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通讯/2003年第5期         内部资料  免费赠阅  欢迎索请  欢迎助印 索请电话:0931--8121606

 

借 助 地 形

莫小米


  借助地形出奇制胜的事例有过许多,却没有一个叫我如此感慨的。
  这是一个普通的母亲。一个普通的小学教师。
  她的一切都因为儿子的触犯刑律而变得不普通起来。
  十年前,她二十四岁的儿子因参与一起出租车抢劫案,进了看守所。
  她觉得自己无法再站在讲台上面对学生,就提前退休了。
  她认为儿子犯罪,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想尽最大的努力来挽救他,怎么个挽救法,却不知道。
  她去看守所,想当面劝导。可看守所高墙森森,连个窗都看不到。她对监管人员说想看儿子,回答是现在不能看。她非常绝望,只能在看守所的围墙外绕圈子。此后有许多个日子,人们都能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羸弱凄苦的妇人,在坚实厚重的高墙下转圈,从早到晚,一圈又一圈。
  可是她一次也没有看到儿子。
  终于有人告诉她,看守所的旁边有一座山。爬上山去,当儿子放风的时候,或许,你就能见到他。
  她上了山,等到了放风的时间,果然,看守所的操场尽收眼底。可是天啊,那么遥远的距离,一模一样的服装,她一双被泪水折损的眼睛怎么也难以辨认,哪个才是儿子呢?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一座北方的光秃秃的山,要换作南方植被葱郁茂密的山,母亲的希望大概也要落空的。她辨不出儿子,可儿子看到她了。他从人群中走出来,大声呼喊着“妈妈”,并朝着妈妈、朝着远山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借助地形,母亲达成了与儿子的沟通。
  人和人有太多的沟通方式,面谈,电话,书信,我相信这对母子的沟通方式,登峰造极。
  此后长长的十四个月里,她天天登上那座山。有一天风狂雨骤,邻居都说这样的天,看守所不会放风的,她还是去了。不知是不是老天也为之感动,当她在风雨中站了整整一个小时后,天奇迹般放晴,儿子走出牢房,看到一个被淋得湿漉漉的妈妈,站在蓝天的背景下,禁不住放声大哭。
  14个月后,儿子的判决下来了,他将转到正式监狱服刑16六年。也就是说等他出来,24岁的男孩将变成40岁的中年人。在接下来的日子,母亲无须再利用这样的地形了,但母亲却并不像当初那样忧心、那样绝望,因为她早已占据了最有利的地形。

              摘自《人海灯》2002年第4期

上一篇 下一篇为《僧物万不可盗》 本期目录页 打印本篇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