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静思

罗其凤

  我站在阳台上,静静地凝视远方。
  乡村中的灯火在远处闪亮,星星点点,好不漂亮。蓦然抬头,偌大的天空中居然只有一轮圆月。这时我才发觉今晚是一个无星的月夜。
  春姑娘已迈着轻盈的步伐向我们靠近,只是自己未曾留意她的存在。世事就是这般无形,无形在别人还没有醒悟时已悄悄来临。
  喔,小草正重抖精神努力地挣扎,破土而出。柳树正在吐出新芽,准备为人们挡住炎炎夏日。桃花正争艳盛开,散放出诱人的芬芳……我的思绪沸腾起来,一切有生命的东西,经春风一吹,顿时显出勃勃生机,而今晚悬在高空中的明月,相比之下显得有点凄凉孤独。
  “你自己不也是和圆月一样孤独吗?既要为明月抱不平,何不同情可怜自己,在心中燃起一柱香,静静地思考一番呢?”
  记得半年前,也是一个无星的月夜。
  那时,我刚踏出校门不久,对中考失利万分痛心,常常会因一些不顺心的事情,情绪低落或爆发出一些莫名的牢骚。
  漫步于街头,心似被打翻的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样样俱全,无暇顾及人们欢乐的容颜,更无法用心去感受笑的念头。好像自己是藏在一朵冰花里的蕊心,与世隔绝,与世无争。我选了一条石凳坐下,靠着一棵小树,任一切似哀似怨、似喜似乐的人影从眼前掠过。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自己在这段时间里想了什么,只是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
  深秋的夜黑得快,街上的行人已寥寥无几。看表已是九点多了。还想再坐一会儿,痴痴地发一会呆,因为只有此时,我才可以出奇地忘记中考给我带来的打击。
  “焚香静思吗?”一个声音将我惊醒,我向发声的地方望去,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位三十来岁的和尚。他一身杏黄僧袍,手里拿着一卷经书,一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苦修模样。我很快扭头过去,并没回答他的话,内心深处不断重复几个字眼:“假和尚,一定是为了钱才出家。”不禁又瞟了他一眼,他站在原地不动,也没有因我的不逊态度而生气。
  “人类的得与失、成与败、悲与欢都是前世和今世的行为造成的,你为何不勇敢地面对现实,正视人生呢?只要努力行善,每个人都可能顺利地走完自己的漫漫人生路。放开胸襟,寻找新的开始,相信你就不会因现在的失落而感到沮丧了。”他说。
  我瞪大眼睛惊讶地望着他。没有想到,他竟会说出这般刚毅有力的话。看来,当代和尚并非如人们所认为的那样,是为了物质享受而出家,伪装自己。他们中确实也有为精神、为灵魂而生活的。一股钦敬之心油然而生,我肃然望着他……
  他见我无语,继续说:“经文中常提到生死苦海,无尽无边;善恶苦乐,轮转不止。一切因果关系是如此循环的,如果不尝尝苦的滋味,又怎会品味出甜的滋润?其实,我们出家人偶而也会因无法摆脱红尘之梦而苦恼。这时,我就会默默地在心中燃起一柱香,静静地思虑一番,让那些翻滚的思绪渐渐平息,也就是所谓的‘焚香静思’。这样自然就容易达到忘我境地。刚才路过这里,见你心事重重,所以就劝劝你,你以后遇到挫折,但愿你能想起焚香静思,这样才不至于坠进痛苦深渊。菩萨会保佑你的,南无阿弥陀佛!”他说完便大踏步地走了。
  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沉思良久,良久……
  突然,我似有所悟,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身心也像轻松了许多,难道这就是焚香静思吗?
  我仰起头,月亮西沉了许多。是的,今晚月亮虽然没有星星陪伴,但她还不是一样发出皎洁的光吗?

摘自《普陀山佛教》1999年夏之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