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陇原佛学网站/佛学通讯/总第338期(2024年第5期)/第三版 大德行迹

共享到:

 
  

五种不正见
□净界法师

  当一个人先入为主,一开始没有亲近善知识,自己在心中打妄想,立出一个知见之后,就很难接受善知识的善见,后果当然是招来很多苦恼。因为错误的知见,会引生错误的行为;错误的行为,就会招感痛苦的果报。他没有看清宇宙人生真相,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分不清楚;所以给自己带来很多痛苦,也不知道痛苦的根源来自于不正见。
  经上说不正见有五种情况:“复有五种:一萨迦耶见。萨迦耶义翻积聚,亦名身见,谓于五蕴执我、我所,一切见趣所依为业。”
  
一、“萨迦耶”,翻成中文叫积聚,亦名身见;主要是指我们的五蕴:色、受、想、行、识。为什么叫积聚呢?就是同一类性质的;把这些有质碍的东西,如血肉、筋骨等等,汇归成一类叫做色蕴;还有我们身体当中的感受,也就是受蕴,乃至于想、行、识蕴,简单说就是指五蕴。
  “谓于五蕴执我、我所,一切见趣所依为业。”是说我们在五蕴当中,执着这个是“我”、一切法是我所受用的。以下这四种邪见──边执见、见取见、戒禁取见,乃至邪见,都是依此“萨迦耶见”而生起的,这个根本邪见就是“我见”。所谓“我见”认为这一念心,有一个恒常住、不变异自体叫做“我”。“我”能做什么事呢?我能够造善业、也能造恶业,也由这个我去得果报。假设是深信因果的人,就会依止这个“我”去造善业,假设这个我还不信因果,那我就什么事都做了,这就是“我”。
  佛法否定这种看法,佛法认为我们的身心,无时无刻不断变化,你造一个业,你的身心、思想就会起变化。比如说你恶业造太重了,去当一条蛇,蛇的思想跟现在当人的思想完全不一样;蛇的工作就是为了饮食、住处而生活,思想比较低劣;不要说差那么多,如果你下辈子做一个女人,思想也不一样了;女人的生命就是把家庭照顾好、子女养好。所以我们的思想随业力转变,出现什么果报就产生什么思想,哪有一个“我”呢?既然没有一个“我”,但是在《成唯识论》中,外道就问难说:如果没有“我”,那这个因果关系就不能建立了。为什么?因为要有一个“我”去造善业,一个“我”去得果报,才能够使令生命相续下去;假设“我”不可得,那这个生命就断灭了。
  《成唯识论》的论主就回答说:生命的相续不一定要依止“我”,而是依止心识的流动──你这一念心识去造业,下一个心识去得果报,心识就像流水一样,可能经过佛法的熏习,层次会提高,假设堕落的话,层次就会降低,所以心识也受业力的熏习。所以生命的变化,是由心识去造业、也由心识去得果报,不一定要依止“我”才能够让生命相续。这是佛法的根本知见──万法唯识,在一切法毕竟空当中,生命之流之所以能够建立,是我们有明了的心识,由现前一念心识去造业、也由心识去得果报,而心识本身刹那刹那变化,所以讲“我见”是一切邪见的根本。
  
二、“边执见:谓即于身见,随执断常,障出离行为业。”所谓边执见是对于色身的果报体,执着它是断灭、或者执着它是常住,因此而障碍我们的出离行。这个边执见,就是落入一边;佛法对生命现象是说“不常又不断”,就像流水一样,它不断灭恒常流,但也不是常态──不断亦不常。但是“边执见”执着生命是断灭的──没有过去生、也没有来生,生命从出生到死亡,就这一期生命而已;当我死了以后,人死如灯灭,色身消失了,心识的明了性也消失了,“我”在宇宙间就完全不存在了,就是人死如灯灭。既然没有来世,那断恶修善、皈依三宝就没有意义了。人生的目的是什么呢?及时行乐,只要能够让你快乐的事,你就去做。所以这种观念不得了,很容易造罪业。虽然你认为没有来生,但是等你死了之后,照样得果报;你的思想是这样,一切法的真实相,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所以断灭见这个观念,是很严重的错误。
  这第二种边执见是常见,一般佛弟子不容易有断灭见,但是容易生起常见。我们在世间要是有一点福报,身体健康心情愉快,财富眷属也有了,就不会想到死亡这件事。总认为我今天活着、昨天也活着,明天、后天也应该活着,心中没有无常观,很容易使令我们懈怠,不知道及时修行。怎样对治常见呢?宗喀巴大师,提出三种思惟方法:
  第一、思惟我们今生决定要死,我们终有一天要面对死亡。在美国纽约有一个事业有成的生意人,但是得到了癌症。很多人都是这样,大学毕业以后就冲刺,好不容易事业有成,但是身体垮掉了。他就是不甘心啊,现在是他生命的辉煌时代,怎么会得到癌症呢?就剩下几个月了。他就带着苦恼的心情去见一位上师。这上师跟他讲说:“其实,在你出生的那一天,就注定死亡会到来”!这件事情是每一个人迟早都要面对的问题,但是谁会想到“我今天会死呢”?所以“思惟今生决定要死”,就是你要为死亡准备一点资粮!我们都会想为自己买个房子,也为子女买个房子,为现世的安乐资具做很多精神体力的付出,但是对来生的生命根本不愿去准备,因我们没想到会死亡。既然你在因地把所有精神体力都放在暂时的今生安乐,等到死亡到来的时候,你今生的安乐全部被破坏掉,你就一点资粮都没有了!所以一定要想到,古德常说:“饶汝千般快乐,无常终是到来”,这件事情很重要!
  第二、思惟死无定期。没有一个人知道死亡什么时候会到来。那我应该什么时候为死亡准备资粮呢?年纪大再来准备吗?不可以!因为我们随时会死亡,棺材是装死人,不是装老人,年轻人死的多的是。所以对死亡的资粮准备,要趁现在就赶快准备,因为死亡的因缘随时会到来,这个谁也不敢讲,所以现在就要准备来世的资粮。
  第三、思惟死时除佛法外,余皆无益。那我应该为来生准备什么资粮好呢?是准备世间的资粮?还是准备佛法的资粮,其实这对临命终才有帮助。当死亡到来的时候,世间的一切资粮都破坏掉了,只有三宝的功德,在你内心当中所栽培的信心、惭愧、无贪、无嗔、无痴,以及对阿弥陀佛皈依的心,还有布施波罗蜜、持戒波罗蜜、忍辱波罗蜜、般若波罗蜜这些功德,才能真正带到来世去。所以我们应该要为死亡提前准备资粮,准备佛法的资粮。这就是以“念死无常”,来对治我们“常”的颠倒。
  印光大师他在佛堂中就安置一个“死”字,经常提醒自己死亡随时到来,这样我们就会知道,现在应该造什么业比较适合。藏地有个上师说:他一天修“念死无常”,要修六到七次,可见得这个法门相当重要。它能够提醒我们:在短暂的人生当中什么是该做,什么是不急着做,才不会把生命空过了。“谓即于身见,随执断常,障出离行为业。”所以说:当我们生起断灭见、常见的思想,就很难为下辈子准备好资粮。这是边执见。
  
三、“见取,谓于诸见之中,随执一见,及所依蕴,执为最胜,能得清净,一切斗诤所依为业。”见取见,是对于前面的断见、或者常见,随执一种知见;或是“及所依蕴,执为最胜”,对于所依止的五蕴——色、受、想、行、识五蕴,执为最胜。对五蕴“执为最胜”,欲界凡夫多数是不会的,欲界的五蕴很粗重;多数是指色界跟无色界的天人,他们的色法能够放大光明、特别精妙,那个明了性,明静不动犹如止水,也特别殊胜;若身、若心,都特别的精妙殊胜,就认为依此能得清净的涅[般
木]果法。
  佛在世的时候,有些大梵天王也会前来听法,回到大梵天,其他天王就问说:“你刚刚去哪里,怎么没看到你呢”?“我去听佛陀说法”。“唉,你干嘛去听佛陀说法?我们这个地方就是涅[般
木]了,还有什么涅[般
木]呢”?他以为入了大梵天初禅的境界就是涅[般
木]了。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及所依蕴,执为最胜”,其实这还是一种五蕴的境界,是善业所支持的因缘所生法,还没有真正跟真如法性相应,但他不知道。
  “能得清净,一切斗诤所依为业。”那么他执着此为最殊胜,有什么功德呢?“能得清净”,因为各执己见,这时候思想的斗诤就生起来了。这在《唯识学》有一个说法,说是非果计果──不是真实的道果,执着它是真实的道果,非果计果就叫见取见。
  下一个“戒禁取”是“非因计因”,刚好相反,不是清净的因,却执着就是。
  
四、“戒禁取,谓于随顺诸见之戒禁及所依蕴,执为最胜,能得清净,无利勤苦所依为业。”这是依于种种邪见、产生很多邪知邪见的戒律。这种邪知邪见的戒律,好比这个外道修禅定时,在禅定当中看到这个牛、狗生天了,他只看今生的情况,不知牛跟狗由于过去的善业起现行而生天,以为是牛的行为、狗的行为,能够生天;所以出定以后,就要求他所有的弟子,怎么做呢?从今天开始,大家向牛学习、向狗学习。为什么?我在禅定当中看到牛、狗死后生天了,所以大家从今以后,就不是走路了,在地上爬,学牛的行为、学狗的行为。其实这样的行为,并不是生天的因啊──非因计因。
  “及所依的五蕴,执为最胜,能得清净,无利的勤苦所依为业。”因为不正确的知见,被认为是最殊胜能得涅[般
木]的清净法,因此很多无益的苦行,就生起来了,这叫戒禁取。
  
五、“邪见,谓谤无因果,谤无作用,谤无实事,及非前四所摄诸余邪执,皆此邪见所摄。”这个邪见也就是谤无因果。是说外道在修禅定的时候,看到一个人,从小到大修习很多善业,在世间上是个好人,乐善好施,但是他临命终的时候,遇到恶因缘、起了恶念,这个恶念触动到他过去的恶业,结果堕到三恶道去了。那外道看到这个人一生行善,临终之后做一条蛇,所以出定以后就说:“唉啊!这世界上是没有因果的!善业不能够成就可乐果报,恶业也不能成就不可乐果报,生命是没有轨则的,完全是自然而有、完全凭个人的运气”。这时候就谤无因果,世界上没有因果法则存在──善业没有成就可乐果报的作用,恶业也没有成就不可乐果报的作用,诽谤业力的作用,也谤因果没有事实。这就是拨无因果。
  “及非前四所摄诸余邪执,皆此邪见所摄。”是说凡非前四见所摄的、其他一切邪执,都是属于这个邪见所收摄。在《瑜伽师地论》上说,邪见——不正见,分成二类:
  一、是增益的邪见──非有计有。是说我们生命体,本来没有一个“我”,生命的本质是清净本然;虽然有各式各样的思想分别,是后天熏习而有的,也会因为因缘的熏习而改变。然而就在这一切法空当中,执着有一个恒常住、不变异的“我”,这个就叫做增益。前面的:一萨迦耶见、二边执见、三见取、四戒禁取,都是属于增益的邪见,明明没有,却把它想出有一个“我”出来。
  二、是损减的邪见。这个东西本来是有的,他说没有;好比因果的道理,本来就存在的──善业得可乐果报、恶业得不可乐果报;因果法则、宇宙人生本来就是这样运作;本来有,你执着没有,这是属于损减。
  这五个都是属于不正见,都是颠倒推求,而出现一种染污的智慧。这种染污的智能,会使令我们在生命当中,造作一些错误的行为,那我们的生命就很苦恼了。虽然我们想离苦得乐,但是所做的行为,却跟目标相违背,所以这个不正见,后果是很严重的!萨迦耶见就是我见;圣人跟“无我”的智慧相应,绝对不会起边执见、见取见、戒禁取跟邪见,绝对不会。是因为心中有一个“我”,然后才依止这个我去打妄想;而一个“无我”的人、不起“我见”颠倒的人,就不会有邪见了。在修学佛法的过程当中,依止正见很重要!虽然说我们不能马上做到,没关系,只要把宇宙的真相看清楚,目标对了,你的生命就能够通往光明的方向,虽然走的很慢,但是起码是正确的,不会走冤枉路。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公众号:兰州浚源寺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公众号:兰州浚源寺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备案号:陇ICP备19003288号-1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2022】F0002
网站版权:陇原佛学网站     网站技术: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