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烦恼 写在沙滩上


林清玄



    有一个中年人,年轻时追求的家庭事业都有了基础,但是却觉得生命空虚,感到彷徨而无奈,而且这种情况日渐严重,到后来不得不去看医生。
    医生听完了他的陈诉,说:“我开几个处方给你试试!”于是开了四帖药放在药袋里,对他说:“你明天九点钟以前独自到海边去,不要带报纸杂志,不要听广播;到了海边,分别在九点、十二点、三点和五点,依序各服用一帖药,你的病就可以治愈了。”
        那位中年人半信半疑,但第二天还是依照医生的嘱咐来到海边。一走近海边,尤其在清晨,看到广大的海,心情为之清朗。
    九点整,他打开第一帖药服用,里面没有药,只写了两个字“谛听”。他真的坐下来,谛听风的声音、海浪的声音,甚至听到自己心跳的节拍与大自然的节奏合在一起。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如此安静地坐下来听,因此感觉到身心都得到了清洗。
    到了中午,他打开第二个处方,上面写着“回忆”两字。他开始从谛听外界的声音转回来,回想起自己从童年到少年的无忧快乐,想到青年时期创业的艰困,想到父母的慈爱、兄弟朋友的友谊,生命的力量与热情重新从他的内在燃烧起来。
    下午三点,他打开第三帖药,上面写着“检讨你的动机”。他仔细地想起早年创业的时候,是为了服务人群,热诚地工作;等到事业有成了,则只顾赚钱,失去了经营事业的喜悦;为了自身利益,则失去了对别人的关怀。想到这里,他已深有所悟。
    到了黄昏的时候,他打开最后的处方,上面写着“把烦恼写在沙滩上”。他走到离海最近的沙滩,写下“烦恼”两个字,一波海浪立即淹没了他的“烦恼”,洗得沙上一片平坦。
    当这个中年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再度恢复了生命的活力,他的空虚与彷徨也就治愈了
    这个故事是有一次深研禅学的郑石岩先生谈起关于高登(ArthurGOrdon)亲身体验的故事。我一直很喜欢这个故事,因为它在本质上有许多与禅相近的东西。
    “谛听”就是“观照”,是专心地听闻外在的声音,其实,“谛听”就是“观世音”,观世音虽是菩萨的名字,但人人都具有观世音的本质,只要肯谛听,观世音的本质就会被开发出来。
    “回忆”就是“静虑”,是禅最原始的意涵,也是返观自心的初步功夫。观世音菩萨有另一个名号叫“观自在”,一个人若不能清楚自已成长的历程,如何能观自在呢?
    “检讨你的动机”,动机就是身口意的“意”。在佛教里叫作“初发”,意即“初发的心”。一个人如果能时时把握初心,生掌意念,就能随心所欲不逾矩了。
    “把烦恼写在沙滩上”,这是禅者的最重要关键,就是“放下”。我们的烦恼是来自执著,其实执著像是写在沙上的字,海水一冲就流走了,缘起性空才是一切的实相,能看到这一层,放下就没有那么难了。
    禅并没有一定的形式与面貌,在用世的许多东西都具有禅的一些特质,禅自然也不离开生活;如何深入于生活中得到崭新的悟,并有全生命的投入,这是禅的风味。
    有一个禅宗的故事这样说,一位禅师与弟子外出,看到狐狸在追兔子。
    “依据古代的传说,大部分清醒的兔子可以逃掉狐狸,这一只也可以。”师父说。
    “不可能!”弟子回答,“狐狸跑得比兔子快!”
        “但兔子将可避开狐狸!”师父仍然坚持己见。
    “师父,您为什么如此肯定呢?”
        “因为,狐狸是在追它的晚餐,兔子是在逃命!”师父说。
    可叹息的是,大部分的人过日子就像狐狸追兔子,以致到了中年,筋疲力尽就放弃自己的晚餐;纵使有些人追到了晚餐,也会觉得花得那么大的代价才追到一只兔子,就感到懊丧。修行者的态度应该不是狐狸追兔子,而是兔子逃命,只有投入全副身心,向前奔驰飞跃,否则一个不留神,就会丧于狐口了。
    在生命的“点”和“点”间,快如迅雷,没有一点空隙,甚至容不下思考,就有如兔子奔越逃命一样。我每想起这个禅的故事,就想到:兔子假如能逃过狐口,在喘息的时候,一定能见及生命的真意吧?!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