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上的忏悔与修持上的忏悔

  人生短暂,就像轻烟与飞雾。有的人追求爱欲荣华,过着愚痴烦恼的生活;有的人断欲守空,过着清净清凉的日子。崇高与卑微,全在感情的一念取舍。
  我们在感情的生活里,要有忏悔的心情,觉得这件事我对不起某人,这个地方是我错了,这种情形是我疏忽了……,日日忏悔,日日改进,性情胸襟自然开阔,生活品质自然能提升,否则每天被感情牢制束缚,住在五欲六尘的牢狱中,不能超拔,不能解脱,那种嗔恚惊怖、垢秽怨祸的日子,实在是苦不堪言!
  佛经里记载一段事情,说明忏悔的心不但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并且能改变一个人的相貌。印度波斯匿王膝下,有一个丑陋的女儿,因为长得实在难看,即使贵为公主,恐怕也没有男子喜欢她。国王不得已,只好在贫民窟中找了一位青年,赐与高官厚禄,让他与公主成亲。婚后,这个青年因为公主实在丑陋,见不得人,不敢带她出双入对地参加宫廷应酬,每次盛宴都是只身前往。
  日子一久,大家都觉得奇怪,怎么驸马老爷不带公主出来?莫非公主美如天仙,怕别人看了怦然心动,所以深藏不出?有几个跟驸马交情好的官员决定一探究竟,商议把驸马灌醉,偷了他身上的钥匙,去他家拜见美貌的公主。
  而被锁在家里的公主,因为感伤自己的丑陋,使夫婿在人前抬不起头来,日日虔诚地在佛前礼拜,忏悔自己丑陋的业障。当她恳切忏悔的时候,说也奇怪,原来粗糙不堪合掌的双手,渐渐变得雪白润泽起来;那双瞻仰佛的细眼,也慢慢变得晶莹美丽;而当她向佛陀倾吐心曲、求佛宽恕的时候,整个人忽然变得气质高雅,仪态优美。当那些官员偷偷窥见虔诚礼佛的公主时,个个屏气凝神,见公主果然千娇百媚,国色天香,几乎看呆了。回去后,纷纷责怪青年驸马自私小气,藏美人于深宫之中。
  从这个故事可以了解,忏悔者常获三宝加被;忏悔者多能移情化性;经常在感情上忏悔的人,能洗涤一切烦恼垢秽,长养无边善根,消除业障,种植福田。
  至于修持上的忏悔,天台宗有三种忏悔法门,就是:
  1.以戒律门忏悔:精持戒律,夙夜不懈的修持,犹如大火,烧去一切情识障。
  2.以功德门忏悔:常行功德,供养三宝的修持,扰如春风,消去一切烦恼障。
  3.以无生门忏悔:勘破生死,修习无我的修持,犹如净水,洗去一切知见障。
  修持忏悔的法门虽多,最重要的是真诚发露。发露,就是把自己的罪过在大众面前坦诚无讳地说出来。从忏悔的情况,可以看出一个人忏悔的心情。如果是上品诚挚恳切的忏海时,会痛哭流涕,全身流血;中品的忏悔,至少也会满身大汗淋漓,懊悔如死;最普通的下品忏悔,则是涕泪纵横,俯身不省。
  忏悔要发心,至诚发心,罪业才能消除。过去有一个小沙弥在走夜路时,不小心踏死了一只青蛙,师父知道以后,神色黯然地责怪小沙弥说:“你怎么可以随便踩死生灵呢?阿弥陀佛!这一罪业深重啊!为免业报轮回,你只好到后山悬崖舍身谢罪了。”
  小沙弥一听,刹那间犹如五雷轰顶,这才知道,祸根大了,只好含泪拜别师父,万分伤心地来到山后悬崖边。到了那面,往下一看,唉哟!又深又暗。这时命在须臾,小沙弥心想:跳下去粉身碎骨必死无疑;不跳呢,三涂受苦累世轮回,业报逃不掉,这可怎么办呢?小沙弥左思右想,真是进退两难,忍不住掩面痛哭了起来。
  就在他哭得好伤心的时候,有一个杀猪屠夫经过,看到小沙弥跪在路旁哀哀痛哭,觉得很奇怪,就上前探问。小沙弥便一五一十地把前因后果说了一番。屠夫听了顿时悲从中来,悔恨万分说:“小师父啊!你不过无心踏死一只青蛙,罪业就这么重,要跳崖自杀才能消业;我天天杀猪,屠来宰去的,满手血腥,这罪过岂不是无量无边,不知有多少深重了!唉!小师父呀,你不要跳崖了,让我跳吧!应该悔罪赴死的是我啊!”
  屠夫一念忏悔心生起,就毫不迟疑地纵身朝悬崖一跳。当他随风飞堕,眼见要命丧深谷时,一朵祥云冉冉从幽谷中升起,不可思议地托住了屠夫的身子,救回了他的命。
  这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涵义,正是显示修行忏悔的稀有殊胜。真诚的忏悔,可以洗清我们无边的罪业,还给我们本来清净的面目,比如磨镜,垢去而光现。
  过去有一位学僧,拜访越溪禅师向他求道:“禅师,我潜心研究佛学和儒理二十年了,对于禅法还一窍不通,您能开示我一些吗?”越溪禅师二话不说,挥手一巴掌迎面打去,吓得学僧夺门而逃,心中莫名其妙,在法堂外越想越气;正要回去找禅师理论时,首座老禅师恰好来到。老禅师见他一脸怒容,就和颜悦色地问他:“出了什么事吗?到我那里喝杯茶吧!求道的人有什么事值得生气呢?”
  学僧一边喝茶,一边抱怨越溪禅师无缘无故地挥掌打他,没有佛门风度……,正说到气头上,冷不防老禅师笑了起来,扬手兜头打他一巴掌。学僧一怔,手上的茶杯哗啦一声掉在地下,半晌作不得声。只见老禅师含笑问道:“刚才你说,你已懂得佛学和儒理,只差一点禅法;我已用禅法供养你了,你晓得什么是禅法吗?”
  学僧被问得张口结舌,不知怎样回答。老禅师看他怔忡犹豫,接着问他,还是回答不出来。老禅师就卷起袖子,微笑地说:“真不好意思,请看看我们的禅法吧!”说着就低头俯下身去,把破碎的茶杯一一细心捡起来,又从容地拿着抹布,徐徐把溅洒了一地的茶水擦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痕迹;这才悠然微笑立起身来,感喟地说:“禅法禅法,这不是禅法吗?”学僧一凛,这才悟出:佛法不是口舌哓哓的空谈,而是日用修持的本领。当下拜倒受教。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