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成佛

圣印法师

  话说清代有位“胜莲”居士,姓罗,俗名叫允枚。他未出生前,他的父亲曾梦见有位出家的僧人来家请求寄居,次日,他的妻子即生一男。他父亲心内明白,认为这男孩是个有宿根的人,当他四五岁的时候,竟仍记得前世父母的容貌以及所住乡里处所。
  有一天,他绕着一根柱子在玩耍,因为绕得太多遍而感头晕倒地,他母亲认为他太顽皮,就打了他一顿,他哭得很伤心,在精疲力竭之余竟然睡着了。醒来以后,前生的事就再也记不起来了。
  七岁那年被送入私塾,他在同学中显得格外的成熟,没有一般同年龄学童们的稚气,学业每日进步神速,而且努力不懈,教他的老师认为他是一个神童。
  到了十几岁,已经饱读诗书,很有成就了,可是他的性情格外的恬淡,没有一般学子亟亟于功名的追求。但是他对于神仙导引呼吸之术却很积极。
  有一天,他去参拜禅门的檗岩老人,在老人开示之下颇有所悟,康熙四十年的秋天,他忽然得了一场大病,卧床不起,行将辞世。自己想作一首偈,谢谢过去对他有恩的大众,然后死去才觉心安。正在此时,他忽然听到空中传来声音对他说:
  “你还有一纪十二年的阳寿,不可自弃。”
  说也奇怪,自此日以后,病情就一天一天地好转而至痊愈,亲人故旧都感到惊讶。从此,乡里的人也都来居士的住处,听他讲演佛法、学修佛道。当时学佛的人很少,居士乃创立莲社三四处之多,积极劝人念佛,发愿往生净土。经他的提倡,全县参加莲社念佛的人一天一天地增多。
  康熙五十二年秋,居士又显病相,他屈指一算,距他前次得病刚好十二年,已满一纪之数了。自知此次得病即将不久人世,一日梦中,有位菩萨告诉他说:
  “你劝人念佛,福德因缘很大,因此延年益寿,暂且不必前来。”
  自此日之后,病体又告复原,大家听居士这么说,更觉得神奇而不可思议。居士一生性情慈善,尤其喜欢布施,凡是育孤、赈饥、修庙等善事,无不领先布施。而对放生更是积极。在康熙己丑的那年,久旱不雨,饥荒遍地,饿死了不少人。当时的官吏知道居士贤能,号召力很强,特聘请他为赈灾襄理。因为他赈灾有功,得到了大中丞于成龙赠匾褒扬。
  乙末冬季,有同里二人向居士借贷纹银二百两,说要去崇川经商,当所乘的船抵达天妃宫的时候,所携的银两竟然失去了。没有了本钱,做不成生意,同船七人只好中途折返。那告贷的二人认为银两被同船的人及船主偷去了,打算告官请求追究。居士听到这消息就向二人说:
  “你们若将同船的人及船主告官,他们必受夹打刑罚之苦,若他们真正是偷你们银两的人,受点苦也还不算冤枉,如果他们根本没有偷你们的银两而受刑,岂不是你们要损阴德吗?同船的七人中,有两个是嘉兴地方人,如此严寒季节,他们被押在监狱,无人送饭、送衣、送被,必然冻馁而死。这更大伤你们的阴德了。这样吧!你们向我借的二百两纹银我从此不要你们归还,你二人也不要告官。这样,你们大家都有好处。”
  居士的这番话说得那两人又感激、又心服、又敬佩,当然打消了告官的念头,大家欢喜。由此可见居士的行善非一般人所能及。
  康熙五十五年的端阳节,昆山的周安士先生前来拜访。居士见有朋自远方来,非常高兴地说:
  “我很久以前,就想写一部《西方直指》劝大家修净业的书,现在你来了,想请你执笔,完成我的心愿。”
  周先生慨然答应,到六月十四日,书就写好了,共为四卷。就在该书告成的那天,胜莲居士竟然无疾而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去了。
  原来,居士是有心要在书成之日往生的,所以在六月初二的那天,就向亲友们告别,原预定在初六的午时往生,当时嘱咐他的儿子说:
  “你一定要将周先生所写的书刊行问世。”
  初六那天,沐浴端坐,并说了一首辞世偈,偈说:
  “七十一年,拖着皮袋,今日撇下,何等自在!”
  于是默念佛号而逝去,家人号叫哭泣不停,过了一个时辰,居土忽然睁开眼睛对家人说:
  “你们如此的号叫哭泣,累我不能往生,只有再等七天以后了。”
  到了七日后的十四日黎明,居士告诉家人说:
  “我今天一定要往生,你们不可以哭泣。”
  当时家人都忍住了伤感,另有乾行长老及道友多人在床边,各人念佛助居士西归。到了辰时,居士忽然耸动身躯说:
  “大势菩萨来了。”
  说完,便合掌面向西方念佛坐化而去。
  世间的任何事,人们都可以造假,唯有生死是人世的一件大事,是不能造假的。居士如此地安定,预知于某日往生,这不是一朝一夕念佛之功可以做到的。由此可见,在家之人只要诚心修学净土,念佛而至一心不乱,一定能如愿往生极乐世界。这是人人可修,人人可以去的大法门,值得大家修学。

摘自《微妙香洁一世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