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扬护法卫教精神

宽严法师 

    处在今日的时代,邪恶的势力,魔外的混淆,常使正法蒙蔽不彰,为佛弟子大发扬护法卫教的精神,则不能驱除一切障碍,面确立正信之法幢,使人群社会同获吸取佛教甘露法味之滋润。
    历史上有两位模范人物,可堪称护法卫教之楷模,其一为中国隋炀帝时代的大志禅师,其二是佛在世时称为“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第一位大志禅师因见当时隋炀帝荒淫无道,置离宫四十余所,沉迷酒色,劳民伤财,民怨沸腾;且摧毁佛教,故意贬低僧伽地位。大志禅师悲愤大法之凌夷,痛不欲生,于是慨然上书向隋炀帝请愿,说:“愿陛下兴显三宝!衲愿燃烧一臂,以报国恩。”隋炀帝觉得奇怪,要看个究竟,就下旨允准,并设大斋法会,京中七众弟子纷至集会。
    届时,禅师三日绝食,清其神志,遂登高座,把烙铁烧红以烙其臂,吱吱有声,臂肉焦黑,再用刀截断,肉裂骨现,又烙其骨,到了晚上,拿布裹之。灌上油,燃以火,火光佛光照耀嵩岳山谷。
    当时在旁观看的人,莫不怆然,不忍卒睹,烧在大志禅师身上,像痛彻自身的骨髓一样。但是大志禅师本人却神态安详,一边烧,一边诵《法句经》及赞颂诸佛如来胜妙功德,等臂烧尽了才走下台来,跏趺入定,七日后而圆寂。
    当时隋炀帝惊叹大志禅师这种舍身为教的无畏精神,正是行人所不能行,忍人所不能忍,于是深生痛悔,不敢再藐视佛教及僧宝。这就是卫教的典型。
    为什么大师有这种超人的道力呢?原来他平素实践苦行头陀的生活,根据历史杞载,他是会稽人,俗姓顾,礼天台山智者大师为师。因其神采洒落,高标物表,所以智者大师为其取法名曰“大志”。禅师皈佛之后,二六时中,诵持不辍。后又参仿诸善知识,虚心请益。开皇十年,曾游庐山,住干峰顶寺,诵持《法华经》,朗朗清音,引人向往。后来又赴莲华山甘露峰之南,建立静观道场,修头陀苦行,孑然一身,不避虎狼,每闻及有虎狼出没之处,却特意往就之。但奇怪得很,恶兽见之皆避开,而不敢加以伤害。平时粗衣淡饭,而肤色白皙,唇如丹朱,言淡爽朗。有潇逸风度;而当其挺身卫教之时,却有视死如归之勇。
    大师曾自撰誓文七十余页,悲愿卫教,出于至诚,读其文者莫不为之流泪。自其圆寂之后,其同道每于岁暮则齐集一堂,披诵其遗誓之文,以纪念之。我们看了大志禅师这段史实,如果不激发来宣扬佛陀文化的遗产,岂不愧杀为佛弟子的责任!
    第二位,再说到富楼那尊者。富楼那尊者天生有一副慈祥恺悌的面貌与风度。他的家庭在当时印度是算得上有名的巨富。可是他觉得世同财宝聚散靡常,唯有真理才是永远可以宝贵的东西。所以决心割爱辞亲,皈依大圣佛陀,发愿要跟佛陀宣扬觉世的真理。
    有一次,他在佛陀开示后,请佛慈悲允许他到输卢那国去弘法。佛弟子的热心弘法,佛陀哪会不欢喜!可是怫陀知道输卢那国这个地方,是个文化非常落后、交通极其不便、民性野蛮、社会秩序很是紊乱的地方,一般外人迸去,是可能白白丢掉性命的。所以,佛陀就说:“富楼那,教化众生,我很嘉许你的志愿!但是那个地方,我却很不放心。最好你另外迭择一个教区,那个输卢那国,还是不去的好!”
        富楼那听了,知道佛陀慈爱的心情,就再向佛陀请求说:“佛陀!您慈悲爱护我们弟子,我难以用言悟来表达感激!不过我觉得像输卢那这样偏僻的小国,没有人肯发心前去教化他们,所以越需要佛法的净化。为了正法的弘扬,为了人群的救度,实有一去的必要。去了以后,只要佛法能在那里生根,只要人民能够得到法益,我就满心炊喜;至于我区区个人的安危、实在没有顾虑的必要。同时我深探地相信,在佛陀慈光加被之下,我会平安地完成任务的。恳祈佛陀慈悲允许,准我前去吧!”
        佛陀的容颜放射出慈祥之光,佛陀很高兴富楼那为法忘躯的精神!但为考验他的意志是不是坚定,同时也要鼓励左右弟子学习富楼那尊者弘法的精神,于是又很亲切地问道:“富楼那!你说得不错。不过我要问你,你到输卢那国之后,假使他们不肯接受你的教法,反而讥笑你、谩骂你,你怎么办呢?”
        富楼那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佛陀!我觉得那儿的人民很好,他们只是用口骂我,还没有动手打我,仍是可以化导的人民!”
        “假定动手打你,那你又怎么办?”佛又进一步地试问。
    富楼那痛快地回答说:“佛陀!在别人或以为他们不像样子,但我觉得他们还是很好,只是动手打我,没有残酷地把我打得头破血流,可见他们还有人性!”
        佛陀看他意志这样坚定,又紧逼一句问他:“万一他们失去人性,挥舞起刀剑、棍棒,刺伤你的身体,打破你的头额,那你又觉如何?”
        “我还是觉得他们很有人情,并未忍心把我活活打死。”富楼那坦然地回答。
    “假若他们把你一棒打死呢?”佛陀不放松地再问。
    尊者回答说:“他们就是一棒打死我。我就更要感激他们了!因为他们异帮助我的道业,协助我迸人涅盘的境界,也帮助我以这色身生命,来报答佛陀的恩惠,我是不会感到遗憾的。只是他们那徉做,对他们并没有好处。”
        佛陀大喜,称赞道:“富楼那!你不愧是我的真弟子,修道、布教、忍辱,你的心境都能泰然而不动。我们欢送你起程!”
        富楼那受到佛陀的赞扬鼓励,内心充满着信心,拜别佛陀踏上征途。他到输卢那国先学会土语方言,并先替人民治病,翻山越岭,救助人民的疾苦,日夜不停,所以人民见之,就好像遇到救星,非常亲切。后来他慢慢地把五戒、十善等浅显的佛法加以开导,感化了无数的人民。后来竟然收了五百大弟子,建立了五百僧伽蓝。
    以上二位先贤,一个是舍身卫教,一个是为法忘躯,都取得了辉煌而不朽的成就。这种英烈可歌可泣的遗晖,在今日魔强法弱的寸代,是更需要佛弟子们的时时警策,而认识到弘法宣传的重要性,以及如何才是真正的报答佛恩!


[下一篇][返回本期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