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看治

  台中莲社阿娇居士的先生姓陈,是干土木建筑包工的,有一次接到一包办拆屋的工程,有一座二屋建筑物,与人契约定期一月必须拆除,若拆不好时要加倍罚款;并且契约上的条件,若有任何人因工受仿或是摔死,包工自己负责,与甲方无干。可是那座日据时代的建筑物(博物馆)盖得非常坚固,很不容易拆除,四壁皆是厚砖、铁板、水泥造成,十几个工人用铁槌与凿子打了一星期,只打了一个大洞而已,一面墙壁还没有拆掉。陈先生此时大为着急,自愿赔一万元与甲方废约,亦不肯,不然就得赔偿十几万元。
  阿娇为此也终日烦恼,与儿子振中两人,只得向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哀求,希望不要赔钱。一天清早,振中忽叫一声:“妈!你不要哭了,我们包办拆楼之事不要紧了。我咋夜梦见三藏法师,手拿一个赶蚊虫帚,领着一群金色猿猴,在半空中指挥,把我们包拆的那座房屋一刹那间就拆棹了,真是佛力无边!那金色猴子很漂亮!妈,那三藏法师所戴的帽子,就和我月前到戏院去看的电影《三藏取经》中的一模一样。”振中天真地告诉母亲。母子俩就再向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像前跪着祈祷,并且发愿要捐五百元给李炳南老师当时正要创办的一座收容孤儿的育幼院。
  真是福至心就灵!陈先生听了振中所说的梦,台语“猴子”与“钩子”发音一样,就想到用大铁钩钩壁,再用电机绞绳,一下子一面墙壁就倒了下来。这样一天之中就钩倒了好几座厚壁,不几天就全部钩除完成。
  陈先生这次拆屋工事,既未违约,又没有赔钱;还在钩壁工程中,更发生了两件不可思议的事。有两名工人从二楼上摔下来,竟没有受一点儿伤,地上尽是砖角、水泥块,如何竟未受伤?真是唯以相信!还有一事。是每在钩壁倒下之前,必须四面查看,有没有工人在附近,以免倒下压伤。有一次就在陈先生查看以后,突然走来一位女工,要来工作,恰好一面墙壁被钩倒下来,以两寸之差,几乎就被压死。很多工人都问陈太太阿娇:“你们家的土地公力什么这样灵,每次都保佑你啊?”阿娇说:“我家不是拜的土地公,我们是供的西方三圣,一佛二菩萨,每天都念‘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
        在莲社双修念佛班星期日讲经念佛那一天,阿娇满面笑容地送来新台币五百元,要捐给新建的育幼院,叫我代为送去;并且还说,这次工程全是佛菩萨大慈大悲的感应。她又把前后经过说给大众听,说到振中梦见三藏法师领一群金色猿猴指挥拆屋的时侯,我即时为她解释说:“振中认为电影中的三藏法师,也许就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手中拿的是拂尘,或是柳条,不是赶蚊虫的。”当时双修班的班员都异口同声你赞佛菩萨的法力无边,不可恩议!并且赞美阿娇母子的虔诚。


下一篇][返回本期目录页][返回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