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63期(2021年第4期)/法音宣流

共享到:

南传上座部佛教经典
◎ 韩廷杰

   佛教于公元前三世纪阿育王时期发展为世界宗教,当今流行于斯里兰卡、泰国、缅甸、老挝、柬埔寨以及我国云南省的这支佛教,大体位于印度南部,故称南传佛教,与流行于中国、朝鲜、日本、越南的北传佛教相对应。
  南传佛教即上座部佛教,根本上座部又称为雪山部,然而流行于当今斯里兰卡等国的这支佛教,并不是纯粹与大众部相对立的上座部佛教,而是分别说部,因对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教义理论分别解说而得其名,南传七论之一《分别论》表现得尤为突出。由“分别说部”之名,可见《分别论》在这支佛教中的重要地位。
  这支分别说部佛教又称为赤铜碟部或铜碟部,另译铜掌。《大史》和《异部宗轮论》都未提及,玄应《音义》卷二十三认为:铜碟部即指上座部。南传上座部佛教以斯里兰卡为根据地,以斯里兰卡的大寺派为其正宗。巴利文的《大史》、《岛史》和《大唐西域记》卷十一在讲斯国起源时,都讲到这样一个故事:北印度梵伽国(今孟加拉一带)国王娶羯陵迦王的女儿为后,生一美女,住在罗罗国的森林里,与狮子同居,生一男一女,兄妹二人结为夫妻,生三十二个孩子,长子毘阇耶被立为付王,他及其部属皆行为不端,被驱逐出境,被赶进大海。当他们下船登陆的时候,已筋疲力尽,便用手撑着地坐了下来。因为触到了古铜色的土尘,手掌被染红,所以这个地方和这个岛就有了“铜掌”之称。
  由此可见,所谓分别说部或赤铜碟部之称不是上座部佛教的原称,而是上座部佛教经典尤其是论典形成之后的后人称谓。
  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三十五岁的时候,在菩提树下静座沉思而悟道。从此以后,他称为觉者,即佛陀,简称为佛。释迦牟尼成佛以后,开始他的弘法活动,直到他八十岁时在拘尸那迦城郊的沙罗树下圆寂,其间共四十五年。
  佛教以反印度的正统宗教婆罗门教而起家。婆罗门教把人分为四个等级,即四种姓:婆罗门(祭司)、刹帝利(武士)、吠舍(农民和手工业者)、首陀罗(服务行业的劳动者)。前三种姓称为再生族,他们可以参加婆罗门教,婆罗门教能给他们第二次生命,首陀罗称为一生族,他们没有资格参加婆罗门教,婆罗门不能给他们第二次生命。除此以外,还有不可接触的“贱民”,他们处于社会最底层,谁要是看见他们,就被认为是不吉利的,所以他们出门时往往带着梆子,边走边敲,让人回避。
  针对这种情况,佛教提出“众生平等” 的口号,任何人都可以参加佛教僧团,这使佛教迅猛发展,很多低种姓人都加入佛教僧团,如释迦牟尼的大弟子优婆离原来是个理发匠。这些社会底层的人们多是文盲。面对这些人,释迦牟尼弘法的时候,不能咬文嚼字,必须通俗化大众化。
  印度的语言很不统一,释迦牟尼弘法的时候,为了让他们听懂,只能用方言俗语来讲。有人主张用文言文梵语,受到释迦牟尼的严厉批评。释迦牟尼认为使用梵语弘法,会严重脱离群众,使那些想参加佛教僧团的下层人民大众不敢加入,势必影响佛教僧团的发展,所以释迦牟尼非常坚定地主张用方言俗语弘法。这种传统延续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公元前四世纪部派佛教出现以后,仍然保留着这样的传统。部派佛教的各个部派分布的地区为同,使用的方言也不同,如正量部使用阿巴勃朗姆湿语。说一切有部流行于古印度西北部,这里已经使用梵文,所以该部使用梵文。
  释迦牟尼最初弘法使用何种方言?学术界说法不一,至今没有令人信服的一致结论。释迦牟尼的弘法活动,主要在摩揭陀国,所以他使用了摩揭陀方言,这就是巴利文(PāLi)。巴利文并不是纯粹的摩揭陀方言,还受到其他方言的影响,所以有人把巴利文称为半摩揭陀方言。“巴利”一词来源于阿育王石刻铭文中的pāliyāyāni,因在其婆罗蜜文体中,a、ā可以互换,所以paliyāyāni,也可以写成pāliyāyāni,原形是pāliyāya,来源于梵文的paryāya,其意为“必须重诵的经典”。由此可见,巴利文是佛教重要的经典语言,巴利文经典比梵文经典更接近原始佛教。
  释迦牟尼逝后,弟子们回忆他说过的话也是用方言俗语,最初的佛典是方言。这样做,局限性很大,一个地区的方言只能在这个地区使用,其他人不懂,不利于佛教的传播,到公元四世纪,印度已经普遍使用梵文,佛教徒为了扩大佛教影响,就想把原来佛典的方言俗语改写成梵文。改写的时候遇到一个很大的困难,佛典中分为偈颂和长行两个部分。偈颂是佛经中的诗体,起提示、总结、综合作用;长行是佛经中的散文体,将偈颂进行解释或者论述。偈颂必须押韵,不像长行那样自由。有的字按方言俗语押韵,按梵文则不押韵。要改写,难度很大,为了回避这个问题,他们把长行部份改写成梵文,偈颂仍然是方言俗语。如普遍流行的《妙法莲华经》、《无量寿经》等梵文本至今还是这种形式。有的佛典虽然把偈颂、长行都改写成梵文。但偈颂部分为了押韵,仍然保留着俗语成分。这种独具特色的梵文、俗语共存形式,称为混合梵文或佛教梵文。自说一切有部以后,因为梵文已经普遍使用,新写的佛典就是纯粹梵文了。
  有个问题很值得关注。如前所述,不同部派因为流行地区不同,使用的方言也不同。很多佛典都已改写成梵文,唯独上座部佛典一直是巴利文,并未改写。如何解释这个问题?我认为上座部佛典最庞大最具特色,改写起来困难最大,所以没改。还有一个问题很值得关注,我国历史上的译经师只是翻译梵文佛典,以大乘为主,兼顾某些小乘派别,如属于法藏部的《长阿含》和《杂阿含》等。属于上座部的现存巴利文经典一本也没译,这只能从我国译经师的宗教观点来解释,他们是大乘佛教徙,致力于弘扬大乘佛教,他们翻译某些小乘经典,是为了大乘探源,所以对纯属上座部的巴利文经典不感兴趣。
  释迦牟尼在世时,他的说教靠师徒口授相传,并无文字记载。他过世以后,为了对他的说教进行甄别审定,佛教徒举行集会,由亲闻佛说教的人背诵佛的教诲。得到大家公认的,就肯定下来,此称结集。泰国拉玛一世王在位期间(1782 —1809),僧王瓦那拉特(vanarat)用巴利文著《结集史》,讲述南传佛教的九次结集,前三次在印度,四至七次在斯里兰卡,第八次和第九次在泰国。
  第一次结集于释迦牟尼逝后当年雨季举行,地点是摩揭陀国首都王含城,参加结集的有五百比丘。当时正是阿阇世王执政时期,他对这次结集在物质生活条件等方面给予很大的支持,这次结集由迦叶主持,由阿难诵出经藏,由优波离诵出律藏,上述内容据《五分律》卷三十、《摩诃僧祇律》卷三十二等。
  佛教经典对第一次结集的记载非常混乱,据《四分律》卷五十四、《十诵律》卷六十等载,在举行第一次结集时,由阿难诵出经和论,由优婆离诵律。据《付法藏因缘传》卷一等载,由阿难诵经,由优婆离诵律,由迦叶诵论。据《迦叶结经》等载,经律论三藏皆由阿难诵出。
  据《法藏经》记载,以迦叶为首的五百比丘在王舍城举行结集,先使优婆离诵毘尼藏(律藏),次使阿难诵五阿含,最后诵阿毘昙(即论)。有一万罗汉后来,以婆斯婆修为上首,皆住界外,各诵三藏。真谛的《部执论疏》对这个问题的记载,与《法藏经》略有出入,但比《法藏经》更加具体。以大迦叶为首的五百比丘于四月十五日在王舍城的七叶窟举行结集,先使阿难诵五阿含为经藏,次使富楼那诵阿毘昙,即对法藏,次由优婆离诵毘奈耶为律藏。当时有无量比丘想来听法,迦叶不允许,使住界外,各自如法诵出三藏,婆师婆比丘为上首,因为他们人数众多,所以称为大众部,界内比丘以迦叶为上首,因为释迦牟尼佛亲自指迦叶为上座。释迦逝后也为弟子所依,所以该部称为上座部。
  玄奘著《大唐西域记》卷九对第一次结集的情况是这样记载的:“出王舍城北门行一万余,至迦兰竹园,自竹园西南行五、六里,南山之阴,大竹林中,有大石室,是尊者摩诃迦叶于此与九百九十九大罗汉以如来涅槃后结集三藏,阿难集经藏,优婆离集律藏,迦叶波集论藏。雨三月尽,集三藏讫,以大迦叶僧中上座,因而谓之上座部焉。
  大迦叶结集西北,有窣堵波,是阿难受僧诃责,不予结集,至此宴坐,证罗汉果,证果之后,方乃予焉。
  阿难证果西行二十余里,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大众部结集之处,诸学无学数百千人,不予大迦叶结集之众,而来至此,更相谓日:如来在世,同一事学,法王寂灭,简异我曹,欲报师恩,当集法藏。于是凡圣感会,贤智毕萃、复集素坦缆藏、毘奈耶藏、阿毘达磨藏、杂集藏、禁咒藏,别为五藏。而此结集,凡圣同会,因而谓之大众部。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三与《大唐西域记》的记载基本一致,对“九百九十九”之说进行了解释。原因是阿难当时漏(烦恼)还未尽,迦叶让他出去勤修一夜,漏尽以后才赶来参加,而且由他诵出经藏。玄奘弟子窥基所著《异部宗轮论述记》卷上也讲到第一次佛教结集时有窟内、窟外之分,形成大众部和上座部,坚持这种意见的还有《文殊师利问经》等。
  有不少佛教经典,如《阿育王传》、《十诵律》卷六十、《四分律》卷五十四、《大智度论》卷二、《摩诃僧祇律》卷三十二、《善见律毘婆沙》卷一和《增一阿含经》的《序品》等,都曾记载佛教的第一次结集,都没提到窟内、窟外之分。所以大众部和上座部的分裂应当是第二次佛教结集,这和南传佛教《大史》、《岛史》的记载是一致的。
  如前所述,各个部派分布的地区不同,使用的方言不同,佛教观点也不相同,不可能一起举行结集,只能是分别结集。英国渥德尔著《印度佛教史》指出:“我们所能找到的一切材料一致说明十八部各有其不同修订本的本藏。”(王世安译本,第11页)。
  结集只能是结集经藏和律藏,不可能结集论藏,因为论晚出,第一次佛教结集时,论典还没有产生。《大唐西域记》卷九所说第一次佛教结集形成五藏,难以立足。《大唐西域记》的记载有明显的时间错误,玄奘认为大众部部结集处的窣堵波(Stupa,佛塔)是阿育王(Asoka,意译无忧王)所造。佛教第一次结集是在释迦牟尼涅槃那年(一说是释迦逝后三天,一说是释迦逝后两个月),而阿育王是释迦逝后二百年的人物。
  第二次佛教结集举行于释迦逝后一百年,参加结集的比丘有七百人,故称七百结集。结集的地点是吠舍离。这次结集分裂出大众部和上座部,这是佛教的根本分裂,因为此后佛教继续分裂,以后的分裂称为枝末分裂,根本分裂的原因,北传佛教的《异部宗轮论》称:“如是传闻,佛薄伽梵般涅槃后百有余年,去圣时淹,如日之没,摩揭陀国俱苏摩城,王号无忧,统摄赡部,感一白蓋,化洽人神,是时佛法大众出破,谓因四众共议大天五事不同,分为两部:一、大众部,二、上座部。四众者何?一、龙象众,二、边鄙众,三、多闻众,四、大德众。其五事者,如彼颂言:“余所诱无知,犹豫他令人,道因声故起,是名真佛教。”

摘自《南传上座部佛教概论》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