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因识果

释如信

  释迦如来说法四十九年,讲经三百余会,都归摄在三藏十二部经典中。三藏者,经、律、论是也。三藏所诠释的不外戒、定、慧三学,经诠定学,律诠戒学,论诠慧学。概括而言,则是因果二字,这已将佛所说之法包含无余了。“因果”二字是一切圣凡,世出世间都逃不了的。“因”是因缘;“果”是果报。譬如种稻,以一粒谷子为因,日光风雨为缘,结实收成为果。若无因缘决不会结果的。一切圣贤之所以为圣贤者,是因为其明因识果。明者,了解义;识者,明义。凡夫畏果,菩萨畏因。凡夫只怕恶果,不知恶果起于恶因,平常任意胡为,图一时之乐,不知乐是苦本。菩萨则不然,平常一举一动谨身护持,戒慎于初,既无恶因,何来恶果?纵有恶果也是久远前之因,既是前因所种,则后果难逃;故感果报时,必定是安然顺受毫无畏缩,这就是明因识果。
  昔日释尊十大弟子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和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是最要好的朋友,平常都结伴一起游化度众,很少单独出行。
  有一天,二位尊者在外游化,到了黄昏,天气忽然转坏,不久下起很大的雨,于是二人就进入路边的瓦窑中避雨,不一会儿天就黑了,雨却越下越大,他俩又没有雨具,不能走回家,只好在瓦窑中过夜。有一个牧羊女,她先避雨在这所瓦窑后方的深暗处。舍利弗和目犍连根本不知道有人先他们在瓦窑中避雨,因为声闻不入定时与凡夫无异。这个业障深重的牧羊女看到二比丘后,心中动了邪念,独自空思妄想,暗犯罪行。而二尊者因末入定之故,当然不知道这俗女起惑犯罪之事。
  天明时分,大雨也停了,舍利弗和目犍连从瓦窑中出来,过了一会儿,牧羊女也随后从瓦窑走出来。这时有一个外道名仇其离,他是一个不知因果、轻慢圣贤、心怀邪见、粗暴嗔嫉、喜欢宣说恶言毒语的人。他看见二位尊者从瓦窑内出来,过不久又一个牧羊女出来,而牧羊女的脸色不正,因此仇其离就到处乱造圣者的谣言说:“舍利弗和目犍连在瓦窑内奸淫牧羊女。”仇其离又广向诸比丘及所有出家人宣扬恶毒的谣言。这时诸比丘惟恐他受到毁谤圣者的恶报,便忠言劝仇其离说:“你不可以毁谤尊者。”诸比丘为了悲愍他的无知,再三地劝谏“莫谤尊者”免得遭受恶业剧苦惨报。哪知这个外道仇其离不但不纳忠言,反而嗔心嫉妒,更加大肆恶言宣扬,好像发了疯似的。
  有一位长者,名字叫“婆伽”,是舍利弗尊者的弟子,因闻佛法而护得阿那含的圣位,他命终之后升上梵天成为天人,人称为“婆伽梵”。这位天人,他在梵天知道仇其离到处毁谤二位尊者,特地从天上来人间劝谏仇其离。他都不肯接受,反而讥讽天人说:“你说你是婆伽梵,是证得阿那含果人,佛曾说阿那含者名为不还。你何以再来我这里?难道说佛陀所说的话也是虚妄的了。”仇其离这话一出口,身上立即生出许多的毒疮,但他仍不知悔悟,反而到佛陀座前向佛陀告状说:“舍利弗、目犍连怎么可以奸淫牧羊女?”
  佛陀再三劝阻他说:“你不可以胡乱毁谤他们。”他听了佛陀的话更加嗔恚忿怒,因此身上毒疮又再增大起来,而且身体发热难以忍受。于是他将身体浸在水贮,可是毒疮浸水浸久了就会破、会烂、疮泡尽溃后立即命终,堕入八寒大地狱中之青莲华地狱,受无量无边的剧苦。
  此时诸比丘请求佛陀开示说:“世尊!是什么因缘使二尊者受此外道恶人的毁谤?”佛陀告诸比丘说:“在过去无量劫中,舍利弗和目犍连还是凡夫时,有一天,他俩看见一位比丘从瓦窑中出来,随后又出来了一位牧羊女。于是他俩就轻口宣扬毁谤说这个出家人在瓦窑中奸淫牧羊女。”以此毁谤出家人的罪业因缘,他俩立即受到惨报,更堕三恶道受无量剧苦。现在他俩虽都证得圣果,成就六通的大阿罗汉道,但他俩以前所造的口业尚未灭尽,所以虽然他俩证得圣果,但一样要受到凶徒严重的毁谤。”
  由此可知,虽是圣贤,因果不爽,曾种恶因,必感恶果,假使能明了这个道理,那么在日常生活中,既使是碰到顺境、逆境或苦乐悲欢,也不会在境上妄生爱憎,一心向道。当无明、贡高、嫉妒、嗔恚等种种习气毛病不见后,则修行入道就更容易了。

摘自《佛音日报》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