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66期(2021年第7期)/清风明月

共享到:

涉园与藏书
◎ 沙先一

  江南家族园林为家族学术共同体的文化活动、学术研讨提供了必要的活动空间。家族园林不仅是家族生活、休闲的重要空间,也是文人雅集的重要场所,游历过往的文人骚客也往往徜徉其中,诗酒唱和。涉园即具有这样的文化功能。涉园原为张奇龄读书处,其子张惟赤归田后,始加营造,题名涉园。张元济《涉园题咏续编序》:“余家涉园为大白公读书之处,创于明万历之季,逮螺浮公始观厥成。林泉台榭为一邑之胜,历康、雍、乾、嘉四朝修葺不废。”涉园张氏于此或读书著述,藏书刻书;或畅游园中,吟诗赋词。涉园是张氏诗词创作反复题咏的主题,如张宗松《九日涉园登高》:“随众来园圃,登高纵目宽。日斜云影淡,风紧竹声寒。对菊可无酒,逢场且作欢。茱萸头遍插,兄弟笑相看。”又有《涉园杂咏诗十四首》描写涉园景物,抒发徜徉其中的适性与惬意。可以说,涉园已经成为海盐张氏家族的一个重要文化符号。
  时人或后人讨论海盐张氏家族文化时必然会谈及涉园,认为张氏家族的文化成绩多得涉园之助。陆以谦《含广张先生墓志铭》云:“海盐涉园张氏,自大白先生以名孝廉著于前代,国朝螺浮给谏继之,门户益大。后两世为主政,为郎中,咸在比部,世济其美。园亭之幽,书卷之富,甲于一邑。故子姓彬彬,皆以读书纂述为乐,不厪如世俗子弟,挟兔园一册,博科名已也。”赵金简《晓堂张君家传》云:“初大白先生尝读书城南之乌夜村,其后给谏公因以筑园,树石池馆之胜,甲于一邑。君(张元龙)晚岁优游其间,一觞一咏,当花月之良辰,享林泉之清福。”陆以谦《芷斋张先生墓志铭》云:“涉园系先人旧业,池亭树石之胜,甲于一邑。先生不敢任其颓废,与从弟兰榭、东谷葺治。春秋佳日,偕群从及里中名士,弹琴赋诗,评书读画,非有大事,终岁不入城市。”涉园为张氏兄弟的文学创作与学术研讨提供了惬意的空间。涉园还是当时文人雅集的重要场所,张元济《涉园题咏续编序》云:“涉园四方名士至余邑者,必往游,游则必有题咏。”涉园的开放性为张氏家族与外界的文化交流提供了重要的平台,当时文化名流对涉园的题咏有助于提升涉园的文化影响力。
  艾尔曼在考察藏书楼、出版业对江南学术共同体中考据学派兴起所发挥的作用时,曾说:“藏书家是学术研究的首要条件之一。他们收藏、出版史料,向有关学术研究提供必要的参考文献。”藏书与出版对清代的知识生产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张氏家族以藏书、刻书盛称于时,名闻江南。家族藏书为涉园张氏的学术研讨提供了坚实的文献支撑,而刻书又保存、传播了家族的文化学术。张氏藏书与刻书有两个盛期:一为雍乾时,张宗松、张宗橚、张载华等的藏书与刻书,一是民国时张元济的藏书与商务印书馆的出版事业。这里仅就清代涉园张氏兄弟的藏书与刻书略事考察,旨在说明藏书对于张氏家族学术共同体的意义。
  涉园藏书始于张惟赤(1615—1676),惟赤字君常、侗孩,号螺浮,顺治十二年(1655)进士,曾任刑部给事中。惟赤归田后,将其父张奇龄的读书处加以营造,后得马思赞道古楼藏书,涉园藏书数量大增,与同郡朱彝尊之潜采堂、杭州赵氏之小山堂齐名。延至其孙张宗松、张宗柟、张宗橚、张载华一辈,更臻其盛,尤以张宗松的藏书最为著名。张元济《涉园题咏跋》云:“吾涉园藏书极富,积百数十年未稍散失。……青在公博通群籍,性耽吟咏,尤喜刻书,群季俊秀咸有著述,剞劂流布,为世引重。”张元济之六世祖张宗松(1692—1751),字青在,一字楚良,别号寒坪。其本人名下藏书有1559部,在兄弟中藏书最富,曾将藏书编目为《清绮斋书目》四卷,著录有宋元刊本50余种,抄本290余种。张宗柟、张宗橚、张载华也各有藏书。张宗柟(1704—1765),字汝栋,号吟庐,又号含广,晚号花津圃人。张宗橚(1711—1775),字咏川,号藕村,又号思岩。张载华(1718—1784),字佩兼,号芷斋,别署乌夜村农。《石濑山房诗话》云:“思岩(张宗橚)家多藏书,性好吟咏,尤工诗余,婉丽不减秦柳。”《海盐县志》云张载华:“藏书万卷,遇一善本,手自钞录。刻有《初白庵诗评》。”陆以谦《芷斋张先生墓志铭》云:“肆力于经史百氏之书,苕溪书贾持秘册求售,或为诸兄所得,先生戏曰于此微有妒意,然彼此传钞,各藏一本,互相雠校以为乐。……尝语人曰近日有快事二:三伏曝书数十日不遇疾风暴雨,检酒库得数十年前所遗旧酿一罇。”可见张氏兄弟对藏书事业的挚爱。
  藏书为张氏兄弟的学术研究与著述提供了坚实的文献支撑,张宗柟纂集《带经堂诗话》、张载华纂集《初白庵诗评》、张宗橚编著《词林纪事》等,“附录”“附识”“案语”部分引用了大量文献资料,即得力于涉园的丰富藏书。没有这些藏书,他们就无从获得研究必需的材料,这也说明纂述、纪事类知识生产对文献资料的强大依赖性。即以《带经堂诗话》为例,卷二十九《答问类》即利用其弟张载华的藏书,张宗柟云:“顷纂《诗话》,适芷斋购得《诗问》四卷,首卷郎氏梅溪廷槐所问,四卷长山刘氏大勤所问,两君皆从山人受业者;至二卷、三卷,一则般阳张历友笃庆答,一则梁邹张萧亭实居答,其问语与首卷悉同,盖梅溪刊行并及长山尔。愚既具载山人元文,复就两家所答,有可疏通而证明者,取其一二,附录各条之后,以备参览焉。……吾友蒿庐先生昔尝评注,今亦采附。”又:“兄寒坪云:余所见须溪批点,有王荆公、韦左司集,则不止于九种矣,先生岂未之见耶?案今校刻《荆公诗注》,原本有刘评点,兄以其品藻甲乙,容有未当,并芟去之,愚更疑他人伪托也。”张宗柟大量使用家族藏书,对王渔洋的诗论加以补充、修正。
  涉园张氏不仅藏书丰富,还刊刻著述多种,诸如《带经堂诗话》三十卷、《初白庵诗评》三卷、《词林纪事》二十二卷、《晴雪雅词》四卷、《词综偶评》一卷等,皆为清代诗文评与词学研究重要著作,不仅对后世诗词学研究影响深远,而且也扩大了涉园张氏家族的文化影响。

摘自《 清代诗人别集丛话》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