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66期(2021年第7期)/大德掠影

共享到:

汉学家马悦然
◎ 明 海

  马悦然(Goran Malmqvist),1924年生于瑞典南方。1946年入斯德哥尔摩大学,跟随著名瑞典汉学家高本汉学习古代汉语和中国音韵学。1975年当选瑞典皇家人文科学院院士,1985年当选为瑞典学院院士。
  马悦然对汉语学习有着很高的天分。他跟随汉学家高本汉学了两年中文后,便能够阅读《左传》《庄子》《诗经》。
  在很长时间内,马悦然与中国有着深厚的不解之缘。1948年,大学毕业后的马悦然,来到中国四川作方言调查。他还特别到峨眉山研究中国方言语音。也正因为有这段经历,使他结识了房东的女儿、四川女孩陈宁祖。直至1996年陈宁祖去世,两人携手走过46年光阴,成就一段浪漫传奇的爱情故事。马悦然对中国古代典籍的译注和评介几乎遍及中国整个古代的各个时期和所有的文类。从乐府古诗到唐宋诗词,到散曲,到辞赋古文,乃至《水浒》和《西游记》等大部头小说,他都译成了瑞典文。他向西方介绍了中国的《诗经》《论语》《孟子》《史记》《礼记》《尚书》《庄子》《荀子》等先秦诸子的著作,并翻译了辛弃疾的大部分诗词,组织编写了《中国文学手册:1900——1949》。他对中国古代典籍的译注和评介几乎遍及中国整个古代的各个时期和所有的文类。
  在一场活动时,马悦然曾说,辛弃疾是南宋最大的词人,他运用语言的技巧“好得不得了”。他说:“我非常喜欢他的《沁园春》,他总共写了13首《沁园春》,每一首都非常好。如果辛弃疾活在我们这个时代,他一定会得诺贝尔文学奖。”马悦然坦言,虽然很喜欢李白和杜甫,但并不是因为他们全部的诗作有多优秀,而是因为他们的句子已经达到最好诗人的水平。
  马悦然也许是拥有最多中国作家朋友的瑞典人,他向西方社会推荐了不少中国现当代作家。中国媒体最熟悉的段子,莫过于沈从文与诺贝尔文学奖擦肩而过的事例——马悦然非常欣赏沈从文,他曾多次明确表示过,沈从文是“五四”以来中国作家中第一个可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他也先后澄清了鲁迅拒领“诺奖”、老舍入选“诺奖”等不实传言,却对沈从文与“诺奖”擦肩而过多次肯定。
  在马悦然眼中,沈从文的《边城》“是最早用弗洛伊德的心理学概念写的小说”。马悦然曾将山西作家李锐多部作品翻译为瑞典文,亲自到李锐插队的小山庄,住在李锐插队那家农民的窑洞里体验生活。他还掏钱请全村老少打牙祭,整个村子比过年还热闹。在那里,马悦然也发现了一位当警察的作家曹乃谦。为了使西方读者更多地了解中国现当代文学,马悦然大量翻译了其中的优秀作品,如《毛泽东诗词全集》、沈从文的《边城》(1987年瑞文版出版)、《从文自传》,以及张贤亮的小说《绿化树》、李锐的短篇小说集《厚土》和长篇小说《旧址》等,另外他还翻译了闻一多、卞之琳、郭沫若和艾青的许多诗歌。上世纪80年代的朦胧诗派也获得了他的推崇,比如他称顾城是“会走路的诗”。马悦然觉得他们都年轻而富有活力,也许可以展示中国新诗的未来。1986年,他编辑翻译了《中国八十年代诗选》,其中包括“朦胧”诗人顾城、江河、严力等人的作品。另一方面,由于他的努力,促进了不少瑞典诗人的作品也陆续被译为中文。为了替当时仍具争议的“朦胧诗”群体辩护,马悦然还曾给艾青写信,信中,他提到“朦胧诗”是有开创性的新诗,老一代诗人在年轻时也曾勇敢和叛逆,现在应该扶持年轻人。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马悦然的夙愿终于实现。他曾发自肺腑地说:“我顶大的心愿就是诺贝尔文学奖能够给一位中国作家。”

摘自新华网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