心。在禅宗兴盛时期,据说德行高深的人反倒乐意去做,一般僧人想做还抢不到呢!
  道匡虽做桶头,服苦役,但也常常借日常生活一机一境,来启发、帮助师兄弟发悟,与禅徒对机酬答。这件事被大和尚知道了,有意勘验他的悟境。一日,长庆慧棱遇见他,就喝斥他道:“你每天口里唠唠叨叨说些什么,工作不好好去做?!”
  道匡对机道:“一日不作,一日不食。”
  长庆道:“那么你就磨弓错箭去了?”
  道匡道:“专等尉迟来。”
  长庆道:“尉迟来了怎么样?”
  道匡道:“管教他筋骨遍地,眼睛突出!”
  道匡与师父打禅机时对答如流,长庆听了很满意,认为他的确彻悟了。从此道匡的声名逐渐传扬开来,后来长庆慧棱被闽王王审知请去住持福州长庆院,就向泉州刺史王延彬推荐道匡接任招庆院住持。道匡没有辜负其师的信赖,接任后深得参禅衲子的归依。当慧棱移住长庆院后,参学衲子并未倾巢随去,而是“学众如故”(《传灯录》卷二十一),转依道匡参禅。这说明他的证悟境界和开堂接众的手段是得到禅人们的承认的。在当时禅林里常有这样的事,一个如长庆慧棱一样的大禅师一旦离任,这一寺禅徒们往往会跟他到另一寺院去参禅的。
  道匡当了住持后,初上堂,静默了很久,才说:“大家专心听取,我为你们举扬佛法第一义谛。大家还知道此义的落处(有所会心)么?如果知道,出来,大家为你证明,如果没有,就只能糊里糊涂去了。”
  当时有僧出来道:“大家云集法堂,请师父您真正举扬佛法。”
  道匡又静默了许久,说:“不知道谁是听者?”
  僧道:“听者听到了,怎样才算是听者?”
  道匡道:“雀逐凤飞。”
  僧道:“灵山一会,迦叶亲闻(领会佛的禅意),不知道今日招庆筵中,谁能够亲自听到?”
  道匡道:“你听见了么?”
  僧道:“要是这样的话,所谓迦叶领会佛意而破颜微笑这个公案,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
  道匡道:“还有向上一著子又怎样理解?”
  僧正想进一步发问,道匡把他喝斥了出去。
  道匡一生都在泉州招庆院当住持,一直到后唐同光三年(925)圆寂。他是长庆慧棱门下上首高足,因他禅宗造诣精深,以及在弘传禅法上有巨大贡献,闽王赐他以紫方袍(唐宋时皇帝对有杰出贡献的僧道颁赐的代表最高荣誉的衣服),并赐号“法因大师”。成为历史上潮汕僧人受到最高统治者赐号的第一人。从他听法悟道者很多,他的法嗣载入《五灯会元》就有七人:报恩宗显、龙光澄忋、永兴可休、太平清海、慈云慧深、兴阳道钦、保福清溪,各为一方宗主,弘传道匡禅法。

摘自《人海灯》2000年第1期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