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61期(2021年第2期)/清风明月

共享到:

煨芋谈禅
◎ 徐 鲤

  文士对芋头有着特别的情怀,这很大程度上受掌故“煨芋谈禅”所陶染。
  在禅僧辈出的唐朝,名僧的个人履历里,往往能找到几件为之增色的传奇事迹。
  典型例子有鸟窠(kē)禅师,栖居于杭州秦望山峻峭处探出的一株巨松上,常年在枝叶密实处打坐修行,与一旁筑巢的鹊鸟共处。
  相传,白居易曾劝说鸟窠禅师,居处过于危险。而鸟窠却回答说:太守身处的名利场更是险象环生。
  还有一位懒残禅师,因懒惰,只食僧人钵里的残羹剩饭充饥,原本很普通的法号“明瓒”,被怪诞的“懒残”替代。“煨芋谈禅”的始创者就是他。
  据说,懒残禅师在煨芋期间处理了两件重要事务。
  一是给李泌预言官运:当朝官员李泌由于政派斗争,数度被迫辞官退隐。
  一次,在遭受中书令崔圆与宠臣李辅国的联手压迫后,他再次挂冠求去,避走湖南衡山。
  这里僧院聚集,是著名的佛教圣地,李泌无意中被衡山寺的杂役僧懒残的非凡举止吸引,于是夜半登门拜会,希望求得指引。
  这是一次反常的会面,尽管李泌异常恭敬,正兀自靠在干牛粪火堆旁烤芋的懒残僧,却对这位慕名者破口大骂,气氛一度紧张而尴尬。待到芋熟,懒残从火灰中扒出一个芋,吃了半个,另一半递给李泌,神秘地说:“切莫言语,领取十年宰相吧。”这之后,李泌果然当了十年宰相。
  二是拒绝皇帝的召见:仍是在干牛粪火旁,因过于专注拨寻火灰中的熟芋,懒残禅师毫不理会奉德宗皇帝之命前来的使者,也对滴垂到胸前的长鼻涕置之不顾,场面滑稽。
  使者笑劝,赶紧拭净清涕随他入宫面圣。懒残僧漠然回应:我哪有工夫为俗人拭涕!
  这般情景,套用偈诗“深夜一炉火,浑家团圞(luán)坐。煨得芋头熟,天子不如我”形容,最贴切不过。
  这两个掌故的编造痕迹非常明显,却在文士界广为传颂。因为在唐宋,与知名禅僧结交是时髦又高雅的事,唐朝的王维、白居易,宋朝的苏轼、黄庭坚(类似名单可以列上一长串),都至少与一位高僧保持紧密联系。
  长期浮沉官场导致他们神经敏感而脆弱,需要定期将内心的迷茫困惑、工作中遭受的压力挫折,与相当于精神导师角色的禅僧分享,以获取指引,得到慰藉。
  山家吃芋的方法有三,都算得上美味,是禅食的代表作。
  土芝丹:个头较大的芋头,湿纸包裹,纸外涂煮酒和酒糟,以糠皮所燃的微火煨熟,趁温热剥皮大啖,勿加盐,能吃出新鲜的芋香。
  土栗:拣小芋头,晒干储藏,待寒夜从瓮里取出,覆盖一把稻草,点火,以短暂而猛烈的火力和后期草灰的余热煨熟,据说质地紧实,香味接近栗子。
  如果说土芝丹、土栗是升级版的煨芋,那么“酥黄独”可谓煮芋的进阶版。芋头煮熟剥皮,切片,裹上以研碎的香榧子、杏仁、酱及面粉调好的面衣,锅里油煎。面衣在芋片表面结成酥脆的外皮,点缀粒粒甘香的果仁,里面的芋肉粉化软糯,芋香味饱满,组合成口感层次丰富的美食。
  在清中期食谱“调鼎集”里,有一道“炸熟芋片”,用杏仁、香榧子研末和面,加甜酱拖面油炸,显然就是酥黄独的翻版。
  黄独,别名“土芋”,是一种薯蓣科植物的茎块,形似土豆,表皮带密集的圆形小斑点,因含黄独素,食用会引起恶心、呕吐甚至昏迷等症状,一般入药,餐桌上不太常见。“酥黄独”可能因芋头外层的粉衣酥脆,带突出的果仁颗粒,让人联想到黄独的小斑点,故名;也可能是由黄独或其他薯蓣类块根制成。如今,则可选择拳头般大小、熟后呈淡紫色、肉感粉糯、芋香味比较浓的香芋。

摘自《宋宴》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