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54期(2020年第7期)/清风明月

共享到:

心之所动的自然之风
◎ 谢洁蕾
娜夜的诗《起风了》——
起风了
我爱你 芦苇
野茫茫一片

顺着风
在这遥远的地方不需要
思想
只需要芦苇

顺着风
野茫茫的一片
像我们的爱没有内容

  中国古代诗歌中,意象与自然有着对应的关系,如鸳鸯象征爱情,残月喻示悲伤。娜夜在《起风了》中试图赋予意象更多的内容,娜夜诗歌中的意象常常呈现多元性面目,这一方面增添了诗意的含混,另一方面使诗歌的主题隐喻呼之欲出。《起风了》的意象运用,尤其是生命意象的运用有其特色。风、芦苇和爱,似乎是无关的事物,但在诗里紧密相扣,给了我们一个充满想象的空间场。首先,风是自然之风,是清新之风,诗人爱随风飘扬不受束缚的芦苇,世界是“野茫茫的一片”,芦苇是可观的、有形有色的,原本无形无色不可观的风因为芦苇的存在同样可视化,风轻轻拂过,金黄色的芦苇如姑娘的秀发一般随风飘荡,甚至芦苇生长的河水也因风而泛起层层波澜,风和芦苇因为彼此的存在而不单调,除了可观的芦苇和因为芦苇的存在才可视化的风之外,便只剩下欣赏风景,甚至已然融入风景的“我”,再无人工雕琢的痕迹,这是一种怎样盘旋在人的内心,直击诗人灵魂的美景,这是一种天人合一的生命的至高和谐。
  其次,芦苇的意象选择可谓意味深长。芦苇原是自然之景,是不受人的干扰的无所束缚的生命奇观,然而诗人用爱一词赋予了芦苇深厚的情感意蕴。“我爱你芦苇”是现代诗中罕见的直抒胸臆的近乎狂热的表白,诗人成功地将诗歌里的自然景观转化为与我们内心产生联系的情感实体,爱是人类生活中亘古不变的主题,芦苇自然清新,所以“我”爱芦苇,芦苇随风摇摆的姿态像极了姑娘随风飘扬的长发,因为芦苇,“我”想起了遥远的你,所以“我”爱芦苇,抑或是爱曾经出现在这边芦苇地里与我发生爱的故事的你。另一方面,在诗歌第二节中,“不需要思想”与“只需要芦苇”将“思想”与“芦苇”置于没有丝毫回旋余地的对立之境。“思想”是人类的智慧,是人类文明前进的工具,然而在此诗中娜夜却意外抛下“思想”,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选择了芦苇。这不免带有反智主义的意味。“我”爱芦苇,因为芦苇是没有思想的顺从风、顺其自然的芦苇,“我”回忆我们像芦苇一样“野茫茫一片”的爱,是因为我们的爱同样没有内容、没有思想,“我”厌倦在城市里无时无刻不需要绞尽脑汁地思考的生活,“我”希望像芦苇一样无须思考地沉醉在风中,“我”不需要生活,“我”希望用最原始的方式生存。“我”不需要面对高楼大厦、陌生的人群,“我”在这片只有野茫茫的芦苇的空地里生活,所有的思想和智慧都丢进了风里。在此节,诗歌隐喻的主题若隐若现,此时诗歌从“有”进入“无”的境界,“有”即是“无”,“无”即是“有”,只有“有思想”才会有“无思想”的追求,而只有“无思想”才能达到肉体与灵魂的终极和解,达致人生的至高之境。风、芦苇和爱,这些意象的组合与选用,带有一种看似柔和,实则却具有强烈的内在情感联系的逻辑意味。这种情感与自然之景之间表现得十分和谐,这种深沉的情感从意象的联系间表现出来,扩大了读者的想象空间。
  “诗歌的美是很难阐释的”,因为诗歌靠生命最近,属于个人生命体验,诗歌的模糊性、不确定性和神秘性,正是诗的魅力所在。要清楚解释好诗,就像讲述生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哲学命题一样难。一方面,三段式结构加结尾的点睛之笔,构成了娜夜《起风了》的结构之美。简单来说,《起风了》第一节描写事物本身,第二节抒发对事物的思考,第三节点题。三节之间层层递进,第三节与第一节的“芦苇”“风”“野茫茫”的一片遥相呼应,构成回环结构,形成诗歌结构的跳跃之美和音乐之美。另一方面,《起风了》中“风”“芦苇”“我”象征着“天、地、人”和谐愚公、自然永生的三种意象,在诗行间和谐共处,形成了简约、柔美、空旷、淡远的意境,在淡淡的意境美中,三者共同构成了诗歌淡淡的愁绪,诗歌的美丽与伤感在诗行间若隐若现。沈奇评论此诗时,以简、淡、空三字评其诗境之美,“此诗之妙,可用简、淡、空三个字概括。简:用笔简括,着墨简净,形式简约,题旨简明,简到极致,却生丰富;淡:淡淡的语词,淡淡的意绪,淡淡的一缕清愁,淡淡的一声叹咏,淡影疏雾,细雨微风,不着张扬,却得至味;空:语境空疏,意蕴空漠,以空计实,大音希声,留白之外,有烟云生,有风情在,有精神浸漫而言外之意弥散矣!”娜夜深谙省略、转折与沉默在短诗中的作用和效果,这种充满想象空间和多义性的诗句,这种含蓄温婉的诗风,为其诗作赢得了跳跃性,形成了跌宕、错综的浮雕感,有效拓展了诗歌的韵味。诗歌之美或许难以阐释,然而缓缓流淌在诗人简约、温婉的诗歌中的心跳之妙却可以触摸,使读者产生共鸣。
  《起风了》以建构短小精致篇什为趣,细腻温婉,含蓄简约,通过含混策略与生命意象的运用,抒发意味深长的自然与人生之哲理感悟。以清澈纯净的语言、跳脱奔放的感情,在空灵与简洁的抒情中,展示现代女性短诗的智慧与厚重、悲悯与苍茫。她的诗歌在前人的基础上自创独特的艺术风格,具有较强的可读性与艺术性,为我中华诗歌文化做出了个性化贡献。

摘自 《文教资料》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