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67期(2021年第8期)/大德掠影

共享到:

降伏六师起祗园
◎ 林明珂

  回到了舍卫城,舍利弗和须达马不停蹄地四处寻找适合兴建伽蓝的地方。二人乘象出城东,看到远处有座花园,池水淸澈,枝叶扶疏,百花争奇斗艳。须达停鞭问舍利弗:“请问尊者,这个花园适合建道场吧?”
  “长老,这个花园虽然美丽,但葱蒜太多,臭秽薰人,伽蓝不能建在这种不洁净的场所。”
  二人乘象来到城西,见这里的一座花园繁花似锦,更胜于前。须达说:“尊者,这儿能建道场吗?”
  舍利弗摇头道:“这儿以前曾是屠宰场,无数生灵在此遭到涂炭,不适合建伽蓝。”
  二人乘象来到城北,看见一座古木参天、绿草萋萋的园林,须达问:“尊者,这儿能建道场吗?”
  “长老,这儿确实不错,可是周边环境太差,过去曾是酒坊娼妓之地,容易长众生的昏暗,滋苦海的根源。”
  二人来到城南,但见离城不远不近有一花园,三春九夏,物色芳鲜;冬际秋初,花开依旧。草青青而吐绿,花灼灼而开红,千种池亭,万般果药,香芬芳而扑鼻,鸟嗓聒而和鸣。祥鸾瑞凤,争呈锦羽之晖;玉女仙童,竞奏长生之乐。
  须达问:“尊者,前面三处都不合适,不知此处怎样?”
  舍利弗说:“长老,我初证圣果,道力卑微,待我入定察看。” 舍利弗收心入定,用天眼观看此园,出定后兴奋地说:“这个园子非常吉祥,不但佛陀爱乐此园,过去尘沙诸佛也曾在这个园中住过,此处最宜修建伽蓝。”
  须达听了非常髙兴,就问园丁这个园子的主人是谁,园丁告诉他主人是东宫祗陀太子。须达对舍利弗说:“尊者,我马上到东宫拜见太子商量买园事宜。”
  须达直奔东宫,晋见太子,他编了个瞎话骗太子说:“微臣昨日踏青,途经千岁花园,但见花园妖灾竞起,怪鸟群鸣,池水枯涸,花果凋疏。太子不信,可亲自察看。”
  太子说:“爱卿是国家栋梁,寡人怎么能不信呢?以你之见, 如何才能消灾弭难呢?”
  “物若作怪,必须转卖。千岁在四个城门张榜通吿卖园事宜,灾异自然消弭。假若真有人要买,索以髙价,地上铺满黄金,树上挂满银钱,肯定没有人愿意买,这样园子仍然归您所有。”太子当即令人在四个城门张貼通告,宣布要卖花园。须达见太子中计,吿别太子后直驰四个城门,取下布告,返回东宫,要求买园。太子觉知其中有诈,便与须达一起出城视察花园。他见花园并没有不祥的征兆,便喝道:“大胆的奸臣,存心愚弄寡人,我要启奏父王,将你碎尸万段。”
  须达据理力争,不甘示弱。首陀天王在空中听到二人争吵,遂即化作一白发银须、手挥锡杖的老者,顫颤悠悠地来到太子面前说:“太子是一国储君,有什么事情值得您对大臣大动肝火?告诉老朽,我来评判一下。”
  太子便一五一十地吿诉老者。须达说:“老丈,您不能只听一面之词。太子在城门张榜卖园,现在反悔,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怎能失信天下呢?”
  老者说:“老朽倒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王室卖园是有关社稷安危的大事,一定要请满朝文武作证。如果须达真能如约用金砖铺满园子,银钱挂满树枝,您不妨卖给他。但是整个国库怕也没有这么多的金砖和银钱,须达一人财力怎么能买得起呢?这样园子还是您的,您也不用背着失信于人的名声。”
  太子见老者言之有理,便请文武大臣出来作证。须达怕太子反悔,急令仆役开库搬运金砖,不一会儿园子里铺满了金砖,这时须达家的金库已空,可树上的银钱还没有着落。须达低头思索良策,太子认为须达后悔了,便说:“爱卿,后悔了吧?不过现在还来得及。”
  须达说:“假使把我这个臭皮囊布施出来也在所不惜,何况这些身外之物呢?”
  太子见须达视金如土,便奇怪地问:“爱卿!你花费重金买寡人的花园不仅是为了游玩吧?”
  “微臣花重金购买太子殿下的花园是为了建精舍安置佛陀和他的弟子。”太子听到佛陀圣号,感应道交,他问:“佛陀是谁,他有什么德能?怎么我听了之后身心踊跃,不能自己。”
  “佛陀原是迦毗罗卫城净饭王的太子,二十九岁抛弃荣华富贵,出家修道,卓然自悟。身长丈六,项背圆光,福德具足。”
  太子说:“佛陀有如此盛德,寡人也想顶礼。树上的银钱不用给了,园中的树木用作工程用料,工程不足款项由我支付。”
  须达见太子幡然醒悟,自然是高兴万分,君臣二人和好如初, 共同筹建精舍。

 摘自《佛陀十大弟子传》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