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佛学文摘| 佛学通讯 | 新闻中心| 佛学书局| 闻思学舍| 护生放生 深入经藏| 慈善公益| 重建普照寺| 诗词对联 佛教戒律

您现在的位置:陇原佛学网站/佛学通讯/2010年第1期/第二版 觉海导航

 


师父的一壶水


  晚8点左右,我从大停车场散步回德尘居,不经意间看到师父房间的光线,从门缝中透出,自己内心中一阵窃喜,如久违的老友重逢一样亲切、温馨。我兴奋地对身边的师兄说:“师父从哈萨克斯坦回来了。”
  于是,我就迫不及待地跑到丈室门口等待着。因为我坚信师父一定会出来的,不一会儿,令人心跳的门响了,我好如一个“赌徒”的眼神,一直注视着那扇门,灯光中映射出熟悉的身影,是师父。
  师父见我笑了笑说:“打壶水,去打壶水。”又重复了一遍,因怕我听不见。
  此时我默不作回答,心中一阵欢喜!一边急忙接过水壶,暗自庆幸,祈求又一次成功了。我暗想:“师父,佛菩萨不会让任何一个诚心善愿的人落空的。”于是我一路飞奔,打满一壶水后,就设想一会儿怎么亲近师父?
  我脱鞋子进了丈室,师父寮房的门是敞开的,我走了进去。师父伸手接过壶,放下。
  “最近背英语怎样?”师父问。
  我:“很努力在背(其实不然)。”
  师父:“背到多少课了。”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48课。(第48课实际还没完全背会,为了突显背得多。)”
  师父夸奖说:“不错。”又连着说:“在工地有没有中暑?”
  “没有。”我回答。
  师父笑着说:“没有就好。”
  陷入短暂的沉默。此时师父收拾着桌子上的书。
  我急忙寻找话题:“师父您用过药石了吗?”
  师父:“用过了,早就用过了。”
  我:“我帮您泡杯茶吧!”话明显有些唐突。
  “不用。”师父说。接着又问我:“你刚才在干什么?”
  我:“在外面等您,我知道您一定会出来的。”师父笑了。
  师父看看我的头发说:“怎么没剃头?”我一下愣住了,以为要给我剃度?师父又问:“怎么没剃头?多长时间没剃了?”
  我这下才明白是头发长了。连忙答:“半个月了吧!”师父关怀真是无微不至,一阵暖意涌上心头。
  师父说:“好,你去忙吧!”
  我不知道该祝福师父些什么?发至内心的说了一句:“师父保重身体!”鞠了一躬就辞退了。
  一出门就找师兄立刻帮我剃头,认为这是依师,还浮现起来《弟子规》中的一句话:“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然而背后却隐藏着极大的虚荣心和慢心。
  一时心急,忘了交代师兄别剔太短了,结果剃了一个3毫米的发型,几乎接近“光头。”心想:“明天要挨加持了。”Perhaps(可能)是佛菩萨有意在提醒我吧!
  因为师父关怀使我兴奋不已,忍不住内心的喜悦在寮房就不自觉地高歌一曲,“不幸”地还是被班导法师碰见了,因为羞愧,于是我就躲到衣柜里,就像用一片树叶,遮挡一头大象一样,让人贻笑大方。法师观察了一小阵子,好像并没有看到什么破绽,微笑着走了,但是身边的同行确是很清楚的。
  后来一位师兄有意无意点拨,使我反省到,师父每次见到我都夸我,鼓励我,这说明我还不行,没毅力,不具器。许多高僧,都是被师长所棒喝、破骂。如那洛巴、密勒日巴尊者等。为什么师父对班导法师、贤甲法师、贤乙法师严声励色,说明法师们都有坚固如盾的道心和弟子相。净人甲在师父身边也时常被骂,很是让人“嫉妒”。
  我问自己:“改善的方法是什么?”加强对业果的信心,训练弟子相。又问:“如何训练弟子相?”落实《弟子规》吧!
  第二天,班导法师到净人寮房巡视,碰到我就止住了脚步。
  微笑着用手指着我的“3毫米发型”道:“看看你这像什么?光头俗汉。你到外面别人会误解,明白吗?你走到大街上,别人会觉得:‘这个人,说是出家人吧,穿的上衣、裤子不是;说是俗人吧,上面是光头,穿的是僧鞋,甚至会有人认为是从监狱里刚出的犯人,但又一看,不对,上衣的衣兜上有印着“北京龙泉寺”的字样,最后只能下个结论:非僧、非道、非俗’,真是莫名其妙。极有可能会有人借此因缘诽谤出家人等。”
  紧接着法师就下个结论:“你最近不要下山了。”
  我回答:“法师,头发不长长,我保证不下山。”
  虽然俗话讲,人逢喜事精神爽,但不能高兴得过火了。“一壶水”虽然给自己带来了希望与喜悦,但因为自己在享受这些果实的时候慢心等烦恼反而惹出麻烦来了。记住吧,嘿嘿!逆增上缘,只好勉强借此因缘训练《弟子相》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期目录页

 法宝流通 | 佛学书局 | 闻思学舍 | 联系地址 | 收藏本站 

邮编:730000  地址:中国·甘肃省兰州市五泉山浚源寺  联系人:理因法师

电话: 0931—8121606   陇原佛学交流群:(1号群75402705已满  2号群103402115) 设计维护:陇原佛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