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迦如来应化事迹(连载)

89、降伏六师

  《贤愚因缘经》上说:当时佛在王舍城竹园精舍中,为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说法。
  其时,瓶沙王已归依佛教,并得初果,信敬之心更加隆厚。当佛教尚未传至摩伽陀国时,其国原有富兰那等六师外道,以颠倒邪见说教,诳惑万民,使许多无知之徒误信邪教,恶党遍满。瓶沙王有一弟弟,也是信奉六师的,对六师极为倾倒,以为六师乃有道之士,竭尽家财,供给无乏。
  自从瓶沙王归依佛教之后,就殷勤方便劝告弟弟应去邪归佛。无奈弟弟执迷不悟,不肯听从王兄劝告,对王兄说:“我自有师,干嘛还要去奉佛?”并且派人去通知六师,共议如何对付佛。六师悉集,皆口出狂言说:“我等神通技能并不输于佛,何必怕他!”于是一齐来到王所,对国王说:“我们愿意以我们的智能、神化灵术,与佛比试高低。”国王同意,即领六师,并请佛同到试场。王对佛说:“六师要与你比试技术。唯愿世尊,奋其神力,化伏邪恶。”
  这时,佛升宝座之上,左有帝释,右为梵王护持,国王大臣,万众围观。佛徐伸臂,以手按座,即有五大神王,把六师从座位上拉下来;金刚密迹举起金刚杵,杵头出火,在六师头上比一比,吓得六师心胆皆裂,仓皇逃走。六师徒众求哀忏悔,愿为佛弟子,而成沙门。

90、持剑害佛

  《宝藏经》上说:佛在拘弥国时,该国有一婆罗门任宰相,此人狂暴无道。其妻邪恶狠毒,与夫无异。夫对妻说:“瞿昙沙门现在来此国内,到处说教。若他来时,你不要开门,让他讨个没趣。”
  有一天中午,如来忽然出现在婆罗门家中。婆罗门妻见了,心中不胜惊异,竟说不出话来。佛说:“你这婆罗门,愚痴邪见,不信三宝。”婆罗门妻一听此语,心头火爆,生大嗔恚,气得把满身璎珞都扯断,换上垢腻衣,坐在地上直发抖。
  其夫从外回来,见她这个样子,就问:“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欺负了你?”妻答说:“刚才瞿昙沙门来过,竟骂辱于我,说咱二人信奉婆罗门,愚痴邪见等等。”其夫劝慰说:“不要紧,且待明日,你开门等佛来了,我替你出气。”
  第二天中午,佛又出现在他家中,婆罗门立即取出利剑,猛地向佛身上刺去。佛现神通,忽然升上虚空,不伤毫发。婆罗门心生惭愧,当即五体投地,向佛说道:“唯愿世尊下来,受我忏悔。”佛即下来受其忏悔,为说法要。夫妇二人接受佛陀教化,俱得须陀洹道。
  当时,国中人民闻知此事,皆赞叹说:“世尊出世甚奇甚特!”佛对众人说:“非但今日降化如是恶人,过去之时,亦曾调伏降化如是恶人。”

91、佛救尼犍

  《杂宝藏经》上说:当时佛在舍卫国,降伏外道邪见,使六师及其徒众悉皆崩溃。五百尼子外道不胜彷徨,集在一起商议说:“我们的徒众都被佛感化去了,我们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烧身自尽算了。”于是各人抱来柴薪,堆在一起,准备投火烧身。
     如来大悲,为拔彼苦,来到他们旁边,使火不能燃。佛自入火光三昧。诸尼子见柴堆边忽然有大火聚,心生欢喜说:“我们不必费心燃火了。”便一齐投身于火光中,只觉身体清凉,极大快乐;并且看见原来是佛坐在其中,倍复庆悦,遂求欲出家。佛为说法,俱得阿罗汉,各人须发自落,法服在身,即成沙门。
  佛对诸比丘说:“从前有一商主,入海采宝,顺风而去,到达宝所。诸商人众,贪取珍宝,满载船中。商主劝告他们说:‘不要贪财过多!若超载过重,小心别把你们性命也搭上了,那可就划不来了。’诸商人见财眼红,哪里肯听,宁共宝死,不肯减却。商主只好把自己船中所有珍宝投弃海中,让诸商人上船;而那些宝船,因为装载极重,尽皆沉没海中。当时幸亏商主有极大悲悯心,才救了这一班商人性命,俱得平安而回。我今种种方便说法度诸外道,亦复如是。

92、初建戒坛

  《戒坛图经》上说;当时佛在祗树给孤独园中,有一位楼至菩萨来向佛提议建立戒坛,以备为四众弟子结戒、受戒。如来依言,同意创立三坛:佛院门东,是佛为比丘结戒坛;佛院门西,是佛为比丘尼结戒坛;外院东门南,置僧为比丘受戒坛。戒坛从地层起,围绕而上,共有三重,以表空、无相、无愿三空。此三空是入佛法初门。因为初学比丘,烦惑较重,不达空理,烦惑难以遣除。
  戒坛初成,天帝释施以覆釜,置于坛上以盛舍利。大梵王施无价宝珠,置覆釜上供养舍利,这样合起来共有五重,表五分法身(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大梵王所施宝珠,大如五升瓶,有大福德的人,能看见宝光照三千里之外;福德薄的人,却只见一片赤黑。
  戒坛圆满建成之日,十方诸佛诸大菩萨以及天龙八部护法诸天,皆云集而来庆贺。诸佛登上戒坛,共议制定结戒、轻重、持犯等相;又讨论关于度尼一事,将于正法不利。但过去诸佛皆有四众弟子,今亦不能例外。若度尼众出家,正法千年将减半。但尼众若能行八敬法,正法仍可住千年。故此佛院东、西二坛,唯佛所登,共量佛事。外院僧受戒坛,才是僧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传戒受戒之用。

93、姨母求度

  《中本起经》上说:当佛游化来到迦比罗卫国时,有一天,姨母大爱道来到佛所,对佛说:“我闻女人精进修行,同样可得沙门四果。所以我也想出家修道,求受具足戒。愿佛慈悲,允许我的请求。”佛说:“这可不行。我不同意女人出家、受戒、披法衣。女人自可在家学道,尽形寿清净修持梵行。”姨母哀求再三,都被佛拒绝。姨母十分伤感地退出,立在门外,不住地悲啼哭泣。
  这时,阿难刚好从门前经过,见伯母如此伤心欲绝,就上前询问何以如此?大爱道说:“因为佛不许我们女人出家,所以悲伤。”阿难说:“伯母且自宽心,待我进去向佛请求。”
  佛说:“阿难,你不必多费口舌,我不同意女人出家是有道理的。因为若使女人出家,必令佛清净梵行不得久住。”阿难说:“但伯母对佛有养育之恩,不该让她失望。”佛说:“姨母实于我有恩。我初生七日,母亲即命终,全赖姨母养育我长大。今我于此世界成佛,亦多有恩德于姨母。但由我故,使姨母得归依佛法僧,受持五戒,成就信、戒、施、多闻、智慧。”
  接着,佛又对阿难说:“假使女人要出家,必须尽形寿行持八敬法,不得逾越。审其能持八敬法者,才准许她们出家。”阿难把此语转告伯母,大爱道当即转悲为喜,表示坚决奉行佛的教敕,尽形寿受持八敬法。
  尔后,佛对阿难说:“以女人出家作沙门故,使我正法五百岁而衰微。因为有许多大事业大成就,是女人所无法担当得了的。

94、度跋陀女

  《本行经》上说:由于当时佛姨母及阿难的再三请求,世尊已同意女人出家。这时大迎叶以天眼观见跋陀罗女,在波离婆奢迦外道之处出家学道。大迦叶便唤来一位有神通的比丘尼,吩咐前往跋陀罗女处,对跋陀罗女说:“你以前的丈夫大迦叶,与我同师出家学道修行梵行。你今亦可往诣我师边,同修梵行。”
  跋陀罗问说:“你师是何等样人?”比丘尼答说:“我等本师释迦牟尼佛,三十二大人相庄严其身,具足八十种好、十八不共法、十力、四无所畏,大慈大悲、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皆悉具足。及诸弟子等亦复如是。”跋陀罗女说:“若果真如是,我自然愿意随从。”
  于是比丘尼共跋陀罗女,乘神通力,于顷刻间,来到佛所。跋陀罗女即至佛前顶礼,合掌说道:“唯愿世尊,许我出家。”世尊即命阿难领此女至摩诃波阇波提处,付嘱准其出家,授具足戒。
  跋陀罗出家之后,至空闲处,独自安静,远离尘垢,精勤苦行,心不放逸,不久即得解脱,证阿罗汉果,因自庆幸说:“生死已断,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


下一篇][返回本期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