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57期(2020年第10期)/清风明月

共享到:

暮 入 灵 岩 记
◎ 元·李孝光

  出灵峰院,偶坐涧水南。客有言:“雁山信多奇,然岂复有过于此者?”予为言:“山之峭刻瑰诡,莫若灵峰;雄壮浑庞,莫若灵岩。峰言锐,岩言大也。”予适小疲,倚大树坐甚恬。客闻灵岩,亟欲往。即起,促不得休。前是,一日行五里辄止舍;是日,会已暮,顷刻驰十里。到寺,天正曛黑。及阶,举头见巨石,孤立如人俯。月出正悬东南角,星象累累,下垂四傍。客胁息不可止,如游鱼噞喁。擦以身为在灏气上也。
  入坐佛宫南阶上,正视见其面。进升堂,倚石夹室,则旁睨其胁。夜分又数数开南牖视之。月欲坠,夜色如霜雪,诸峰相向立,俨然三四老翁衣冠而偶语。独西南一柱,白而长身者也。
  明日,内昌上人房下过涧,得小石岭,可五六百步,上观所谓龙鼻水。山半横石作印鳞甲状,陷入石中,独见其脊。从西南石峡中绕出数千丈。势尽,乃垂入谷中作悬鼻。疑是石髓积岁月化为石,故独此鼻如瓠大,乃绀碧腻滑异他石,鼻端泉时时下一滴。
  谷口涧西有立石长三十丈,如卓笔峰。峰旁流泉坠入涧中,亦三十丈,曰小龙湫。稍西飞泉涌出石罅,直上指尺许,曰剑峰泉。寺以岩名,岩又以佛名。北大石嶂,独高且大,绝顶正平,如涂丹垩,是为屏霞嶂。诸峰皆牵连在嶂旁。其大石如树旗,居旗左臂曰展旗;其大柱居嶂右臂曰天柱;龙鼻水又在嶂右胁;其小龙湫、卓笔峰、剑峰泉当居胁中。
【译文】
  走出灵峰院,偶然坐在涧水南边。有客人说:“雁山确实有很多奇妙的地方,然而难道还有比这里更美妙的地方吗?”我对他说:“陡峭奇异的山,没有比得上灵峰山的;雄壮浑然庞大的山,没有比得上灵岩的。山峰之妙在于高尖,山岩之妙在于庞大。”我正好稍微有点疲劳,靠坐在大树边感觉很安静。客人听说灵岩,着急得想去一观。我即刻起身,客人催促之下不能休息。在此以前,一天走五里就停下来住宿(休息);这一天正好已经日暮,顷刻之间已走了十里。到达灵岩寺时,天正变黑。来到石阶,抬头看见一块巨石,单独耸立就像一个巨人俯视地面。月亮升起正悬挂在东南角,星星繁多,俯照四方。客人敛息气喘不止,就像游鱼大口开合一样。弥漫在天地之间的仙气与我们擦身而过。
  进入寺内坐在佛宫面的石阶上,正看见灵岩寺正面。进入大堂转入内室,背靠着石夹室,则可遍览灵岩寺肋部。夜半时分又急切地打开南边的窗户往外看。这时月亮将要西坠,夜色如霜雪一般皎洁,远望几座山峰相向而立,就好像三四个老翁穿戴整齐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唯独西南方一座山峰,就像一位全白而长材高挑的青年。
  第二天,进入昌上人禅房往下走过一条涧水,发现一座小石岭,走了大约五六百步,向上观赏所说的龙鼻水。山腰里横插一石,上面像印着鱼鳞的样子,下半部陷入石缝中,只看见背部。从西南石峡中绕出数千丈远。山势已尽,于是垂入山谷中,好像是挂在空中的鼻子一样。(我)怀疑这是石头的精髓经过岁月积累化为石头,所以唯独这块像鼻子形状的石头就像瓠瓜一样大,它的颜色呈天青色,质地腻滑,与其他的石头不同,鼻尖有泉时不时地落下一滴。
  山谷口的涧水西边有直立的石块长三十丈,就像高卓的笔峰。山峰一旁有流泉坠入山涧中,也长三十丈,叫小龙湫。稍微向西有飞泉涌出石缝,笔直向上一尺多,叫剑峰泉。灵岩寺以山岩而得名,灵岩又以灵岩寺而著名。寺北有一座直立如屏障的大山峰,孤零零的,高峻而且庞大,山顶端正平坦,就像人工粉刷过的一样,这就是屏霞嶂。周围几座山峰都围在屏霞旁。其中的大石就像竖起的旗子一般,在旗子左手边叫展旗;其中的大柱在屏霞嶂右手边叫天柱;龙鼻水又在屏霞嶂右胁部;那小龙湫、卓笔峰、剑峰泉应当在胁中。

摘自《五峰集》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