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68期(2021年第9期)/修学法要

共享到:

修行必以般若为本
◎ 憨 山

   佛祖出世,说般若之法,教人修行,必以般若为本。般若梵语,华言智慧,以此智慧,乃吾人本有之佛性。又云“自心”,又云“自性”,此体本来无染,故曰“清净”。本来不昧,故曰“光明”。本来广大包容,故曰“虚空”。本来无妄,故曰“一真”。本来不动不变,故曰“真如”,又曰“如如”。本来圆满无所不照,故曰“圆觉”。本来寂灭,故曰“涅槃”。
  此在诸佛圆证,故称为“大觉”,又曰“菩提”。诸佛用之,故为神通妙用。菩萨修之,名为“妙行”。二乘得之,名为“解脱”。凡夫迷之,则为妄想业识;发而用之,则为贪嗔痴爱骄谄欺诈;造之为业,则为淫为杀为盗为妄;所取之果,则为刀为锯为铁为磨,乃至镬汤炉炭种种苦具,皆从此心之所变现。
  正若醒人无事,种种乐境,皆在目前。少时昏睡沉着,忽然梦在地狱,种种苦具事,一时备受辛酸楚毒,难堪难忍,正当求捄而不可得。时堂前坐客喧哗未息,随有惊觉,呻吟而起,视其欢娱之境居然在目,而酒尚温肴尚热也,枕席之地未离,苦乐之境顿别。要之乐向外来,苦从中出,由是观之,天堂地狱之说,宛然出现于自心,又岂为幻怪哉?是皆迷自心之所至耳。
  经云:“自心取自心,非幻成幻法。”又曰:“三界上下法,唯是一心作。”以此观之,岂独佛法说一心?从上圣贤乃至一切九流异术,极而言之。至于有情无情,无不从此一心之所建立,但有大小多寡善恶邪正明昧之不同,所用之各异耳。故曰:“山河大地,全露法王身;鳞甲羽毛,普现色身三昧,此皆般若之真光。”吾人自心之影事也。
  吾人本有之心体,本来广大包容,清净光明之若此。目前交错襍沓陈列于四围者,种种境界色相,又皆吾心所现之若彼。吾人有此而不知,固可哀矣,而且误取自心,以为贪爱之乐地。目悦之于美色,耳悦之于淫声,鼻悦之香,舌悦之味,身悦之触,心悦之法,又皆自心所出。又取之而为欢为乐,为贪嗔痴,为淫杀盗妄,而造作种种幻业。又招未来三途之剧苦,如人梦游而不觉,可不大哀欤?
  以其此心与诸佛同体无二,历代祖师悟明而不异者,独吾人具足而不知,如幻子逃逝而忘归,父母思而搜讨之。所以释迦出世,达摩西来,乃至曹溪所说三十余年,诸于流衍千七百则指示于人者,尽此事也,岂独老卢?
  即老人今日为司直所说者,亦此事也。司直与诸现前共闻见者,亦此事也。经云:“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是知此一事外,皆成魔说,为戏论耳。是则诸佛全证若不出世,则辜负众生。诸祖悟之而不说法,则辜负诸佛。凡有闻者,而不信不解不受不行,则辜负自己,负众生者慢,负诸佛者堕,负自己者痴。斯则佛祖可负,而自己不可负。以其本有而不求,具足而不善用,譬如持珠作丐,可不谓之大哀欤?
  司直今者,身婴尘海,心堕迷途,忽然猛省,回头寻求此事,是犹持珠之子,耻与丐者为伍,心心向人求自足之方。老人顿以此法直指向渠,俨若指示衣底神珠。原是司直固有,亦非老人把似,以当人情世态也。然此如意宝珠,随求而应,种种事业受用境界,无不取足。至若求其随应之方,又在司直自心善互精勤,尅苦之力耳。若果能自肯,极力自求,一旦豁然了悟,则将山河大地鳞介羽毛,与夫三世诸佛,历代祖师,及尧臻周孔事业,一口吸尽,不假他力。否则依然一梦想颠倒众生耳,又何以称为大丈夫哉?
  司直司直,宁可上负佛祖,下负老人,万万不可自负负君负亲也!老人今日所说般若,皆从上佛祖心地法门,即与六祖大师最初所说,不差一字。第最初闻者,唯尔一人,既以一人而当昔日千二百众,老人欢喜不禁,故亦为说般若之法。如吾佛祖所云:“如为一人,众多亦然。”邓生持此自利利他,未必不为广长舌也。

摘自《憨山老人梦游集》之《示邓司直》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