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2005年第1期\   

欢迎索请、投稿、捐款助印 索请电话:0931---8121606 邮编:73000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嘛呢寺兰州佛学书局  收件人:理因法师

 

梨花洁白

秋 池

  被朋友接出来,只为看洁白的梨花。
  浪漫唯美的朋友说自己喜爱梨花,特别是一株枝节盘错虬劲的老树,上面开满洁白略带幽青的淡淡小花,纯情,高贵,典雅,孤傲。她说,如果自己死了,就让人把自己葬在梨树下,一定要是这样的老树。
  在花中,梨花是雅的,属于有情调有品味的那种。 “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更兼是在那孤独稳沉的老树上,冰清玉洁般的花朵悄然开放,一簇簇,一团团,散发出清淡娴雅的幽香,一丝丝,一缕缕。我不觉想笑,真一个精神守望者的写照。
  去年,朋友曾独自驱车茫无目的地驶进山中,意外地发现了在几株斑剥屹立的老梨树上竟然傲放着圣洁的花朵。这种虽死犹生的发现让她惊喜不已,这不仅是自然的美,更是一种生命的美,顽强不屈,百折不挠。
  为觅往日情怀,朋友约我出来,并精心作了准备,紫色的桌布,洁白的茶具,在梨树下相对品茗,闲谈人生,多美!
  终究是偶然发现,我们在山中绕了一圈又一圈,就是没有找到她心仪的老梨树,倒是烂漫妖娆的桃花随处可见。“桃花怎能与梨花相比,轻佻妩媚,哗众取宠,娴静落寞的梨花才让人爱怜,珍惜。我一定要找到它。”
  初春的山野总是美丽的,抽枝发芽的树绿得清新,含苞待放的花红得娇艳,就是那粉色妖娆的桃花也自有它的风韵。
  我忘情窗外,朋友却正急急要找到她钟情的老梨树。
  时值午后,还未寻见老梨树身影。梨树也有,只是小的。屈身在小梨树下闲饮,那多无趣。
  真服了朋友的执著,看她急切焦虑的表情我不觉笑了。
  “干嘛一定要找老梨树呢?这山这水不也一样很美好吗?”
  “但我是要带你出来看梨花的啊。 ”
  “此情此境的感受就是最好的,何必定要去强求再寻过去的体验呢?”
  “梨花真的很美,特别是老树上的梨花。”
  “但我们出来是为了快乐,为了欣赏,不是为了烦恼,为了失落啊。”
  “我也喜欢梨花,但我想老树有老树的美,小树也自有小树的美。看,希望与青春,绽放于枝头,稚嫩的花蕊如不喑世故的少年,清纯质朴。就是那桃花也自有另一种风姿,看它娇柔绯红,灿烂热情,一去娇羞怯弱的小女儿情怀,让人领略到成熟的丰韵。就算没有这些花的妆点,青青拙朴的山也是美的啊。看你一脸愁苦样,出发时的兴奋激动现已荡然无存,如此表情真与初春的气息太不相应,实在是大煞风景。”
  人们常常容易被心中的境打动,滞留在想象中,往往无视现实的存在。停留在曾经的人无法欣赏现在的美丽,一叶障目的人无法看到世界的精彩。
  唐朝著名禅师慧宗酷爱兰花,一次出外讲经,吩咐弟子照看好院内数十盆名贵的兰花。那知一天深夜突下暴雨,狂风肆虐,将院内放兰花的花架折断倾倒,致使花盆破碎,兰花凋零,一夜之间,数十盆兰花只剩下遍地狼籍。
  眼见被师父精心护理的兰花遭此劫难,弟子惶恐不定,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师父回来对自己进行处罚。
  几天后,禅师回院,得知原委后,不但未生气,反而安慰愧疚不安的弟子说: “当初,我不是为了生气而种兰花的。”
  多么朴实的话,而其中又包含着多么深刻的哲理。
  固然,那些与我们性情相应的东西更能激起我们心动,却也没有必要把自己系缚在那种体验中而不愿接受别的。一切事物都有它自己的独特,事物的内涵往往比人们给它界定的要丰富广泛得多,事物的美妙往往在于它有不同常情的美,如果万物类同岂不让非凡也变得平庸。
  我们终于在几株桃树下落定。看,粉红的桃花下一张紫色的桌布,洁白的茶具安放其中,穿淡紫衣服的朋友(这是她特别选定的颜色)与穿淡黄衣服的我。

              摘自《空林佛教》2004年第2期

 

上一篇 下一篇为《对 坐》 本期目录页 打印本篇 关闭本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