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99期(2024年第4期)/缘悟真谛

共享到:

 

成篑堂本元照文集
◎ 王招国

  元照(1048-1116)是北宋复兴南山律宗,兼弘天台和净土的著名僧人。世居杭州,幼年依杭州祥符寺慧鉴律师出家,十八岁试经得度。之后广泛研习经论,尤精律典。历住杭州法慧寺、祥符寺、宝阁寺。晚年居杭州灵芝崇福寺前后达三十余年,自称“灵芝元照”。六十八岁于崇福寺示寂,谥号“大智律师”。元照一生,志行苦节,授徒弘法,著述颇丰。关于元照文集,宋宗鉴《释门正统》等记载有“芝园集二十卷”。现存只有《续藏经》第59册所收三种、共六卷元照文集,即道询编《芝苑遗编》三卷,以及不明编者《芝园集》二卷与《补续芝园集》一卷。
  2011年,笔者在川濑一马先生编《新修成篑堂文库藏善本书目》中看到元照文集写本的著录信息,该文库藏元照文集写本共五册,合计十九卷(简称“成篑堂本”)。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成篑堂本约有十四卷内容,不见于上述《续藏经》所收的三种元照文集(简称“续藏经本”)。迄今为止,学术界围绕元照的生平、著作、思想等方面已有不少研究,除单篇论文外,日本出版过两部专著。前人的研究成果均未关注并利用成篑堂本。有鉴于此,本文拟介绍成篑堂本的基本概况,略述其文献价值。
  成篑堂本现收在一个蓝色函套内,封面题签“芝园集延文三年钞写共五苏峰秘籍”字样,下有“苏”“峰”两方朱印。线装,共五册,写本(白楮纸),楷行体抄写,无墨栏。每册纸高约25.4厘米,每纸长约17.7厘米,一纸对折,每半面抄写9行,每行17字左右。每册封面原有题签,现已脱落,而在原题签处后人补写“芝园集”三字。每册在题名下,分别又有朱笔“一~四全五册头函”“自五至八全五册头函”“九至十二全五册头函”“十三至十六全五册头函”“自十七至后集/二卷终,全五册,头函”,此为标示每册卷次,即前四册各有四卷,第五册有三卷,合计十九卷。前十七卷为《芝园集》,后两卷为《芝园文后集》。每册封面右上角有别笔墨书“佛眼藏”三字,此应是某寺经藏名称,表明原为“佛眼藏”之藏品,封面题“头函”二字,当指该藏品之函号。
  每卷有首尾题,十五、十六两卷卷首没有篇章目录,其余各卷皆有。每卷文面有墨笔及朱笔日文训点和订正符号,凡遇人名处,往往以朱笔竖线示之。正文行间、天头或地脚处,偶有校勘性质的补正及标注文字。说明成篑堂本在抄写完之后,并非束之高阁,而是经过后人研读与校订。关于成篑堂本的抄写时间与流传情况,第一册前有一则德富苏峰(1863-1957)写于明治三十八年(1905)的题识,全文如下:
  此书延文三年暮春书写,小比丘思哲之/跋文在焉。复大仙和尚持本施入,应永乙未初冬三日/后序在焉。而每卷大仙朱文印记在焉。距今五百四/十有八年之古钞也/。明治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七夕于青山草堂/苏峰道人识云。
  比丘思哲“跋文”见于第五册末,文为“延文三年暮春书写,小比丘思哲”。所谓“后序”实指抄在第一册末的文字:
  根本佛眼藏本四册,宋版也。然近代/纷失。仍大仙和尚持本,妙昙律匠/施入当藏毕,要在将来所期远哉/。应永乙未初冬三日。
  这段文字未署作者,据此可知,佛眼藏原有宋版元照文集四册,可惜纷失不存。应永乙未,是应永二十二年(1414),当时佛眼藏仍有元照文集,但非宋版,而是延文三年(1358)思哲所抄的写本。此写本乃由妙昙律师施入佛眼藏,原为大仙和尚所藏。思哲、妙昙、大仙三位僧人的行历,详情不明。成篑堂本每册钤有一方“大仙”二字的篆体阳文朱印,可证确为大仙旧藏。后来不知何故,此抄本从佛眼藏中流出,辗转流传,最终为德富苏峰所得。
  德富苏峰为日本近代著名作家、记者和历史评论家,一生勤著述,富收藏,自取书斋名为“成篑堂”。今之成篑堂文库,主体为德富氏旧藏。该文库藏书多达十万册,成篑堂本之元照文集即为其一。成篑堂本每册钤有多枚印章,除前举“大仙”印章外,属于德富氏的印章有“成篑堂”“成篑堂主”“苏峰学人德富氏爱藏图书记”等。
  思哲虽为成篑堂本之抄写者,但审视此本字体风格,前后并不一致。第一册与第四册笔迹相同,可确定是同一人所抄。第二册从卷首至卷六“秀州本觉禅院结界记”中的“命予主席”四字为止,笔迹相同,之后显为别笔所抄。第三册前后笔迹亦有差异,卷九至卷十一为同笔所抄,卷十二则不然。第五册与第二册之前半部分笔迹风格相同,可以认定为同一人所抄。总之,成篑堂本非思哲一人手笔,至少有两人以上参与抄写。
  管见所及,在日本最早提及十九卷本元照文集的是东大寺僧人凝然(1240-1321),他在《律宗琼鉴章》中载“元照一期序记诗颂散章甚多,门人集之为十九卷,名《芝园集》……及十业章、圆教五门、应法序等,乃则安、道言、戒度、道标乃至后代守一等也。道言即撰芝园集成十七卷,后同门学四明守颀遂集复成二卷”。成篑堂本今存十九卷,由道言编《芝园集》十七卷与守颀编《芝园文后集》两卷组成,这与凝然的记录完全吻合。《律宗琼鉴章》是嘉元四年(1306)撰述于东大寺戒坛院,凝然当时可能亲自见过元照文集。若真如此,则十九卷本元照文集至迟在嘉元四年,即元大德十年以前就已传至日本。
  宋代元照文集有二十卷,传至日本的是否也是二十卷本,因宋版实物不存,难以确知。相较于宋版,现存成篑堂本十九卷,仅有一卷之差,所缺者当是第二十卷。此卷内容或为单独的目录卷,亦未可知。需要注意的是,成篑堂本每纸对折处,抄有常见于刻本的版心和版片号。如卷一序文部分,版心作“芝园集序”,随后《芝园集》十七卷,每卷版心分别是“芝园一”至“芝园十七”。《芝园文后集》版心分别是“后集一”“后集二”。综上看来,成篑堂本据以抄写的底本显然是一种刻本,若再结合前揭宋版东传日本的下限时间,它依据的刻本应该是宋版。

摘自《世界宗教文化》2022年第3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公众号:兰州浚源寺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号-1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2022】F0002     
网站版权:陇原佛学网站  网站技术: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