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文摘/总第253期(2020年第6期)/智慧法轮

共享到:

耳听为虚,眼见也不一定为实
◎ 智 者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是流传千载的经验之谈,然而随着对科技与心灵的探索,我们会发现过往深信的一切感官所知都可能不尽真实。
  本期讲堂,就让我们从眼、耳、鼻、舌、身、意这六个方面一起来探讨感官所知,是否真实?
  

  眼睛是我们最常用的感官,因而也最易被外界所干扰、迷惑。
  从事相上看,微博上无数的反转事件、还原后金灿灿的青铜器无不刷新我们固有的认知。
  从科技的角度看,借由VR技术,我们得以在虚拟世界中获得几近真实的视觉与触感。但摘下设备以后“真实”便似水中月、空中花。
  从生理的角度看,我们的眼睛会受限于对光线、色彩的感知,正如我们看到的太阳光多为绚目的白色或是日出日落时的殷红。
  然而光谱的存在告诉我们,阳光缤纷,我们所见的阳光只是它完整面貌的一部分。
  

  眼睛所视,无非身前景致,相较之下,耳朵却可以遍听八方,因而观世音菩萨曾说当今众生耳根最利,但耳朵同样有所局限。
 从事相上看,一句话脱离了原有的语境,被断章取义地传递千百次后,当它最终传入耳中便会截然不同。
 从生理上看,不论是超过我们听力极限的海豚、蝙蝠的超声波,亦或是通常只有青少年才能听见的蚊呐音,都说明了我们有太多的声音无法听闻。
  

  至于嗅觉也是如此。从生理上,我们有许多无法闻到的气味信息,但不代表它不存在。
  无论是缉毒还是搜救,警犬都以其敏锐的嗅觉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从事相上,就像我们所说的“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入幽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
  意思是在臭香的环境里待久了,就不觉得它是臭的或是香的。然而当我们因习惯气味而不觉得它臭香,它就不再臭香了吗?
  同样的一堆粪便,对我们而言是“臭”的,但对蚊虫看来却是“香”的,那它到底是香还是臭?
  

  香臭无法具体分别,而“辣”亦是如此。可能四川人口中的“微微辣”便足以令常人脸红流汗,疯狂喝水。
  

  身体的感触亦复如是。当我们发烧时会觉得浑身发冷,但实际上,体温却要高于以往。又或者我们可以尝试下面两项感知分离的实验。
 实验一:将食指跟中指交叉在一起,然后去触摸豌豆,虽然只有一颗,但会感觉到好像摸了两颗。
 实验二:将两臂交叉,手掌朝下放于身前并闭上双眼;让他人轻拍双手手背各一次,并且两次拍打的时间间隔要尽可能地小;你还能正确分辨被拍打的是哪一只手吗?
  

  连单纯的意识也会因我们主观的认识而产生偏差。
  相传,有科学家曾做过一个心理暗示实验:实验者将死囚固定,并在他的手腕上划开了一道口子,让血滴落到桶里。
  在蒙上他的双眼后,实验人员打开水龙头模仿滴血的声音,而死囚没多久便因“失血过多”的症状死亡,但实际上,囚犯手上的伤口早就已经凝血,换句话说,他被自己吓死了。
  鲁迅先生也曾“吐槽”过,“弱不禁风”的小姐出的是香汗,“蠢笨如牛”的工人出的却是臭汗。同样是出汗,为什么会有香臭的区别?
  放下对感官的执著
  眼耳鼻舌身意,我们接触外界所仰赖的这六根形成了我们对世界最初、也最固化的认识。
  但后来我们发现所谓的美丑、善恶、香臭等等分别,似乎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而六根所感知到的也只是事物的一部分,而非真实的全貌。
  而真实的世界又是怎样的呢?有些人会借科学来观测。但科学始终在历经猜想、否定、论证、更新的循环,不断推翻过去、走近真相,因此面对科学可以借鉴却不可尽信。
  佛陀作为觉悟的智者,曾多次为我们描述世界的样子,他教导我们放下对“音声、色相”的执著,如此虽然美丑香臭的业力感受还在,但心灵却不会再次被它摇动,生出贪爱或厌憎等多种的滤镜。但这并不是口头参禅,而是需要一定时间的修持才能达成的。
  而你又是否愿意放下固有的认识和观念,去学习、践行、体证2500多年前佛陀证悟到的宇宙人生真相呢?

摘自《上海玉佛禅寺》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工信部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1号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