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王维

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泉听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摘自《禅师三百首》

  王维(701-761),字摩诘,取自《维摩诘经》,唐朝著名山水田园诗人。他少年得志,即进入官场,诗歌也早就享有盛誉。早年颇有远大抱负,显得英气逼人。中年后因官场倾轧,灰心失意,经安禄山之乱后,思想更加消沉,欲求归隐而不可得,便过着亦官亦隐的生活。“退朝之后,焚香烛坐,以诵禅为事。”

  【韵译】:早闻香积寺盛名,却不知在此山中;入山数里,登上了高入云天的山峰。 这儿古木参天,根本没有行人路径; 深山中,何处传来隐隐约约的寺钟。 俯听危石的流泉,轻轻地抽泣哽咽;山高林密不透日影,松荫寒气犹浓。 日已将暮,我伫立在空寂的清潭边, 有如禅定身心安然,一切邪念皆空。
  【评析】: 这是一首写游览的诗,主要在于描写景物。题意在写山寺,但并不正面描摹,而用侧写环境,来表现山寺之幽胜。“云峰”、“古木”、“深山”、“危石”、“青松”、“空潭”,字字扣合寺院身分。最后看到深潭已空,想到《涅槃经》中所说的其性暴烈的毒龙已经制服,喻指僧人之机心妄想已被制服,不觉又悟到禅理的高深。 全诗不写寺院,而寺院已在其中。构思奇妙、炼字精巧。“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历代被誉为炼字典范。