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文章标题:

按作者: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通讯/总第288期(2020年第3期)/第五版 智海浪花

共享到:

 

参学琐忆—圣璞长老
□星云大师

  我在焦山佛学院就读时,最崇拜的恩师,是教我国文的圣璞法师。他长我十多岁,是一个不修边幅的罗汉型人士,刚以学长的身份出来任教,虽然只上过我们两学期的课,但从他认真的教学里,我获益良多。
  记得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那年,八月底上作文课时,他在黑板上写着一个题目:“胜利声中,佛教徒应有的自觉”。这题目引起我们很多遐想,可写的自觉内容可多了,当我们还在构思如何下笔时,圣璞法师又补充了一句:“假如你们不喜欢这个题目,也可以自由、随意,喜欢写什么就写什么,不要受限於这个题目。”
  我一向生活在专制、命令式的教育环境中,过去写作文,都像八股文章,一定要依既定的模式。今天老师忽然说,我们可以自由、随意,撰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如此新颖的教学方法,不仅耳目一新,对写作更有鼓励作用。
  因为抗战胜利,自然的想起在南京大屠杀牺牲的亡父,一时所感,所以在作文课时,我写了一篇约五千多字,题目为“一封无法投递的信”,来抒发思念父亲的心情。圣璞法师阅毕,在文末评语:“铁石心肠,读之也要落泪。”并把这篇文章在课堂上念给同学们听。

  为人着想风范,受用学习
  更让我感动的是,没想到过了半个月,我竟看到这篇文章刊载在镇江《新江苏报》上,而是一连二天,用连载的方式。见到自己的文章能用铅字印在报纸上,那真是用“欢天喜地”来形容。
  原来是圣璞老师利用课余,亲自誊写这篇文章,投稿在镇江《新江苏报》,事先什么也没说,直到报纸刊登后我才知道。老师还对我说:“我怕你自己去投稿,若被退稿了,会失去信心,所以我就代替你投稿,若刊登发表了,一定会增加你的信心,若被退稿,你也不会知道。”
  老师对学生能如此用心,比千言万语的开示、鼓励、教训,能让当事者更加受用。日后我都学习着依圣璞老师这种为人着想风范,来待人处事。
  这篇《一封无法投递的信》,大概也是我毕生中唯一的“情”书了。也是我和报纸副刊最初的结缘。
  后来我对写作产生很大的兴趣,先后在镇江的数家报纸上写过《平等下的牺牲者》、《钞票旅行记》,或写一些新诗。可以说,我今天对写作有信心,能舞文弄墨,最要感恩的就是圣璞老师,也是我最怀念的人。
  一九八九年,我回大陆弘法探亲,亟思当面感谢,却因来去匆忙,而未能亲自拜望,只得托人请安赠礼,略尽心意。
  另一位和圣璞法师一样,让我印象深刻的老师,就是海珊法师。记得在栖霞山就读,那时年纪尚小,上作文课时,海珊法师出的题目是:“以菩提无法直显般若论”。虽然我不懂题目的意思,但仍很用心的东抄西拼,写了好几张作业纸,老师阅后的评语是:“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看到这么美丽的评语,我很高兴的拿给学长看。
  学长问我:“黄鹂在柳树上鸣叫,叫什么你知道吗?一行白鹭从空中飞过,你知道白鹭要去哪里吗?老师这两句话,是批评你的文章不知所云!”其实也不必老师批评,我已经知道惭愧了。

  了解所需,主动给人协助
  又有一次,作文课的题目是:“我的故乡”。再怎么没有学问,总知道自己故乡情景,有小桥、流水、山坡、晚霞、炊烟,那是我美丽的扬州故居了。
  但是海珊法师阅后,他不相信那篇文章是我写的,认为是抄袭的,就文末批示:“如人数他宝,自无半毫分。”
  文章写不好是不知所云,写得好则有抄袭之嫌,这种情景好像是每个人成长必须历练的过程。好在,我的性格不轻易受外境影响,不然给老师那种批评嘲弄,相信我一定没有信心,对写作也不会有兴趣。
  同样是为人师表,但给学生竟有如此不同的影响力,所以我常告诫弟子不管面对的是信徒,还是学生,都要能设身处地的站在对方的立场,了解其所需所求,主动给予协助,一个不经心的动作或一句话,可能就会让人对佛法失去信心,怎可不慎重呢?
  所以我很感恩后来在焦山碰到圣璞法师,他的身教开启我写作的动力,给我莫大的鼓励。在大陆弘法探亲后,我曾多方面的查访,才知道圣璞法师在一九九年代已经往生了,对这位老师更让我怀念不已。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

 

电话/传真: 0931—8121606  E-mail:wsxs126@163.com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运营:陇原佛学网站    甘公网安备62010202000587号  技术支持 兰州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