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通讯/2003年第5期         内部资料  免费赠阅  欢迎索请  欢迎助印 索请电话:0931--8121606

 

南行散记
理 海


  2003年1月13日 星期一 暑气依然
  中泰两国虽系毗邻之邦,但其风俗、习惯、语言却有较大差异,在泰期间对我们的工作、学习、生活等方面造成产生了诸多不便。首先,是饮食问题,泰国僧侣的饮食是托钵随缘乞食,也不分荤素,所以,大多都不会做饭。若做素食,不是缺油,就是少盐。再就是饭食中的咖喱粉味,大家总难以习惯。其次,是住宿问题。住宿基本上是床挨着床,最少的三人一间,还有九人一间。门窗都无防备蚊虫的设施,团员饱受蚊虫侵扰。国宗局和中佛协几位领导小组成员的住房条件更差,不仅狭小,且面对洗手间。两个洗手间又无通风口,气味难挡。比起饮食和住宿问题,最大的障碍还是语言问题,泰方没有为我们配备专职中文翻译,许多问题都无法沟通。因此,在遇到一些特殊情况时不仅无法及时沟通,有时还会产生误解,面对这种场合,我们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虽然困难重重,但护法团成员都特别珍惜这一殊胜的机缘,满怀对佛陀的虔诚,用毅力和智慧努力克服和战胜各种困难,决心圆满完成护法任务。
  2003年1月15日 星期三 碧蓝长空
  泰国7000多万人口,几乎举国信仰佛教,大半国人都有短期出家的经历,少则七日,多则反复数次。泰国风俗,男子一生有两件大事:出家和婚娶。其中,出家尤为重要,往往也很隆重。敲锣打鼓,礼仪盛大,并请亲朋好友前来参加。人们通常认为,自己的孩子能主动要求出家,是启蒙之兆,以此也确定,孩子已经成人。作为孩子,也自认为是他最能表达孝心的一种方式。因此,如果听说哪位朋友的孩子要出家,做和尚,大家都很高兴,纷纷前去祝贺,奉上礼物。当然,最喜悦的莫过于做父母的,庆幸家中有如此一个既懂事又孝顺的儿子。如果家中没有男孩,许多人也要借亲属之子出家一番。
  有人告之,每逢假期是出家的高峰,其数目无法准确统计。据说确定较长期出家的人在300多万之多。仅此数字而言,亦是相当惊人。中国有十几亿人,三大语系的出家众总共不过30万。当然,如此庞大的僧众给社会造成的负担也是惊人的。
  2003年1月16日 星期四 烈日当空
  中午十时左右,泰国华宗大宗长仁得法师率领十几位法师及二十几位居士,自带各种供品,到佛牙舍利塔前上供。他们的念诵仪式及内容,基本跟汉传佛教差不多。只是音调较为舒缓,缺少中国佛教海潮音那种高低回环、声若海潮的气势。有些地方还掺杂了上座部些许念诵内容,听起来颇有闽南一带的遗韵。
  午餐由他们供养,有炒菜,也有火锅。仁得法师告诉我们,泰国人民对僧人极为恭敬。一般来说,在家众,经过出家人面前时,都极为礼貌地从旁边,或者弯腰经过。女居士若要供养法师,不能直接递到法师手中,而是先放在桌上。法师则要用手轻轻摸一下桌边,以示接受。更不许碰到法师的衣,所以,通常都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即使路上相遇,女居士也会马上站到路边,让法师走过,自己再移步。如果法师是站着的,居士也不可从法师的身影上踩过,否则视为不敬。而男居士则可直接递物品到法师手中。但大多数人还是先放在那儿,然后由法师自己拿取。另外,泰国僧人出家后不能戴手表,骑自行车等,禁戒颇多。总之,大凡生活细节,皆须严格遵循佛陀在世时的生活习惯,可谓方寸不乱、一丝不苟。
  快用完斋时,居士们给每个出家人,包括给仁得法师及他的弟子们都普遍作了财供养,情意至极,令人感动。
  2003年1月17日 星期五 万里无云
  今日是农历十二月十五日,按照中国佛教的传统习惯,中佛协韩世俊先生准备了许多供佛的供品,做得十分考究,颇有特色。中午十点半,护法二团的全体成员都集中在佛牙舍利前,如法上供。供品除了食物外,还有法物、宝物,可以说六种供养俱全。恰逢新加坡护持佛学院的何惠蓉、何秋蓉、许静雯等四位居士,专程为我们送来方便食物和佛像法物,请来一并供奉,一起参与上供。许多泰国人还没有见过如此众多的中国法师,更没有见过中国法师的佛事场面。偌大厅堂,席无虚处,众人十分专注,聆听法音。他们虽然听不懂我们在念什么,可他们都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听熟悉的居士讲,好奇者看到整齐统一、法相庄严的中国法师,他们误以为也像泰国僧人一样,系短期出家。待真正了解了中国僧人一旦出家,终年一日,终生无悔时,啧啧惊叹。
  下午五点半后,佛牙塔前已无朝拜者,新加坡的几位居士有大福报,在近距离观礼了佛牙。勿容置疑,就连泰国众法师也未能获此殊荣,常在佛牙塔前守护的泰方工作人员也不例外。因而,能如此近观瞻礼佛牙舍利,真乃须得非同一般的福报及因缘。

上一篇 下一篇为《持戒功德》 本期目录页 打印本篇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