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迦牟尼如来应化事迹(连载)


二○一.蜜多持幡

  《付法藏经》上说:尊者佛陀蜜多接法后,心想:“吾师难提,以法付我,我当如何把佛法发扬光大,令诸众生普得饶益。”又想:“当今国王,邪见极深。我应该先去调伏这位国王,令舍邪见。”于是,他持着赤幡,故意走在国王前面。国王问:“何人大胆,竟敢走在我的前面。”蜜多答说:“我是智人,善能谈论,想在国王面前作一次试验。”国王即宣令国内所有婆罗门、长者、居士,凡是聪明博达,善于辩论的全部集在国王宝殿上,要与这一沙门进行辩论比赛。于是一切邪见外道都来集会。这时国王在正殿上罗布茵褥,蜜多即升法座,出一题目叫“无方论”,与诸外道对辩,外道中智慧浅的,一言即屈,稍有聪辩的,也被蜜多三言两语便就哑口无辞了。国王见这么多人都辩不过蜜多,理皆穷匮。便要亲自与蜜多议论。蜜多心想,我与王论,不应显胜。就对国王说:“我与大王不用再辩了,其实,这其中的义理深浅,大王自能明了。”此时国王亦自知理屈,遂改邪心,敬信正法,受三自归,为佛弟子。从此这个国家弘宣正法,连国中邪见最深的外道尼乾子师徒五百人,也来蜜多所,要求出家,为佛门弟子。

二○二.马鸣辞屈

  《付法藏经》上说:有一位大士名马鸣,智慧渊鉴,超识绝伦。他所持的论点是“计实有我”,有人向他提出问难,都被他驳倒,因此也就十分的贡高我慢了。他听说有一位尊者名富那奢,智慧深遽,多闻博达,所说的是“诸法空,无我无人”,正好与他的论点相反,他就很有点瞧不起富那奢。有一天他来到富那奢所,对尊者说:“一切世间所有言论,我都能毁坏,如雹摧草。我这话若是有半句虚张夸大而不诚实,愿斩我的舌头以谢能屈我的人。”富那奢说:“佛法之中,凡有二谛,若就世谛,假名为我;第一义谛皆悉空寂,如是推求,我何可得?”马鸣听了心中还不服气,自恃机敏聪慧,还以为自己一定是对的。富那奢又对他说:“你好好地去想一想,我所说的话真实不真实?然后我再与你定谁胜谁负。”这时马鸣心中仔细推敲:世谛之中,“我”为假名,自然这个“我”是不真实的,而第一义谛中,性复空寂,又哪里有“我”?如是于二谛之中,寻“我”皆不可得,既无所有,又如何能毁坏。想来我今天是一定不及富那奢了。便要自斩舌头以谢其屈。富那奢说:“且住。佛法是主张仁慈的,你不须斩舌,宜当剃发为吾弟子。”于是尊者即度马鸣出家。其后又把法藏传付与马鸣,对他说:“我以法藏传付与你,你当至心受持,令未来世普皆饶益。”

二○三、龙树造论

  《付法藏经》上说:马鸣大士以后,又付法与比罗长老,比罗临灭时,便以法藏付与一位大土名龙树。这位大士天聪奇悟,任何事他都能迎刃而解。龙树得法后,广为众生流布法眼,建立法幢,降伏外道,以妙功德而自庄严。其时南天竺国,国王心怀邪见,承事外道,毁谤正法。龙树大士为度化国王故,来到王所。国王问:“你是何人?”龙树答说:“我是一切智人。”国王即召集诸婆罗门并诸外道来与沙门论议。众外道得到通知,皆含嗔怀嫉而来,要与龙树竞辩。于是龙树升座,外道中愚痴短见者,一言便屈;小有聪慧者,极至再问,也就理穷词尽了。以至无量邪见外道,皆悉降伏,愿求剃发出家。如是展转广度众生。其后大士广弘大乘教义,造《优波提舍论》有十万偈,庄严佛道大慈方便等论,各五千偈,令大乘佛法在世间发扬光大。又造《无畏论》满十万偈,《中论》便是出自《无畏论》中,共有五百偈。其所敷演的义理极为深远,能摧伏一切外道。

二○四.天亲造论

  据《成道记》中注说:天亲菩萨原是无著菩萨俗中亲弟,但在法门中,却各有所宗;天亲最初是学小乘法的,宗一切有部,造五百论,宏扬小乘而排斥大乘。在天竺国中,无人敢与他争锋。其时无著已是初地菩萨,观察他的弟弟大乘机缘将熟,便假装有病,派一弟子前往请他弟弟回来。晚上,二人同住在一旅馆里,无著的弟子夜诵大乘经偈,念的偈文是: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
  应观法界性,一切惟心造。
  天亲听了,豁然大悟,即解大乘正理,深悔自己以前无知,排斥大乘,推其罪本,归咎舌根,便手执利刃,要自断其舌。无著遥知,即伸臂捉住,劝谕他说:“你悟大乘,乃是时节因缘成熟,你从前以舌根毁斥大乘,现在仍以舌根赞叹大乘,可补其过,若断舌不能言语,其利安在?”天亲听了其兄的教诲,便止不断舌。回去拜见其兄后,便尊无著为师,谛听慈旨。以后著有《大乘论》、《百法明门论》、《五蕴论》、《二十唯识论》、《三十唯识论》等。无著菩萨首畅大乘在阿输国大讲堂中,入日光定,夜升兜率天宫,请弥勒菩萨说《瑜伽论》,《广明五分十七地义》,并说《金刚经》大义,有八十行偈。无著约十八住处,造论二卷;天亲约断二十七疑,造论三卷。

二○五.师子传法

  《付法藏经》上说:佛以正法付大迦叶,迦叶展转付嘱,传至尊者师子,于厨宾国大作佛事,以僧伽黎衣传付弟子婆舍斯多。对婆舍斯多说:“如来正法眼藏,今转付于你,你应保护,普润未来际众生。现在且听我说偈:
  正说知见时,知见俱是心;
  当心即知见,知见即于今。
  如此之法,为大明灯,能照世间愚痴黑暗。是故诸贤圣人,皆相守护,更相付嘱,常转法轮。为诸众生起大饶益,断塞恶道,开人天路。佛法传至最后,逐渐衰灭。那时圣贤隐没,无能建立,世间暗冥,众生广造恶业,行十不善,命终多堕三涂八难。是故智者宜当观察无上胜法,有大功德,微妙渊远,不可思议。譬如商人,要过大海,必乘船舫,然后得度。一切众生也是如此,要想脱离三界生死大海,必须依仗法船,才能度脱。真善知识,能为众生作大利益,济诸苦恼,解除疑网。”

二○六.大法东来

  《佛祖统记》上说:我国后汉明帝永平七年(公元64年)正月十五日,明帝夜梦有一金人,身高一丈有余,全身紫磨金色,赫奕如日,变化非常,飞行在殿庭之上。清晨,明帝把夜间梦见金人之事告知群臣,以占是何预兆。有一太史傅毅奏说:“据臣览《周书异记》中所记载:周昭王甲寅四月八日,有五色光明,入贯太微,遍于西方。当时太史苏由向周昭王奏说:有大圣人诞生在西方,故现此瑞。千年之后,其圣教当传来我国。周昭王即令刻石记载此事,埋在南郊。昨夜陛下所梦之事,必定与西方圣人有关。”明帝也认为是对的。即派遣中朗将蔡悄等十八人,出使西域寻访。他们来到天竺月氐国时,遇摩腾、竺法兰二位沙门,便邀请以白马驮梵本经书及佛图像,同来洛阳。明帝闻悉请得天竺高僧,满心欢喜,便把他们安排在鸿胪寺。摩腾、竺法兰以沙门服谒见。明帝问说:“佛在世的那个时期,何以佛法没有传到我国?”摩腾说:“天竺迦毗罗卫国是三千大千世界的中心,三世诸佛皆于此国诞生。而且,无论天、人、龙、鬼,宿世有愿力的,也皆出生在那里,蒙佛度化悟道。其它国土,佛虽没有亲往,然佛光普照,过了五百年或千年后,皆有圣人分布在世界各国传佛声教,化度众生。”明帝心中大喜,即命在洛阳雍门外,建白马寺,请二位高僧长期住在我国,弘扬佛教。摩腾最初译出《四十二章经》,这便是佛法东来的开始。(完)


上一篇 下一篇《放生会开示》 本期目录页 关闭本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