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通讯/2003年第5期         内部资料  免费赠阅  欢迎索请  欢迎助印 索请电话:0931--8121606

 

令正法久住

净严法师


  佛法乃人类终极目标,用人类生活的目的,是一切众生依之而脱苦得乐的方法,我等作为受十方供养而住持这一圣法的僧人,决不能眼看这一人类至宝从我等手中消亡,纵然生命不要,也要令正法久住。 
  弘扬佛法,住持佛教,应出一片至诚之心,方是功德之源泉;若徒以口头为教,实际自私,不能和合,无有精诚,实乃是罪恶之种因。
  为功为罪,皆在自求。
  没有自由民主富强安乐之国家,则无爱好和平、平等之佛教。国家的繁荣昌盛,也是佛教普临世间的确实保障,爱国爱教,修德行仁,报国土恩,乃我们佛弟子最根本的追求。
  出家乃人生之大志业,大有事作。上可求佛大道,下可济众生之苦,纵穷尽一生,也难够其用,我辈当勤之、勉之,方不辜负圣教。
  摄御诸根,不染外欲,慈心一切,无所伤害,逢苦不戚,遇乐不欣,能忍如地,乃住持佛教的根本品德。
  慈心济物,惟道是务,广行佛之因行,教必兴也。
  佛法以普渡为心,等视一切,净法化人,故住持教法者,万不能厚此薄彼,为人所役使。
  僧居三宝之一,尊贵高洁,不言而喻。若以至尊之位而屈居于世人之下,追慕荣利,甘作人偶,实乃有害道法和为僧之荣誉。
  以道法自重,遵道而行,乃为僧之本色,正法久住,也惟在于此。
  僧人是以道德为主而为人作师范的,故人品乃弘扬佛法的根本条件,可以说,作为僧人,真正能令人感动和尊重的,不是其它,而是清严的戒德和精深的修持。
  身心与自他的调和、事理与言行的调和,乃出家人必须致力达成的,各行其行、不和合的僧团,无以住持和合一味之教法。
  以法以律为依归,才能心行正直,遇事不袒不激。惟一身正气,一切才会正大起来,这是为僧必备的素质,要见得一切人,要见得一切佛菩萨。
  好学、深思、端身、厚心,乃僧人正命所在。
  佛是由人修集无边功德善法到了究竟圆满之境地而得名的,这和神是自有自成的意义有着本质的区别,佛神不分,当然害佛正法,这是佛法今日衰微的一个重要原因。故把佛之正法与外道之神秘截然分清,摧邪显正,乃是我们学佛正法首先要明晰的一个问题。
  佛陀不能长久住世,其法便待人去弘,故建立僧宝以住持。可以这样说,僧乃佛的继承者与法的奉行者,有了僧宝,佛、法二宝才能绵延不绝地传持下去,而这也正是我们为僧的全部使命。
  佛教本身的衰落在于不能住持正法上,惟正法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利益,反之,若人看不到佛教给予世间人类的利益,何以会崇信教法呢?所以,改变我国今日佛教衰落状态,弘传正法乃第一要务。
  护持佛教的根本方法,在于切实去实行佛法,以发大菩提心去实行佛法。
  千万记住,井蛙观天,自命不凡,只会增加圣教中之人我是非,别传承,分派系,惟我独尊,对弘传佛之正法,百害而无一利。
  秩序、和合之佛教组织的建立,乃佛法住世的必要条件,妄为小圈子之利益,算计小我之一分一厘的得失,必有害组织之团结,其内耗足以消去巨大之组织力量,此乃当今佛教之大弊病,我等绝不能掉以轻心。
  牺牲小我,看轻个人的利益,才能在真正意义上成全大我,实现佛教的之大利益。且记:大我存在,才能确保小我之存在。
  僧宝乃佛法的住持者,非一件海青,一袭袈裟,一串念珠,装模作样所能代表的,不能奉行正法而饶益有情,纵光头跣足,也不过是一个赖佛求活者,绝非佛子。
  僧格不完整,就不能真正体现佛法,教化众生。僧人,首先须明律通经,塑造好自己之僧格为示范。
  三藏教典束之高阁,不去深入了解研习,整日忙于赶经忏、渡死人,这是佛法衰落的一个原因。
  不使佛法走向大众之社会,忽视现实人生社会的利济事业,只将佛法拘泥困顿于寺院之中,在当今高速发展之时代,必令佛法因之萎亡。
  不将精深广博之佛教真理推向社会,仅用浅俗的佛教形式演示给社会,未窥佛法真义之世人,鄙佛教为迷信当在情理之中。我等于此一定要警悟,是传法还是在教形式?我这里惟一提醒大家的是:莫忘四恩。

               摘自《百岁高僧心灯录》

上一篇 下一篇为《修行者的消息》 本期目录页 打印本篇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