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70期(2021年第11期)/缘悟真谛

共享到:

谈绘画——中西画法之比较
◎ 李叔同

   科学与艺术之关系
  英儒斯宾塞曰:“文学美术者,文明之花。”又曰:“理学者,手艺之侍女,美术之基础。”可见艺术发达之国,无不根据于科学之发达。科学不发达,艺术未有能发达者也。学科中如理科图画,最宜注重。发展新知识、新技能、新事业,罔不根据于是。是知艺术一部,乃表现人类性灵意识之活泼,照对科学而进行者也。
  美术、工艺之界说
  美术、工艺,二者不可并为一谈。美术者,工艺智识所变幻,妙思所结构,而能令人起一种之美感者也。工艺则注意于实科而已。然究其起点,无不注重于画图。即以美术学校论,以预备画图入手,而雕刻图案、金工铸造各大科中,亦仍注重此木炭、毛笔、用器等画。惟图画之注意,一在应用,一在高尚。故工艺之目的,在实技;美术之志趣,在精神。
   摘绵
  摘绵制法,先画一图,不拘花草鸟兽,用色绢剪成小方块,折之以角,层层折叠。如叠花则折长角,鸟羽或用圆角,或用长短角。花梗则用绕绒铜丝。鸟足亦如此。总之,能设色图画者,学习较易。用法或作横挂、屏风、堂幅、照架等类,或堆于绢质花瓶、花篮上,突出如生,色样鲜艳,颇有名贵气。然非善于图画者不辨。女子美术学校盛行之。
  堆绢
  堆绢一科,日本称为押绘。先画简笔花鸟于纸,将纸剪下,如式再剪厚纸,以新白棉花堆砌其上。乃用白绢糊之,施以彩色,则堆起如生(山水人物皆可)。然后,或贴于精致木板,或装镜架。日本女子美术学校中,多制此类,为高品盛饰,其实乃传自我国耳!
   袋物
  西国小学手工中,袋物一科,极为注重。日本职业女学,亦以此种为一大科,女子依为生计。中分洋纸制、绸布制、皮革制、蒲草编制、藤皮制、麦梗制、竹丝制。色样不一,各适其用。我国旧时女子研究囊类,有所谓发绿袋,前榴后柿等名目,功夫非不精细。惜绘图不精,形式谬误,劳而寡用,故成废弃。此亟当取法改良耳。
  西洋通行各式革囊,如大小洋夹、携囊、书包、票夹等,日本仿造,有用似革纸或布绸类代之,妙法也,亦省钱也。法:用硬衬衬于内,用绸或布或纸糊于外而缝纫之,坚牢虽不如革,而式靡不同。日本如此改造,实因取便于女子之工作,制造既易,出品即多,所以西洋革囊,不能流入日本。我国女工,苟仿行之,亦杜漏卮之一端哉!

   绵细工
  此种系用铁丝作骨,绵花为肉,包以绵纸,附以羽毛,制成鸟兽草虫之类,小者为儿童玩物,大者如生物立体相同,为小学校教授模型之用。
   厚纸细工
  此种以西洋厚纸,切成单片,五洲人种、鸟兽雏形,骨格可以装卸,施以彩色。后面印明该物之状态、生理、性质大略以供小学博物科教授所用。
   刺绣
  我国刺绣之所以居于劣败之地,其原因有三:(一)习绣者不习画图,故不知若者为章法之美,若者为章法之劣。昧然从事,不加审择。此其一。(二)习绣者不知染丝、染线之法。我国染色丝线,种类不多,于是欲需何色,往往难求。乃妄以他色代之,遂觉于理不合。此其二。(三)不知普通光学。于是阴阳反侧,光线不能辨别,无论圆柱、椭圆、浑圆等物,往往无向背明晦之差,阴阳浅深之别。一望平坦,无半点生活气。此其三。今欲挽救其弊,在使习绣者必习各种图画。知光线最宜辨别,如法施用。若用缺色,用颜料设法自调自染,自不难达绝妙地步。至于绣工,但求像生,似不必再求过于工细。如古时绣件,作者太觉沉闷,且于生理大有妨碍,似可不必学步。观东西洋绣法,不过留意于以上三者,已觉焕然生色矣。
   穿纱
  西洋穿纱,犹中国刺纱(俗名触纱),而一变其法也。法:用白纱一方,以囊针(囊针及白纱,洋行均有之),穿色绒线,刺花于纱上,不拘何种图案,均可依画穿花。如制女鞋、儿帽、床帷、帐颜、镜片、画轴、台毡等,花纹均堆起如生。
   火画
  火烙画,其法最古。法:用细铁针,握手处装以泥团,防其传热。其针在炉中炙红,画于竹木或石上,则焦痕斑斓可观。日本用酒精灯。钢针连于皮管,皮管连于皮球。一面将针烧红,一面将皮球挤出空气。俟皮管、皮球热后,钢笔传热不退。握笔作画,用可长久,不必屡屡更其笔也。今用竹箸式之铁针十余只,装以木柄,烧于炉中,互相更换,亦火画简便之法也。
   木炭画
  以焦木炭一条(日本东京小川熊野屋发卖),临画肖像及各种标本。其法但抚取大意,摹拟格式,不求精工。此画前预备功夫不可少也。如画一人,骨格之高低,面部之正侧,及肌肉之正反,以木炭之浓淡而显出之,于此最为注意。故近视之,则见错乱无规,远望之,则觉深淡得神。故美术学校之木炭画甚为重要也。
  该图画室系圆形,中立一人(或坐或立,各种姿势皆可,亦不拘人物、鸟兽),学生皆环坐,画桌用三足架,仅可安放尺幅,以便临抚。如画人面,各就学生一方面观察临写。故一堂学生所绘人面,正反斜侧,各各不同。

   油画
  用彩色油漆与松节油调和,使之深浅浓淡,各得其宜。或画于漆板,或画于漆布,或画于漆纸,皆可。先将白油漆作地,待其干后,再以彩色涂之。或用几种色者,挨次堆砌,视其深浅合宜为最佳。惟画图基础,方能出色。
油画分二种:一写意法,一工致法。学者当从工致法入手,及纯熟之后,然后画写意法。(油漆,日本小川町熊野屋发卖,每小匣洋二元,上海外国书坊亦有之,惟其价目甚贵,不易购买。)

  中西画法之比较
  西人之画,以照相片为蓝本,专求形似。中国画以作字为先河,但取神似,而兼言笔法。尝见宋画真迹,无不精妙绝伦。置之西人美术馆,亦应居上乘之列。
  中画入手既难,而成就更非易易。自元迄今,称大家者,元则黄、王、倪、吴,明则文、沈、唐、仇、董,国朝则四王及恽、吴,共十五人耳。使中国大家而改习西画,吾决其不三五年,必可比踪彼国之名手。西国名手倘改习中画,吾决其必不能遽臻绝诣。盖凡学中画而能佳者,皆善书之人。试观石田作画,笔笔皆山谷;瓯香作画,笔笔皆登善。以是类推,他可知矣。若不能书而求画似,夫岂易得哉!是以日本习汉画者极多,不但无一大家,即求一大名家而亦不可得,职此之故,中国画亦分远近。惟当其作画之点,必删除目前一段境界,专写远景耳;西画则不同,但将目之所见者,无论远近,一齐画出,聊代一幅风景照片而已。故无作长卷者。余尝戏谓,看手卷画,犹之走马看山。此种画法,为吾国所独具之长,不得以不合画理斥之。

  焦画法
  焦画器械,为现在泰西最盛行之画具,又为最良之娱乐。故于绅士淑女间,颇欢迎之。殊不让油绘、水彩画与写真术也。
  此器械因药品之作用,以火烧“ブテヂナ”之针,能在木、竹、象牙、角、革、厚和洋纸、天鹅绒等材料上作人物、花鸟、风景、模样(即图案)等,不论中西画法,皆能合式,可随意为之。
  但在绒类上,须别用“镘”,套于针笔上。

  器械有两种:
  第一种:挥发坛、橡皮装送气器、橡皮管、酒精灯、针柄、针笔。
  第二种:与第一种同,但不用酒精灯。仅于挥发坛塞子上装成灯头,可以点火,代酒精灯用。
  注意,第一种使用法:
  先将挥发油入于挥发坛中,将塞子塞好。再将酒精灯点起来,以右手握针柄(针须先冠好),在酒精灯上将针尖烧红为止。再以左手轻轻握送气器数回(但预先必须将橡皮管安在坛上),此时针尖火力加热放炎,酒精灯即可吹灭。但左手须握送空气不绝,则针尖之热炎必不至减少。又握力之强弱,与热炎之强弱有关系,作画时用笔有轻有重,须以握力为之也。

  炭画法
  用品
  炭笔 炭笔略分三号(又名画图铅):一号坚而淡,用画轻细线;二号乃通用者;三号软而黑,用画深浓处。
  纸卷皮卷 
  用灰色纸卷制成者,谓之纸卷;用鹿皮制成者,谓之皮卷。皆藉以染炭笔之煤也。其深浓处,可用纸卷以加重,轻淡处则用皮卷以擦匀。
  炭画放大法 
  放照欲求逼肖,须用九宫格,将干板浸入苏打水内,干板即成透明(软片及千层纸亦可)。将有药一面划成方格,乃为放照之主要品。
  炭画保存法 
  将画成之照,取直蜡丁宜(洋菜及石花菜亦可)溶化于水,再加酒精十分之三,取其易干,用喷水管吹入画面,庶炭不脱落,可保久存。

  摘自《心若莲花,爱如菩提》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