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和的效益

了 凡著

学 袁译

  在我国传统教育中,都详明剀切地告诫我们,谦虚是进步受益的基础,而骄傲自满是堕落失败的阶梯!《易经》里的“谦”卦中六爻都吉。《易经》:“满招损,谦受益。”谦和骄真是祸福关头,不可不慎啊!
  我每次结伴投考,往往见到寒士将要发达,必有一段谦光洋溢,虚怀克制自己的景象。可知谦抑的人心气愈收敛,光彩便愈发焕发。
  辛未年,我赴省考举人,我们嘉善县参加考试的共十人,丁敬宇年纪最轻,他的态度极其谦虚。我对费锦坡兄说:“此兄今年必定登科。”他问我:“你怎么知道呢?”我说:“惟谦受福。你看十人之中哪有信实厚朴、不敢先人如敬宇态度的?哪有恭敬对人、一切顺受、小心谨慎如敬宇的态度的?哪有受侮不答、闻谤不辨如敬宇的容量的?一个人能够做到这样,就是天地鬼神也会保佑他,岂有不发达之理呢?”到了开榜,敬宇果然登科了。
  丁丑年,我在北京和冯开之住在一起,看见他的态度非常谦虚,跟幼年时的他大不相同。李霁岩为人爽直,有时当面批评他的不是,只见开之平怀顺受,没有一句反驳的话。我对他说:“福有福的开端,祸有祸的预兆,此心真的能做到谦虚,表现在行动上就是得福的开端,你今年一定及第的。”过了不久,果然如我所说。
  赵裕峰,山东寇县人,童年就举于乡,可是过了很久,还没及第。他的父亲任嘉善县的主薄,他随着父亲到任,仰慕钱明吾学问的渊博,拿自己的文章去向他请教。明吾把他的文章都涂抹了。赵不但不发怒,而且表示心服。到了明年,赵就登科了。
  壬辰年,我到北京觐见,遇着夏建所,见他心气和平、谦光动人。我对其他友人说:“一个将要发迹的人,福虽未至而慧先发。智慧一发,那轻浮的就转变成为诚实,平时放肆的也就自然收敛了。建所的态度这样地谦和,他的前途必然是光明的了。”及至开榜,果然中了。
  江阴张畏岩,学识很渊博,善于作诗文,在文人学士中颇有声誉。甲午年南京乡试,他寄宿在佛寺里,发榜没有他的名,就大骂考试官瞎了眼睛。当时有一僧人在旁边微笑着,张就迁怒到他。僧人说:“相公的文章,一定做得不好的。”张听了更是火冒三丈,就斥诉他:“你没有见过我的文章,怎么知道我写得不好呢?”僧人说:“听说写文章贵在心气和平,现在听到了你在骂人。满腹牢骚,心气不平极了,文章怎么会写得好呢?”张感到他的话有些道理,因而屈服,就向他请教。
  僧人说:“一个人要考中,全得靠命,命不该中,文章做得好也是无益的。你今后需要自己做个转变。”张问僧人:“既是命定,怎么能够转变呢?”僧人说:“所以形成现在之命的是前世的业报,业报是自己所作的,创立今后之命的却又在于你自己啊!只要尽力做善事,广积阴德,有什么福不可以求得呢?”
  张畏岩说。“我是穷人,有什么办法呢?”僧人说:“善事阴功都由心造。常存善心,功德无量!且如谦虚一节,并不费钱,你为什么不责自己不奋勉努力,而反骂试官呢!张很佩服僧人的话,从此痛改前非。一切有益于人的善事,每天努力去做,因此品德日增。
  丁酉年,张畏岩梦到一所大房屋里,得试录一册,其中有好多行是空白的。于是他问旁边的人,有人说这是今科的试录。张又问:“为什么有这许多缺名呢?”那人回答说:“阴间对于科第每三年作一次考核,要积德而没有过失的才有名。如这一册中所缺的都是本该中试,因新近有了缺德的行为而被删去了的。”后来又指一行说:“你三年来持身很谨慎,有可能填补这一空白的,你要好好自爱啊!”在这一科,张畏岩果中一百零五名。
  由此看来,趋吉避凶,这是断然由我自己作主的。因此,须要自己约束行为,丝毫不得动恶念、行恶事,这样才是受福的基础。凡是骄傲自满的人,必非远大的人才。即使发迹,也是不得长久受用的。稍有见识的人必不忍自狭其量,而自拒其福。况且只有谦虚才有机会受到教育,从而能得到无止境地进步。因此,谦德是求学进德所必不可少的啊!古人说:“有志于功名的必得功名;有志于富贵的必得富贵。”人之有志如树之有很。立定此志,要念念谦虚,时时方便,无微不至,这样就能自然转变业报,造福由我自主了!

摘自《命自我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