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66期(2021年第7期)/缘悟真谛

共享到:

朱彊村先生永诀记
◎ 龙沐勋

  在此内忧外患,国势阽危之际,而海内词学大师归安朱彊村先生(孝臧),竟于 12 月 30 日(废历十一月二十二日)晨一时半,长辞人世矣。先生自辛亥后,寄寓沪滨,一意于词集之校勘。前后搜集唐宋金元人词别集一百六十八家,总集五种,历二十寒暑,费近万金,以成《彊村丛书》,为词学上空前未有之盛业。海内外学者,莫不奉为鸿宝。书成,先生意犹以为未足,偶闻有善本,必多方借校。远如巴黎东京诸图书馆所庋藏,亦必转展托人求之,务期达于至善而后已。故其书重印一次,必有增改。其尽瘁学术,数十年如一日。年来海上词流,结为沤社,共推先生为盟主。每月一集,每集先生必至,虽多病,而精神不少衰,咸共庆岿然灵光,嘉惠后学,尚未有已时也。予于社内年最小,而与先生过从最密,受知最深。每有新词,必令共相商榷。校勘之役,亦数使参与。其虚怀好善,有如此者。其嘉言懿行,不能殚述。今先生竟长去矣,予感斯文之将丧,而先生盛业之不容就泯也。拟谋诸友好,组织一彊村先生遗书刊印会,以期流布无穷。并特纪先生临绝之言,以告世之爱读先生之词者,同声一哭。
  12 月 27 日,为沤社集会之期。先生已卧病经月,闭门谢客,惫不可支矣。是夕,遣人以长至口占《鹧鸪天》词示同社诸子,传观莫不为之怆然泪下,共讶此殆先生绝笔矣。词云:
 忠孝何曾尽一分,年来姜被减奇温。
 眼中犀角非耶是,身后牛衣怨亦恩。
 泡露事,水云身。任抛心力作词人。
 可哀惟有人间世,不结他生未了因。
 予读之,感怆忧惶,遽返村居,达旦不能成寐。次日清晨,遂赋二绝句:
 信是人间百可哀,无穷恩怨一时来。
 只应留取心魄在,糁入丹铅泪几堆。
 经旬不见病维摩,沾溉馀波我独多。
 万劫此心长耿耿,可怜传钵意云何。
  28 日午后 2 时,袖二诗,往上海牯岭路南阳西里先生寓庐。告其家人,坚求一面。旋传先生命登楼,先生方偃卧病榻,以一人抵腰背,相见凄然。先生忽张目,握予手,曰:“数日极相念,子来何迟也。昨词(《鹧鸪天》)殊可笑,笔亦软弱。然一吐,心胸稍快。”又曰:“《沧海遗音》,当以奉托。”《沧海遗音》者,先生汇刻逊清遗民词,如嘉兴沈曾植之《曼陀罗寱词》、江阴夏孙桐之《悔龛词》、祥符裴维侒之《香草亭词》、揭阳曾习经之《蛰庵词》、吴县曹元忠之《凌波词》、钱塘张尔田之《遯庵乐府》、海宁王国维之《静安长短句》、新会陈洵之《海绡词》、慈溪冯幵之《回风堂词》、蕲水陈曾寿之《旧月簃词》,由先生一手写定付刻,有数种尚待覆校也。予又以先生诗稿(自题《彊村弃稿》)及未刻词(自题《彊村语业卷三》)为请,先生言:“诗不足存,词待精神稍佳,自行删定,再以奉托。”良久,复曰:“子俱携取去,为吾整理。”俄而叹曰:“名心未死。”又曰:“《云谣集》可取去,为吾续刊矣。”《云谣集》者,敦煌石室藏唐人写本词集,共三十首。往年董授经(康)游伦敦,于彼中图书馆,摄得影片归国。先生取以刻入《丛书》,惟仅得十六首,引为大憾。今年予从刘半农(复)所摄之《敦煌掇琐》(并从巴黎图书馆抄出),发现《云谣集》十六首。取校前刻,删除重复,恰得三十首,遽以告先生。先生大喜,曰:“不图于垂死之年,此书竟能璧合。”因约予同校,写定将付梓矣。而先生疾作,致不克果。予侍病榻半小时,先生屡张目欲有所语,又以手曳之令坐,意甚恋恋。既而曰:“生死吾自知,数日内当不至有变。子可去,或尚有缘相见。”予乃含泪而别。不意未逾两月,而先生遽谢人世矣。伤哉!先生毕生致力学术之精神,与其成就之伟业,自当长留天壤。而世情变幻,绝学可忧。因记先生临殁遗言,俾学者知所观勉。不徒知遇之感,聊哭其私而已。

摘自《龙榆生杂文选》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