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地狱由心造

  经常有人这样问:“有没有天堂?有没有地狱?天堂地狱究竟在哪里?”事实上,天堂地狱也不必向外寻找。天堂地狱就在我们的心里。举个例子:我们吃一顿早饭,这颗心就一会儿在天堂,一会儿在地狱,甚至在十法界的饿鬼、畜生、阿修罗、人、天、声闻、缘觉、菩萨、佛的境界。这颗心很活跃,会在一天之内周游很多次,那情况是怎样的呢?请看:
  我们早上起床,本来无忧无虑,无愁无恼,打打坐,念念佛,心境就像佛一样清凉;刷牙洗脸时,想想今天要给什么人解决困难,要把什么事代人安排……这时为人服务的心就是菩萨的心;坐到餐桌上,感到肚子饿,一看早饭还没有端上来,就“快点啊!快点啊”地叫喊,这时,饿鬼的心就生起来了;等到早饭端来了,一看只有两样菜,每天都是花生、豆腐这两种,简直不能入口,不能下咽,这样计较分别,阿修罗的心也就生起来了;甚至筷子一摔,桌子一拍,大骂几句,怒从心上起,不在家里吃饭了,地狱、畜生的心就随着怒火燃烧而出现了。坐在车上听见身旁乘客说起非洲饥荒,看到报纸所载大火凄惨的报道,悲悯的心一生起,人、天,菩萨的种种心也随之出现了。
  你们看,一忽儿佛菩萨,一忽儿地狱、饿鬼、畜生,一个一个相继出现。半天工夫,时而人、天上台,时而声闻、缘觉现行,我们天天在这样的心里活来死去,忽而欢喜,忽而愁苦,有时是痴迷贪恋,有时又澹泊自在;或上升于清凉法界,或辗转千名利场所,这不就是天堂、地狱吗?
  《华严经》说:“心如工画师,能画种种物。”世间最好的艺术家,就是我们自己的心。这颗心想象什么东西,就成为什么东西。过去有个人雕刻夜叉、罗刹,他天天模拟夜叉、罗刹的表情,想啊想的,想得时间长了,不知不觉一脸横肉,变成很凶恶的样子。
  后来遇见一位法师,法师看到他一副恶鬼形象,觉得奇怪,就问他:“咦!你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个雕刻家很苦恼地照实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啊!我本来不是这个样子的,由于我雕刻夜叉、罗刹,刻着刻着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法师想了想,微微一笑说:“原来如此。阿弥陀佛!施主,我看你换个方式,改为雕刻佛菩萨的像吧,说不定另有一种变化呢。”
  这个雕刻家别无他法,就来试一试吧,于是天天观想菩萨的庄严,模拟菩萨的容貌。说也奇怪,日子一久,他的面相慢慢变得慈祥了、端庄了,比本来面貌还要和善许多。他这才知道心能转相:心里种什么因,心外就结什么果。
  我们有些人生得庄严美丽的,就很骄傲得意;长得难看的,就怨怪父母把自己生得丑陋,这是不对的。假使你希望自己美貌,有尊贵的气派,那就应该净化自己的心。如果心能净化、天堂都能上去,何况区区的体质容貌,要变善变美,有什么难呢?
  过去有一个将军向白隐禅师求法,他疑惑地问:“禅师,真有天堂、地狱吗?”禅师说:“有啊。”将军又问:“那么天堂地狱又在哪里呢?”
  白隐禅师打量了他一番,问道:“你是什么人?”将军回答说:”在下是一员武将。”禅师大笑:“哈哈,笑死人了。就凭你这一副讨饭的模样,也配做将军吗?哈哈!笑死啊,笑死人了!”
  这位将军勃然大怒,心想:我谦虚诚恳地来问道,来请教佛法,你怎么一开口就骂人呢?真是太无礼了!于是怒气冲冲地拔出腰间宝剑,向禅师一剑砍来。白隐禅师笑声一收,伸手向将军一指:“你看,地狱之门开启了!”
  这个将军一听,心里面像闪电样一转,立刻懂了,刹那间对自己的粗暴无礼觉得惭愧,赶忙放下利剑,恭恭敬敬地向禅师道歉说,“小将愚痴,多有冒犯,尚望禅师原谅!”
  白隐禅师哈哈笑了起来,点点头说:“你看,这不就是天堂之门开了吗?”
  我们人生一世,究竟要上天堂,还是要下地狱,别人都不能替我们作主,能作主的是自己的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