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脱尘劳

慧 如

  现实的世界,究竟是痛苦的?还是有无限美好?
  真正的人生,是茫然无知?或充满真善光明?
  人,从出生到离开这个肉体,有某些人认为是漫长遥远的;但也有人认为像花朵、水泡般稍纵即逝;有些人或许丝毫不觉。
  曾读过一位伟大上师——密勒日巴尊者的故事,他在求法学道的过程中,遭受到老师无情的考验,一次一次地背负粗重的石头,在山顶建造石屋,但是在老师的要求之下,他一次又一次的拆掉、重建……历尽艰苦之后,终于得到老师印可。最后,在自己的苦行修法中,成就密行,成为西藏家喻户晓的上师。
  好比在这条人生大道上,遇到许许多多的失败挫折,发生了理想破灭、感情受创、事业颓危、身体伤残……等等,诸如此类不顺遂的事,是否能够不惧任何境界,依然带有那分最初的信心坚持,来面对并堪受得起种种厄难?抑是万念俱灰,活在心中那道墙里,甘心随业牵引流转?
  当人碰上这些烦恼、压力时,确实很难突破,特别是遇到重大的受创打击,很可能就一蹶不振,终其一生地度日;另一种是愈挫愈勇,抱定目标,不达目的不休止,许多贤圣伟人都属于后者。莲花在污秽的烂泥中才得以成长,展现它的脱俗飘逸;在霜雪凛冽之际,才能在枝头上找寻默默吐露清香的梅花;从潮湿腐朽的枯木上,才会发现朵朵鲜美的香菇……。
  佛法开示我们,这世界是一个堪忍的娑婆世界,一个不圆满的世界;所以无法事事如己所愿、称己所意。既然如此,生命还有何意义?今日所作努力,只有徒劳一场而已。不!正因为这世间有缺陷,人生有逆境,更容易激发我们的勇气与毅力,去面对、承担、磨炼我们的心志,接受下个挑战;增加人生的阅历,避免更大的错误,无非都是在帮助自身的成就。
  在丛林道场有一句话:“打沙弥,跪比丘,火烧菩萨头。”或许很多人会觉得疑惑,怫门不是讲慈悲吗?怎么有那么严苛的事!正是如此,看似无情的教育,都是造就未来龙象的因缘。因为我们的习气使然,面临压力境界,容易心生烦恼,佛门教化的方式,就是要你去认清自己的烦恼来由,找出对治的方法,懂得调御自心,就是所谓:“打得念头死,许汝法身活!”真正透视烦恼,才能见到心地风光。
  深深觉得历代祖师们,个个都很了不起。尤其是禅师大德,给自己重重的历炼,藉境修心,因此而开悟的也不少!他们往往在开悟之后,仍然做些粗重的工作,除了替常住效力,也藉此来印证所开悟的境界。像寒山与拾得在大寮当典座;黄檗禅师在菜园种菜;临济禅师担任园头,照顾树木;仰山禅师为常住看管牛群;洞山禅师每日在茶园穿梭;云门禅师在大寮挑米,等等。我相信祖师大德们,一定曾经有过重重烦恼,但是他们却能够从中去体会生命的意义,找到自己本来面目,这些平常人看来微不足道的事,却使他们成就法器,成为一代宗师。
  《维摩诘经》中,有一句话:“烦恼即菩提。”在人后的道路上碰到艰难困苦是必然的过程,生活就像翘翘板,不是上便是下。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够运用智慧,在烦恼、失败中,吸取经验,增长见识,不断地尝试,积极开拓自己的人生。
  星云法师说过:“行菩萨道,就是要学习把众生的委屈、烦恼背负在自己身上;唯有经历痛苦,才会帮助别人,长养自己的慈悲心、菩提心!”恰如《宛陵录》中,黄檗禅师有所领悟地说:
  “尘劳迥脱事非常,
   紧抱绳头做一场。
   不是一番寒彻骨,
   争得梅花扑鼻香。”

摘自《普门》2000年8月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