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有因缘不羡人

洪丕谟

  20多年前在唐云家里吃茶聊天,有客谈世上令人欣羡事,不胜神往,语毕,唐云手捧紫砂名壶,玻璃镜片后眼神悠悠,带着杭州家乡话款款吐出一句:“各有因缘不羡人。”
  当时我30多岁,家里有着两个孩子,经济上处于困境,看着好多资本家纷纷落实政策,好生羡慕,真想要是也有经济可让落实,那该多好;在事业上,虽说病家信任,在单位里称得上数一数二,然而要说打进学术界,毕竟还差得远,前辈巨子黑压压一片如云,哪轮得上你发言?30多岁,真是人生的另一个彷徨阶段,烦恼时期。然而一句“各有因缘”,锵然入耳,作金石声,震碎多少世途迷茫,扫却几许胸中尘坌?在精神上顿如清水芙蓉,心头一时大亮,从此默记在胸,有时梦想破灭,心理失却平衡,眼见别人鸡犬升天,作愤愤然,颠倒状时,即便取出祭起,默念一过,当作为是大明咒、大神咒,可使烦恼立清,痛苦速除,不觉身在清凉世界。
  羡人是多方面的,有经济之羡、才华之羡、成就之羡、声望之羡、风姿之羡、容貌之羡,甚至别人出身比你高贵,老婆比你漂亮,孩子比你争气,亲眷比你海威,都让你心头产生出无穷无尽的羡,无穷无尽的慕。面对羡慕,心头总免不了要翻出波澜,一种人并由此生出妒嫉,而另一种则默默调整心态,中流击楫,闻鸡起舞,从自己身上发愤做起,努力自强,咱十年磨剑后再走着瞧!
  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妒害不可有,奋进不可少。如此则精神文明,社会进步。尤其是当今改革开放,商品大潮狂澜迭起,百万富翁遍于国中,更要调整你的心态,努力进取。但愿当官的,不贪不墨,当民的,安居乐业。况且退一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人比人,气死人。当你正在羡慕别人之时,或许,又有好大一帮子哥儿弟儿姐儿妹儿,在明里暗里,向你投来羡慕的眼光哩。
  世界上的事情总是比不到底,还有好多是并非努力所能获得的。不说歌星走穴,唱一场净得几万,比如在写作界,北京那班千字在200元以上的大牌哥爷,一本书掼出来就是几万,有个前几天回崇明家乡,曾上百尺楼小坐的作家徐刚,一本《梦巴黎》就获得稿费近5万,还有国中名牌王朔、贾平凹、叶永烈,在作家中算是挣得动了,可是当刘晓庆脑筋上足56天发条,扔出一本《我的自白——从电影明星到亿万富姐》,得款108万,顿时就直把那班写作专业大户弹到九霄云外,四脚朝天。虽然有人不服:你刘晓庆在文坛上数老几?可客观事实就是如此,让你惊得目瞪口呆,哪比得到底?
  实在是各人有各人的因缘,各人走各人的路。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网有大有小,小网也比不结的好。你结你的歌星影后网,我结我的书家画家网,他结他的科学家社会学家网,更有好多人结不了专家名人网,他们的因缘在于平平淡淡就是真,普普通通过一生。真个是各自结网,请君奋力,要紧的是勇猛精进,不要白白辜负了眼下的好时光、佳因缘。
  一边是自我奋力,一边是不羡慕别人,心就变得平静,进入天堂。否则人家发到天上,百万亿万,你却落在沟里,两袖清风,心态就会愤愤然失去平衡,就会在思想上闯进到可怖的地狱之门。天堂地狱,其实不在世界之外,就在这个世上,就在你心心的一念之隔。
  一个人有时不幸,难免落在沟里,曳尾泥涂。不过庄子认为,曳尾泥涂不也很好吗?我辈早年碌碌,不就曾经在泥涂里曳过尾吗?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态度是一浪上来它让你浮就浮,一浪卷去它让你沉就沉。沉沉浮浮,本属人生常事,在看惯世事人的眼里原是小菜一碟。
  用一句“各有因缘不羡人”的佛家语,让后半辈子的心理,从前半辈子的不平衡中换来平衡,真是受用无穷。心理上的转折,决定行为上的转折。体验一番“各有因缘”的人生搏杀,获享半世“不羡人”的恬静,在芸芸众生中走出一条奇姿异彩的自我之路,不亦快哉!

                                  摘自《生命的慧灯》


下一篇为《龙华会·浴佛节》  本期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