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63期(2021年第4期)/法音宣流

共享到:

  宗教文化存在盲区

楼宇烈

  近日,学者楼宇烈在家中接受《新京报》记者的访问。楼宇烈研究佛学多年,访问即从佛教切入,从中国传统文化的包容,谈到人们如何认识自我安放身心,最后又回到宗教教育问题。   
  新京报:你提到“以佛治心”,佛教讲“自性不归,无所归处”,“自性不归”可能正是现代人的特征,在现代都市生活中,人们压力大、节奏快、欲望多,迷失了自我。那么,首先,应如何认识自我?  
  楼宇烈:其实,这个问题,儒释道都重视人的自我、本性的问题,只是表达有所不同而已。你看,儒家讲要不失赤子之心,什么叫赤子?就是他的本来;道家讲我们要复归婴儿,道教中人要做神仙,《汉书·艺文志》对“神仙”下的定义是“神仙者,所以保性命之真”;佛教讲,我们要回归心灵的本性。总体来说,都是在强调人的天性是平静、和谐、率真的。 
  人的这些本性可以说是一种资质,但在社会生活里容易被你说的这些压力、欲望所遮盖。这时候,我们要通过学习、领悟、实践,在生活中进行体认,并自觉进行修正。
  佛教能提供一些资源,比如说到人本性的迷失,我觉得有两句话说得非常好:执取名相看不破,执我为本放不下。对外看不破,对自己放不下,可以说,人的一切问题都来源于这两点。为什么会这样?就在于没有认清世界的本质和自我的本质。如果从佛教的角度来说,世界上的事物、生命都是因缘和合而成,任何东西都不是永恒的,只是暂时的,认识了无常之后,就不会被名相所困惑而看不破,也不会执著于自我而放不下了。
  新京报:从这里来认识自我,会不会陷入虚无?

  楼宇烈:很多人确实会产生你的这种疑惑,我无论怎么努力奋斗,反正都只是暂时的,只是一场梦,用这样消极的态度来认识和理解。其实,认识无常,看清自我,我们才能真正珍视当下,珍惜当下。 
 一提到当下,马上有人反应,那就是赶紧赚钱,赢得名利嘛。在我看来,名利并不是什么坏事,关键在于是不是你用正当手段得来,又如何运用。要知道,名利很多时候是客观形成的,并不是你自己去追名逐利,而是你为社会做出了某种贡献,社会对你有所回报,得到回报之后并不是去满足私欲,而是激励自己更好地服务社会。从道德层面来讲,这是不计名利只讲付出,儒家也是这么讲,董仲舒就提出“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一个社会如果对这样的人不推崇,不给他一定的身份、地位、名誉的话,那就是社会的不公正,人们活着还有什么信心?反过来,社会给了你回报,你有了名利,不想着继续服务社会,而是谋取私利,你就“变质”了,名利成了枷锁。 
  在人生的过程中,佛教不是要你消极以对,而恰好是让我们认识之后,能够更加积极对待人生,面对现实。佛教文化的精髓是说你自己得到心灵的净化后,要帮助大家来实现社会的净化,不只有自己的事情啊。现在有些人学佛之后,什么事情也不想干了,一些企业家就是如此,平时劳累得简直受不了,学佛之后什么都放下,不打理企业,甚至连家庭都不要了,结果家人痛苦,工人失业,这样做是出于佛教精神吗?根本不是,反而是更加深了自我的迷失。再比如放生,很多人这样做,是为了得到自己的福报,为了自己好。“放生”本来的意思是要保护生命,随缘而护,路上看见一只狗腿受伤,躺在地上动不了,你去帮它包扎一下,或者送到兽医院,不是刻意去放生。

  新京报:认识自我之后,怎么安放身心? 
  楼宇烈:回归本性。但是,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是回归到兽性。人有本能性的一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一面和所有动物一样,又称为动物性,同时人也有人性的一面,只是我们现在用兽性来描述人性,人们停留在物欲层面,张扬欲望。在这一方面,人们没有足够的认识,也没有人进行有力的引导。  
  新京报:现在,一些寺庙开始重建,新建的佛像越发高大,新造佛运动甚嚣尘上,人们的需求也在增长,看来佛教文化正在复兴,但是,社会上并没有多少思想观念来深入影响更广大的人们,外在的发展与内在的需求并不相匹配。你怎么看待这一矛盾?  
  楼宇烈:归根结底,还是人性出了问题,还得从人自身来寻找解决方法。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一切外力都是辅助的,一切的决定力量都来自你自己,但是,在现实社会里,当自己的力量不能够完全掌控命运的时候,一定会生出对外在力量的需求,有时甚至觉得外力的帮助比自己的力量更强大,于是去求神拜佛。问题是,你一天到晚在做坏事,然后去烧高香,去放生,求菩萨保佑,能行吗?另一个极端是,人们信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断满足自己的私欲,事实上,这个“为己”是不断完善自己,不是通常误传的那样你为了自己可以不择手段。  
  要解决这些问题,我认为要双管齐下,一个是从佛教内部来说,要提升僧人的整体素质,包括对佛法的认识的素质,对自己日常行为的道德素质等,另一个是从社会的角度来说,要让人们对佛教的根本理念有所了解,佛教不是等待、依赖所谓的佛、菩萨来获得保佑,而是靠自己的智慧去认识这个世界、人生的本质。这两个方面,都要发挥作用,以前讲“和尚不作怪,没有人来拜”,现在几乎成了一个普遍现象,可是如果我们不相信作怪的和尚,而是平和地去了解佛法,那么你再作怪,也没有人来拜了。  

  新京报:最近有媒体报道“六国易经峰会”,交近三千元报名费,主要是演讲,有人说念经就能治病。为什么这样的活动层出不穷?  
  楼宇烈:这是忽悠!人们来参加这样的活动出于侥幸心理,希望不通过自己的劳动和努力,完全依赖某个神或某种预测,就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个什么易经峰会之类的活动就利用了人们的这种心理。  
  新京报:其背后的社会根源何在?
  楼宇烈:我们的文化教育出了问题,宗教教育几乎缺失了,怎么正确认识宗教,理解宗教,没有人跟你讲。这个问题很严重。大多数民众对宗教文化存在盲点,可以说是宗教文化盲,人们不理解宗教,看见的都是表面现象,以为基督教就是教堂礼拜,佛教就是进庙烧香。所以,一忽悠,一“神奇”,人们便一拥而上。

摘自2013-12-11《新京报》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