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敌人

依空法师

  印度的琉璃王率领着一百万的大军,浩浩荡荡地唱着胜利的凯歌,准备回国。将士们的盔甲擦得雪亮,闪耀着夺目的光芒;高昂的歌声响彻云霄,铿锵悠扬,充满自信。
  军队经过滔滔的大海边。海浪拍打着岩石,留下凹凸的岁月痕迹。峻崎的岩岸上,站着一个庄稼汉子,高举双手对着怒吼的海涛大叫:“我胜利了!我胜利了!我终于打败了宇宙之间最大的敌人。”
  好奇的琉璃王上前作揖问道:“仁者!刚才听你兴奋地大喊战胜了敌人,不知道你动用了多少兵马?”
  “我不费一兵—卒而降伏万军。”
  “咦?这就奇怪了!我刚刚率领一百万的精锐雄兵,经过三个月的浴血奋战,才将顽强的敌国军队歼灭;你究竟动用了什么战术,不费吹灰之力而能战胜敌军?请你将战争的心得教导于我。”
  “心外的敌人不是真正的敌人,心内的烦恼才是可怕的魔军。我是用般若智慧,降伏了宇宙间最大的敌人——自性的烦恼魔军。”
  “此话怎讲?”琉璃王一脸疑惑地追问。
  “大王!我本来是一个种田的农夫,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逍遥又惬意。但是我又非常向往出家人托钵行脚、随缘度化的生活。于是我便向佛陀请求,请佛陀慈悲接受我为弟子,剃度出家。佛陀终于接受我的虔诚恳求,让我披上袈裟,成为僧团的一分子。”
  “你既然已经成为出家僧侣,为什么又身着世俗的衣服,站在此地狂呼呢?”
  “我虽然剃去鬓发,身着福田衣,但是我的心却念念不忘昔日耕种的那一把锄头。因此,我出家前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把锄头藏好。每天托钵回来,总要去看看、摸摸那把可爱的锄头。我虽然身在佛门,却又不能忘情耒耜躬耕的快乐,所以我请求佛陀广开法门,让我还俗,回到田野,重新过着越陌度阡的稼穑日子。”
  “佛陀答应了吗?”琉璃王焦急地问。
  “佛陀为了随顺众生的根性,还是满足了我的心愿。我终于能够再度扛着心爱的锄头,迎接朝阳,脚踏大地,但是我的心依然惴惴不安。荷锄农耕的日子固然逍遥快乐,但是毕竟比不上出家生活的随缘放旷、自在无碍。后来,我下定决心,决定安身立命于寺院僧团,因此我再去请求佛陀接受我为弟子。如此七进七出。”
  “你这样出尔反尔,七进七出,不是让佛陀为难吗?”
  “惭愧!惭愧!这一切反复无常的行为,都是因为这颗心的贪执愚昧。因此,今天我来到海边,把心爱的锄头丢弃到大海之中,破釜沉舟地拔除了我对世俗的眷恋不舍。现在我终于降伏了宇宙之间最大的敌人,那就是我们心内的贪痴迷妄。”
  “你才是真正善战的英雄,我实在比不上你呀!”琉璃王无限赞叹地说。

  世间有许多的东西使我们放不下,我们的身体住在房子里面,而我们的心却住在更多的地方。心有时住在一个人的身上,有时住在别人的一句话、一个脸色上,甚至住在一件东西的上面,比如譬喻中的锄头贤人因为牵挂锄头,而差一点失掉慧命。王阳明说:“捉山中之贼易,捉心中之贼难。”心中的八万四千烦恼魔军,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如何对治自我的心魔?般若的慧剑,一念的灵明,便能不动干戈而天下平。心非善恶,善恶由心,心之力量,何其大矣!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