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移茅舍入深居

洪丕漠

  唐德宗贞元年间,盐官齐安禅师手下,有个僧人,一早下山寻找玲珑佳木,想做支拄杖。不料那时山深雾密,走着走着,竟至误入岔道,觅觅寻寻,迷了归途。不久,浓雾虽然散尽,那僧却已走了好几十里,但见眼前山重水复,柳暗花明,时过中午,饥肠辘辘,即从怀中取出干饼,就溪舀了钵清清溪泉,吃了起来。
  吃过饼水,那僧见这边风物佳美,就信步沿着溪径,边赏山色,边聆鸟声,信脚闲步,犹如行云流水,一路行将过来,时间过得真快,看看已近黄昏,那僧索性顺着山径,摸上山来,但见林木掩映中黄墙隐隐,知是山上一座庵院。待到入院,原来是赫赫大名法常禅师的弘法道场。
  那僧在山上办过挂锡手续,吃过晚粥,就上法常处来,请教禅法。
  僧人合十致礼:“久闻禅师大名,不知住在这里多少年了?”
  法常见新来僧人动问禅法,自然高兴,便答:“只见四山青又黄。”
  春天山上草木青青,入秋一片枯黄,这样黄了又青,青了又黄,任凭时光流逝,哪计岁月暗换?
  那僧又问:“贫僧迷路至此,不知道出山的路往哪儿去?”
  法常连想也不想,就说:“还不是随着流水去呗!”
  后来僧人回到盐官,把迷路到大梅山,和法常禅师的一番对话告诉齐安。齐安禅师听后,沉吟一会,说道:“好几年前,那时我在江西马祖道一那里,曾经碰上一个比丘,此人道法高明,后来就没了消息。莫非现在你碰上的就是那个高僧?”
  齐安禅师念旧,派遣那僧重上大梅山,请法常禅师来此一叙,以尽地主之谊。
  那僧摸上大梅山巅,见过法常,把来意说了一遍。法常听后,展纸舔笔,写了一偈,让那僧给齐安禅师捎去。
  齐安获偈,展纸看时,但见偈语写道:
  摧残枯木倚寒林,几度逢春不变心。
  樵客遇之犹不顾,郢人哪得苦追寻?
  一池荷叶衣无尽,数树松花食有余。
  刚被世人知住处,又移茅舍入深居。

  读罢诗偈,齐安叹美一声,对于法常其人更生高山仰止之敬。

摘自《生命的慧灯》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