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05年第1期\   

欢迎索请、投稿、捐款助印 索请电话:0931---8121606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嘛呢寺兰州佛学书局  收件人:理因法师

 

百丈怀海

有马赖底

  印度的宗教,总的说来是从否定现世出发的。传入中国的宗教——佛教,从传入伊始就在探索肯定人间的真理。
  唐朝初期,在继承了六朝佛教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唐代独自的特色,其代表性学说,当推玄奘三藏的新译佛教。
  但是,进入武则天的变革时期,打破了这种空气,禅、华严、密教等新佛教陆续登场,逐渐发展成为盛唐佛教的主流。究其原因,这三个宗派的宗旨都是肯定佛教的人间性。这乃是中国佛教长年累月探索出来的结果,进入盛唐时期逐步达到了完善大成。 
  不过,玄宗末年爆发的安禄山之乱以后,随着地方豪族势力的抬头,佛教又有所变质,大多向地方分散,在山清水秀、空气新鲜的偏僻地区得到了发展。
  中国北方的五台山盛行密教和华严教,而江西、湖南流行江湖“禅”,构成了这个时代的佛教特色。也就是说,佛教从都会扩展到地方,从上层扩展到一般民众,异常神秘走向日常生活。
  江西、湖南新佛教的领袖就是马祖道一,而继承了马祖宗风并将其发扬光大的则是百丈怀海(749—814)。
  马祖、石头两位大师倡导的崭新禅风,在富饶的鱼米之乡江南一带广泛流传。不可忽略的是,日益地方豪族化了的地方节度使们相继皈依了禅门。与帝都佛教相对,禅宗之所以能够以其独自的途径扩展到江湖, 以及地方节度使等上层豪族的势力范围内,这是与该地区统治者的皈依和提倡禅宗密切相关的。
  江西和湖南是指,江西在长江(扬子江)之西,湖南位于潇湘八景中著名的洞庭湖南部,现在江西和湖南仍是两个省名, 而它的省略词江湖两个字,却具有与京城帝都相对应的乡村、世俗、民众、地方等意义。江湖这一称呼,新颖悦耳,气势雄厚。现在日语中的“江湖”二字仍然被解释为“广阔、一般”,是一个生命力很强的语词。
  马祖以后的祖师们,诀别与印度佛教一脉相承的帝都佛教,脱胎换骨,举扬自由清新、土生土长的中国佛教—禅。 
  以马祖所倡导的“平常心是道”为代表,与主张禅定或智慧的宗教相比,中国禅宗的祖师们强调在日常生活中实践禅,主张日常生活皆为禅,倡导发掘日常生活的深刻含义。把历来禅所具有的神秘性,变为对实实在在的日常生活的新的感应。力图于汲水、搬柴等日常劳作中,发掘所谓“神通力”。实际上,日本茶道的根本意义也来源于此。
  由马祖、石头始创的新佛教,有一个值得纪念的历史事件,就是诞生了记述中国禅宗本身历史的书籍——《宝林传》。
  这本书根据六祖慧能曾驻锡的岭南曹溪宝林寺而命名。书中记述佛陀释迦的正法通过二十八个印度僧人传至菩提达摩,达摩到中国传至第六代的曹溪慧能。此外,还记述慧能的正法传至南岳怀让和青原行思,又由南岳、青原门下传至马祖道一和石头希迁等。
  这本书巧妙地利用了佛教历来经典诸说,试图阐明马祖禅的源流。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这本书还添加了历来禅宗史书未见,实证禅宗独自正法的所谓“传法偈”。
  作为正法传承明证的传法偈,被称为《宝林传》的独创。可以说,由于这本书添加了“传法偈”,所以成为中国佛教中“禅宗”的独立宣言。
  传统佛教的知识为上层阶级所拥有,而马祖以后的禅宗将新知识授予一般民众社会。记录了这一创举的《宝林传》,也可以说是中国禅宗的开宗宣言。
  最初人数寥寥无几的修禅者小集团,到马祖时代则云集了五百乃至上千的修行者,发展成为庞大的教团。这样一来,支撑修行僧众生活的生产劳动就必然要提到日程上来。
  原来,印度佛教是严禁僧侣从事生产劳动的。但是脱离了国家权力保护或贵族上层阶级经济援助的初期禅宗教团的僧侣,却不得不自耕、自食,依靠自给自足维持生活。由此教团主张,从事生产事业毫不违背佛法,正是佛法佛行。有些特殊的寺院甚至拥有广大的庄园和役者,建立了垄断的生产机构。
  但是,这必然会产生一些副作用。其中有的寺院由于寺院经济的发展,而一味追求经济利益,导致扰乱教团管理,不良分子大量增加,构成了后来出现的会昌废佛弃释的原因之一。这个后果给真正的求道者造成了很大麻烦,影响了他们的正常修行生活。
  已经发展成为大教团的禅宗,拥有大量的修行者,形成了僧众的团体生活,其团体生活的第一要求就是和谐。由僧众各自决定生活规范,互相监督、遵守,成为摆脱世俗诱惑,实现修行者自给自足生活的绝对条件。
  规戒、限制禅院生活, 乃是禅宗教团内部的必然要求,是当务之急。马祖道一的弟子百丈怀海着手制定的《百丈清规》,反映了社会、教团内部的这一要求。
  百丈怀海是福建长乐人,二十岁时得度于律宗的法朝和尚,在四川省庐江修学《大藏经》。后来听说马祖大师在江西举扬崭新的佛法,又不远千里投马祖门下参学,日夜不怠,专心致志,勤勉修行。
  有一天,怀海伴马祖外出,归途中几只野鸭子扑扑棱棱地从路旁草丛中飞出来,马祖借机就问:“那是什么? ”
  怀海张口就答:“野鸭子。”紧跟着马祖又问:“哪里去了?”
  “飞到那边去了。”
  这时马祖猛然回头,冷不防狠狠地扭住怀海的鼻头,怀海不由得喊叫起来“好痛,好痛!”马祖说:
  “噢,我以为真的飞走了呢,原来还在这儿呀!”
  听到马祖这句话,怀海豁然省悟了。
  痛的一念到底是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呢了这既不是马祖教的,也不是怀海学的,而是怀海切身感悟的。
  翌日,是马祖上堂说法之日,僧众集聚。法堂正面设有礼拜用的拜垫,是上堂说法礼拜用的低台子。现在中国的寺院里也仍然适当或按僧众的人数,摆放二三十个不等。
  马祖入堂后在正面入座,这时,怀海突然拿起马祖礼拜用的拜垫,转身就走。马祖见状,立刻返回方丈室内,喊来怀海问:
  “刚才为什么还没开始说法就把拜垫拿走了?”
  “昨天被老师扭的鼻子还在作痛。” 。
  “那么,昨日痛心留于何处?”
  “鼻头今天不痛了。”
  听了这句话,马祖大加赞许地说:“昨天的事你是真的弄懂了。”那么马祖赞许的是什么?怀海又是怎样从马祖的行动中得悟的呢?原来,所谓“悟”是用语言或文字解释不了的, 因为它只能在修行中产生。
  这样,到了马祖时代,不仅语言,而且手、足或是一举手、一投足等等,都被作为导致省悟的手段。
  此外,日常用具,例如身边的锄或锹,锡杖或拂尘等都可以自由,自在地运用,或用竹篦(坐禅时使用的与戒尺具有同样作用的短小竹板),或用棒,或一声呐喝, 与修行者融为一体,倾注身心。也就是说,必须将佛心乃至自身活生生的本来面目,统统显露无遗。
  与笨拙、冗长的说教相比,一棒、一喝具有唤出对方真心实意的更佳效果。肉体与肉体、肉体与灵魂的互相搏击,将唤起修行者沉泯的灵性而导致大悟。这种修行方法,从今天“教育”的角度来看,大概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手段吧?
  马祖大师以后,棒喝成为禅宗修行的一大特色。
  很久以后,怀海再次参见马祖。马祖看到怀海进来从墙上取下挂着的拂子并将其竖立起来。
  怀海看到后说:“即此用?离此用?”
  意思是说,拂子是按它本来的作用去使用呢,还是离开它的作用去使用?马祖闻言,把拂子又挂回原处,沉默一会儿后慢慢道“你今后用什么向他人说教?”
  怀海从墙上取下拂子竖立在马祖面前,马祖反过来也说“即此用?离此用?”怀海便像马祖一样把拂子挂回原处,这时,如雷贯耳的一声大喊:
  “喝! ”
  怀海在马祖一“喝”之下,彻底大悟。此后三日里,“喝”声一直不绝于耳。马祖这一喝,彻底清算了怀海的俗心杂念。
  怀海嗣法马祖,在江西省洪州新吴大雄山建寺立院,即百丈山大智寿圣禅院。以后,被称为百丈禅师的怀海在百丈山大举马祖禅风。
  当时,马祖门下以及其门下弟子的集团逐渐扩大,禅宗独立成为新兴宗派的趋势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于是,有关教团组织、修行生活规则等的成文化要求日益迫切,《百丈清规》就是在这种客观条件下诞生的。
  百丈禅师自身以严格的持戒精神自耕自食, 以自给自足的勤劳精神为贵,重视执行自己制定的规则。下述故事可以说明这一点。
  百丈须臾不忘勤劳精神,即使到了老年也劳作不息。一天,弟子们挂念年迈师父的身体,把师父的劳务工具藏了起来。百丈经常早于修行僧们起身,勤劳耕作,但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工具,于是百丈入室,毅然断食。弟子们问道:“师父为什么要断食?”他道出了一句名言: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
  元代编纂的《敕修百丈清规),对禅林生活详详细细地做了各种规定,然而这些琐碎的规定可以说都是源于百丈“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这句名言吧。
  《百丈清规》只有“序”传世,但是后世的清规都是以《百丈古清规》为蓝本制定的。
  入宋僧永平道元带回日本的《禅苑清规》,也是按《百丈清规》改编的。道元依照《禅苑清规》编辑了《永平清规》,至今还在日本广泛流传。
  实际上,由吃茶发展起来的茶道的源流,也是来自《百丈清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百丈怀海不愧为一位影响显赫的人物。
  《百丈清规》的问世,促使具有中国特色的禅更加发展,其源流远及日本,硕果累累。
  唐元和九年(8l4)正月十七日,六十六岁的百丈怀海坐化,结束了他那模范的禅林生涯。谥号大智、觉照、弘宗妙行等。其弟子有后来的沩仰宗始祖沩山灵佑,临济宗祖师临济义玄的师父黄檗希云等,俊杰辈出,源远流长。

              摘自《大相国寺》2004年第9期

 

下一篇为《禅不可说》 本期目录页 打印本篇 关闭本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