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55期(2020年第8期)/清风明月

共享到:

故乡的味道
◎ 碑林路人

  没有回到故乡的时候,思乡对于我来说,就是那种淡淡的宁静的向往。只有站在故乡的土地上,我的心才会涌起一种深深的久违的感动。
  我是喝黄浦江水和母亲的乳汁长大的。
  离开家乡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对故乡只是一种模糊的概念和梦境般的记忆。
  一直以来,故乡留给我的印象就是母亲娓娓道来的一段段故事。
  我喜欢听母亲呢呢喃喃的上海方言,喜欢听母亲讲她小时侯的事情,以及关于旧上海和老家亲人们的所有往事。
  有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关心故乡的每一点变化;会在心里面对这座城市有一种朦胧的亲切感。
  尽管这座城市离我很远,但内心里总是觉得它和我有着某种说不出来的牵连。
  成年以后,又一次回到故乡,童年的许多记忆已不复存在。
  老西门的亭子间不在了,淮海路上的奶油赤豆棒冰没有了;连我最喜欢吃的粽子糖,也从老爷爷的玻璃糖罐里变成了柜台上精致的塑料袋包装。
  大上海繁华得几乎再也找不出旧时的痕迹,但唯一不变的就是这里的水;我所有关于故乡的记忆都是寻着水的味道渐渐而来。
  那是一种很奇特的味道;久居此地的人,也许已经习惯或者厌倦了这种味道;而对于我来说这种味道就是隐藏在我内心深处的关于故乡最深切的记忆。
  多年以后,站在故乡的土地上,当我又一次端起水杯,那种久违的味道让我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好象童年时的某些记忆和某种亲情在猛然间充斥内心。
  也许,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东西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已根植心底;就象对母亲的依恋或是儿时某一个特定的场景,就像你小时候经常坐过的那把竹椅,以及曾经给你讲过鬼故事的那个人。
  我对故乡的记忆是浅薄的;但我知道,我的血脉里有一种亲情 ,是来自故乡的山水。在远离江南的异乡的土地上,我时常会有一种淡淡的思念和向往,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乡愁。
  一个人的内心,会有很多珍藏记忆的角落,当我们走过许多的红尘往事,开始学会怀旧的时候,任何的记忆翻晒出来都是一种感动。
  故乡的乡音、乡情,故乡的味道,已作为一种永恒的记忆藏在了我内心最纯净的地方。

摘自《故乡的味道》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